《哈特戰爭》

標籤: 暫無標籤

158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哈特戰爭》是格利高里•赫利(Gregory Hoblit)導演的戰爭影片。

《哈特戰爭》 -簡介
《哈特戰爭》《哈特戰爭》
在二戰末期,美軍湯米·哈特遭德軍伏擊,俘虜后被送進一個冰天雪地的德國戰俘營。威廉·麥納馬上校是美國戰俘的指揮官,負責管理此戰俘營的納粹軍官沃納· 文森也對他頗為尊重。一日,營中發生命案,一名黑人戰俘林肯被控謀殺曾對他有種族歧視的白人美軍。麥納馬上校主張召開軍事法庭調查真相,並指派服役前是法律系高材生的哈特為疑犯辯護。當哈特為了伸張正義而替無辜的林肯積極搜集證據辯護時,卻赫然發現麥納馬上校正秘密進行一個大逃亡計劃,而林肯是註定要為國犧牲的代罪羔羊。哈特陷入了服從軍令或保護無辜者的兩難。
《哈特戰爭》 -劇情
《哈特戰爭》《哈特戰爭》
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戰俘營。此地戰俘按照國籍不同分開管理。美國戰俘的最高長官是麥克拉馬拉上校(布魯斯·威利斯),職業軍人,一個神秘又受尊敬的人物。中尉湯姆·哈特(科林·法瑞爾)原是耶魯法學院的學生,應徵入伍到歐洲參戰,結果在戰場上被俘,經過審訊后被分到麥克拉馬拉手下。即使在戰俘營里也有等級制度,軍官和士兵被分開住在不同營房。湯姆本應分到軍官營,但是他和上校兩個人一見面就不愉快。上校懷疑湯姆被俘不止看上去那麼簡單。事實是湯姆在審訊中確實說出了一些情報。他對上校隱瞞了這一事實,心知肚明的上校因此把他分到士兵營,作為懲罰。同樣被分到士兵營的還有兩個黑人飛行員,林肯·斯各特(特倫斯·霍華德)和拉馬·阿契(維斯勒·香農)。當時的美軍中仍然實行種族隔離,兩個黑人軍官受到白人的歧視與侮辱,阿契因一個白人士兵的陷害被德國人殺死。不久,一個欺侮黑人最厲害的白人種族主義軍官被人殺死,一個目擊證人指認斯各特為嫌疑人,一切證據都對他極為不利。

德國納粹頭目菲瑟爾(馬塞爾·尤里斯)同意了麥克拉馬拉上校的請求,按照日內瓦條約,開設軍事法庭對斯各特進行審判,上校擔任法官。這時法學院學生湯姆順利成章擔任了斯各特的律師,開始了調查。然而事情並不象看上去那麼簡單。哈特的深入調查與上校發生了衝突,他與斯各特之間也並未互相理解。當謀殺案的調查分開了德國人的注意力時,上校開始謀划帶著他的士兵逃出戰俘營。

調查和分析引向更多的秘密。當一切都要被揭示出來時,哈特面臨他從未經歷的局面:在個人榮譽與國家利益,士兵的職責和自己的信念之間,湯姆·哈特必須作出改變他一生的決定。
《哈特戰爭》 -評論
《哈特戰爭》《哈特戰爭》
從第二次世界大戰到現在,關於這場戰爭的電影拍了無數,也留下許多經典。二戰似乎是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庫,盡可以由著想象力豐富的電影人挖掘。而關於法庭調查審訊的片子好萊塢也是拍之不倦,而且不可否認精彩場面紛呈。種族主義也是個可以大做文章的話題,雖然要做得深刻很難。

本片衝突一個套一個,美軍與德軍之間,美軍軍官之間,美軍白人與黑人之間,都是矛盾。軍隊,戰爭,法庭,謀殺,種族, 從早期的《殺死一隻知更鳥》到《殺戮時刻》,從《好人寥寥》到《將軍的女兒》,許多影片都設法從這些材料中做出點東西,本片將種種元素結合起來,最終落在此類題材一定會涉及的地方:榮譽,責任,犧牲,正義,還有,救贖。

「英雄是根據他所做的來衡量的。」和所有此類影片一樣,主人公一定要面臨困難的抉擇,重新思考他一直堅信不移的東西。本片比較有意思的一點是它人物的多面。惡到底的壞人沒什麼看頭,太完美的英雄也沒什麼趣,只有複雜的人物才能使影片有更多內涵。同時對於種族間的問題,歧視或者隔閡,並沒有做太理想主義的刻畫,哈特和斯各特並沒有因為需要一起面對不利局面而完全融洽。國家利益也好個人榮譽也好,在衝突不可調解才能看到一部電影應該提供給觀眾的戲劇衝突,大到戰爭背景,小到案件調查,電影要給觀眾看的是這些事件中人們的信念,看到影片的核心。
《哈特戰爭》 -關於電影

關於電影《哈特的戰爭》,2002的美國電影,赫利特導演,布魯斯威利斯和法瑞爾主演的電影。

廣告

其實情節就不想說了,主要是這部電影出新,創意上非同一般,本來集中營的電影已經拍得汗牛充棟。可是,這部電影獨劈溪徑,首先寫了一個軍官的公子哈特加入美軍后因被德軍俘獲做了叛徒,至少是變節了,因為邁克拉馬納已經發現這個問題,只是他不想揭穿,他還想利用他完成一項更大的工作。

他利用他在集中營製造了一個殺人案后搞一個獄內的美國方式的審判,關鍵那個集中營的上校在美國留過學,所以,美國式軍人審判活動他非常感興趣,才讓這個案子在獄內弄個法庭來審判。於是,上校利用這個爆炸了集中營的兵工廠,本想逃走的上校,為了哈特這個獄內「辯護律師」,頂替死去。

這部電影是一部反傳統、逆向思維的電影,在不可能中呈現一種假定的可能性,當然這是有一定條件的,如果那個德國上校不是美國大學畢業的,前提也就不存在了。電影還提出許多悖離的情況和現象,把不可能的事在集中營里發生,本身就是對納粹的嘲弄和對死去的人紀念。那個集中營德國上校竟然因為看不下去提供證人的作法,跳出來參與戰俘的審判遊戲來作證人,真是讓人意外,把一個殘酷恐怖的集中營變成兒童樂園,可見美國人的喜劇人生。

其中對人物的刻劃也非常經典,哈特進入集中營后是非常痛苦的,心理上感受到受到歧視,他與自己的戰爭一直沒有斷過,直到生命完結。但上校不會說出來他的變節分子,反到讓他擔任一些地下工作。戰後,他的心裡一樣遭受著集中營那恐怖的精神壓力,這就是電影經典之處。

對於德國上校的描寫,更接近人的真實本身,並不像以往的納粹軍官都是屠宰人,而在殘酷的戰爭中,仍然對世間的新事物好奇,在一些軍人的特質上有著個人的榮譽和信譽,這一點,這部電影與眾不同之處。

布魯斯的表演體現一個演員的功力,一般來說,他把一個足智多謀的軍人和狠辣的智慧集中一起的形像糅在一起,這是非常難表現的,但是,他做到了。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