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的安排》

標籤: 暫無標籤

14

更新時間: 2013-08-29

廣告

《命運的安排》屬短篇小說,由作者心現創作,第一次登選在小說閱讀網內,2007年完成。

《命運的安排》 -基本資料

作者:心現
作品類型:短篇小說
書籍簡介:有關愛情和親情的文章,充滿真情實感,有種耐人回味的感覺

《命運的安排》 -初登

小說閱讀網,本文於2007年完結屬於短篇小說。

《命運的安排》 -原文節選

命運的安排
      開篇
  地門,從前是一個嚴格的黑幫組織,經過幾代人的努力已經逐漸染白,向多個正當途徑發展而去。但並沒有削弱它在黑道上的地位。
  第一
  陰暗的古道上殘布著腥臭的枯葉,冰寒的風掃過古道上殘敗的枝椏后打在我們的面上。不知道踩碎了多少片枯葉,我被押送到一座如同古墓的地洞前。
  剛進入,我就有一股嘔吐的衝動。空氣中瀰漫著酒精、汗臭以及人交合后的腥臭味。古道雖然也是腥臭,起碼有寒風把它們吹淡,但這裡全然是一個蒸牢,所有混沌都在這裡混合半點不漏,我的頭脹到發暈……
  連同幾個和我一樣被帶來這裡的女孩,我們被推入一間燃燒著幾個火爐的密室,我知道有一個女人在審視著我們。她來到我面前,一股濃烈的香水味,把我本來發暈的頭更逼到發痛。我看不清楚她,只知道一把不知道熏了多少香料的扇子輕輕拖起我的下巴,然後用她那長滿鋒利指甲的手掃過我的面,撫摸著我的身體,拍打著我的臀部,託了幾下我的胸部。我想反抗但一絲力氣都沒有。接著她對身邊的人說了幾句,我被拖入一間狹小住了幾個人的房間。應該都是女的,因為這間房不算潔凈,起碼沒了外面腥臭的味道。
  我的頭依然發脹發暈,於是就睡去了。
  第二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悠悠地轉醒。顯然我睡得不好,我發了惡夢:這幾天遭受到的一切。好不容易當上了老師,終於到了暑假,拿著學校的補貼加了一些錢到韋里埃度假。前天本來跟著導遊的,接著去到一個地方,我在一家農舍買手信。之後什麼都不知道了,醒來就在一輛漆黑的車裡,車子在兜彎。我立刻捉狂,我掙扎著,拚命呼喊著,然後幾雙如狼一般的眼睛出現並迅速靠近了我,一揚手我又什麼都不知道了。
  醒來后我就來到了古道,我下車時除了看到幾雙狼眼,還有幾個不同膚色的女孩(同樣被狼眼盯著),我看不清楚她們,但她們都好高大。然後就來到這裡。我為什麼被看中,逮到這裡?我為什麼會遇上這些破事?我能回家嗎?我還能見到我的父母嗎?為什麼好好的老師不做,來這裡度假?為什麼?
  一把清脆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Areyouchinese,orJapanese?」我撐起淚雨婆娑的眼睛,印入眼帘是一個美麗的白種皮膚女孩。「Chinese」「何必哭,來到這裡無非是商品一件,花點精力好好表現,把自己賣出去好了。」她用不純正的普通話說著。為什麼這麼美麗的女孩說出的是這麼俗氣的話?我迷茫地望著她。「在這裡就要學會這些。」美女轉身走開了。
  她說得沒錯,我們根本沒權利哀悼自己的不幸。接下來幾天,我同房的好多美女都進進出出,幾天下來原來和我住一起的人留下不到三個(那天和我說話的美女聽說已經被金主買走了)。但陸續有女孩被運進來。我沒空理會這些。我只知道要如何逃出這裡。她們(同房的人)說,這間房的女孩已經算幸運,只要有金主要就得了。外面的女孩大多如妓女般服侍不同的金主和看守她們的奴才,她們的日子只有「做做做」不斷地「做做做」,我們還可以像我這樣胡思亂想(等待金主來臨前沒人會動你)。我何其「有幸」,能入這間房,沒臉蛋沒身材。我一定要「珍惜」機會積極逃跑。
  第三
  被挑選的日子來臨了,他們把我打扮過後帶我走出了房間。途中那一股股腥臭味又撲鼻而來,還有人的慾望呻吟,群男群女扭曲交纏的軀體,奴僕鞭打少女的聲音通通夾向了我。加上營養不良睡不好,立刻我又頭重腳輕了。他們夾著我走,很快來到了一間密室。
  燈火通明,空氣清新多了。這裡才是人的地方。我還是有點暈,但清醒了不少。抬起頭,見到好多美麗的女孩,她們打扮得好漂亮,比我韻味多了。但她們幹什麼呢?她們都擺弄著身體,每個都儘力凸現自己的重點部位,分外妖盪淫邪而且眼神銳利。和外面賣肉的人又差多少?立刻我想嘔吐了。
  我被丟在最邊的角落。我想爬起來,舒服點,但失敗了。於是我靜靜地躺著……
  大門打開,首先走進來的又是那次在密室里見的女人(她可能是這裡的頭),她討好地向身後的男人說著,看來是這次的金主。我看不清楚他的面,但肯定很高大。
  我知道那些「美麗的尤物」「動」得更厲害了,眼神還會那麼銳利嗎?還是……我不知道,身體好累,我只想靜靜地躺著,有那麼多「美女」根本輪不到我獻醜。男人在那個頭的帶領下慢慢地審視著每一個尤物。頭頭用盡本能地推銷著。當男人的視線有一刻望了過來,我與他對個正著,男人臉龐俊挺,削挺鼻樑,五官菱角分明,雖不算英俊瀟洒但也具有一種攝人的男人魅力和威嚴。頭頭慌忙指揮著部下帶我離開。臨走前我看到女人恭謹地向男人賠罪。我開始害怕,我是不是沒像其他尤物地賣弄而得罪了金主,然後攪亂了販賣婦女販子的生意?他們會不會把我扔出那間房子?我不要成為妓女?我的頭更暈了……
  還好,在我暈去前,他們是把我丟回那間房間的。應該不用做妓女吧,但等待合適的金主何嘗不是妓女呢?這是我暈前的最後想法,可悲啊!
  第四
  恍惚中我感覺有人把我抱出了那間房子,眼前飄過一兩條人影,好象是那個男人和那個頭頭「女人」,我不清楚。之後我再也睜不開眼了,迷迷糊糊的,但我感覺到自己離開了那個古墓似的地獄之洞。我又要去哪裡?我依舊不自由。
  我一睜開眼,這裡是一間充滿男人氣息的房間,什麼都是黑色的。證明我之前的影象不是做夢。我真是離開了那個地獄了。但這裡是哪裡?這時我終於意識到自己在一個溫暖的懷抱中。因為懷抱的主人向我問好。充滿磁性好溫柔,我連忙轉頭一望,是那個男人,密室審視我們的男人。不過此時沒了那份威嚴只有溫和。我們相擁抱在一起,應該是男人包圍了我而我抱著他。意識到什麼,連忙掙扎開來,看了看自己,摸了摸。還好,好象原好無缺,這個男人應該沒對我下手。但為什麼帶我回來,那裡有很多尤物,為什麼只抱我呢?我疑問地望著他。
  望著我的呆樣,他笑得更溫柔了。「你是中國人吧?」我點頭,沒驚訝為什麼他知道。
  「我媽媽都是,我叫地長衛。」依然沒有解答我的疑問。同時我無意識地開口:「為什麼帶我走?」
  「你不想嗎?」
  「我不知道」……「但有很多美女啊!」
  「我就是想帶你走。」
  我依舊思考著,「我身上沒你要的東西,滿足不了你。」
  「那,我需要退貨嗎?」
  又想起了那難聞的腥臭,苟活的情景。我不知不覺中發抖了,好怕,他們沒打我並不代表他們不打人,外面的少女不是被打了嗎?他們只是想把我保存好賣更高的價錢,一旦被退,還能在那間房嗎?我不就要變成外邊的女孩,我……我不敢再想,我有點搖搖欲墜。
  「騙你拉,只是你比較便宜拉,她們都貴得要命。我只要人陪,心靈上的滿足拉」彷彿看到我的驚恐,他再三保證不將我退回。但我心有不安,難以消除。
  日子就是這樣過了,金主像大男孩一樣,果然沒對我怎麼樣,相反體貼地照顧著我。可能那段地獄的日子營養不良睡不好,我有輕微貧血,但在他照顧下也慢慢好轉了。
  既然金主那麼好,我可以請求他放我回家嗎?他對我很好,但我還是想回到老家,回到我的父母身邊,回到我的學生面前啊!我積極考慮著……
  第五
  今天早上金主出去了,看似很匆忙,到現在還沒回來。外面下著大雨閃著電,黑夜象布滿刀疤魔鬼的臉。我的心不知怎麼的越來越不安,好象什麼事要發生似的。
  我還是在不知不覺間睡去了,不太安穩。朦朧中有個熱源靠近了我,接著一塊巨怪的石頭壓了下來。是夢嗎?我的意識要求我醒過來,但我的系統反映不來。夢中我使勁地推開身上的石頭。但這石頭居然有手伸出來,象八爪魚一樣把我的四肢纏饒固定住了,我很驚慌,但動不了。怪石發出「哼」一聲悶響,我下體有股撕裂的痛。我知道自己尖叫了出來,同時我醒了。我的系統終於反映過來了,然而一切都遲了,下體很痛不斷傳上我的大腦,沒辦法逃避。我看清楚那塊大石——是我的金主,照顧我的男孩。雙眼發紅髮亮,黑暗中看的更逼真。我好痛不知道害怕,幾乎立刻的我反抗了……
  「放開我,放開我」聲音如同殺豬。
  但上身我們交纏在一塊,下體彼此相連著。我的掙扎不僅徒勞,還使我更痛。他似乎更興奮,我感覺到他那玩意更巨大更熱更硬了。我來不及再發一個聲響,他把我的嘴封實了。我知道我依舊不放棄地掙扎,但再也離不開他半分。我痛苦著。只記得一道銀光在我眼前射過,好熱好亮眼,暈去了。他依舊在折磨著我,我知道的,感覺到。
  這不是真的,暈去前我告訴自己——在做一個可怕的夢,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睜開眼就發現身邊躺著我的金主,象個無知的男孩般赤裸睡著。我還沒意識到什麼。錘錘脹痛的頭。動不了,好痛,身體痛,手痛。當手觸摸到自己的裸體時,昨晚的一幕幕才象電影一般從頭到尾在我眼前播過。他,這個看似男孩的男人強暴了我。幾乎立刻我彈出了床,不顧一身的酸痛沖向房門。就在我差不多拉開門時,我被身後撲來的軀幹釘在了門板上,頭暈眼花的我立刻撐了起來,拼了老命地要分出我們的距離。
  「聽我解釋」後面響起男人慌張誠懇又充滿壓抑的聲音。
  「我不聽,我不聽」我哭泣著,掙扎著被他套得死死的四肢。
  「我被……」啊~~
  我向後撞開了他,應該撞中他要害吧。毫不遲疑我衝出房間直奔出屋子,我甚至沒穿上一件衣服。我沒留意,因為我們住在山上,衝出去后還有很長的山路走,是否逃得了還不知道,還會想有沒有穿衣服嗎?
  第六
  幸運女神從我被劫就沒有眷顧我,我還是回來了。我不是跑累被捉回來的,而是他在叢林中追上了我,就地上了我,把我做到虛脫然後抱回來的。
  在我無神發獃時他告訴了我什麼?好象說他被他奶奶設計了,中了葯,逼他跟一個女的上床,然後他逃了出來並回來找上了我,為他解決之類的。哈哈哈,好假的劇情,不是電視上才有的嗎?為什麼又逮上了我啊?是真的發生在我身上啊,哈哈哈,是真嗎?身體上的印記和更酸痛的感覺告訴我,這是千真萬確的。他原來不是男孩而是男人吶!我真傻,哈哈哈~~~
  之後的一個月,除了要睡在他身邊外,什麼都沒改變,他又象個男孩一樣細心地照顧著我。但他那發紅髮亮的魔眼和那次在密室中表現的威嚴冷酷始終提醒我他是我的金主,他是可以強暴我的男人而不是照顧我的男孩。
  我孕吐了,有反胃現象。我知道我忘記了一件事——沒吃避孕藥。我沒告訴他,但他知道了,心情好快樂,為我做著好多安胎的補藥。摸著平坦的小腹,居然有個生命在裡頭,我沒有激動,因為這不是我期待的孩子。
  我失去了冷靜,像只無頭蒼蠅一樣亂竄,我甚至不知道一個孕婦最應該做些什麼,我應該將孩子給做掉嗎?
  忍耐了一個星期,我終於崩潰了,半夜三更將熟睡的他拖起來,大吼:「我要墮胎」
  「你說什麼,給我再說一遍?」剛從被窩裡爬出來頭髮凌亂的他一臉的捉狂。
  冷靜了下來,一字一頓地說:「我想墮胎,我不要這個孩子!」
  「秦心兒,你最好給我打消這個念頭,否則我絕對不放過你!」他狠狠地吼著,抓起大衣摔門離去。
  我絕望地倒在床上,大腦一片空白。
  第二天我睡到很遲才醒來,捲起眼帘見到的是他那布滿鬚根的臉和紅腫的眼睛。見我醒來,就把長滿亂草的頭哄過來,「你這個小壞蛋」使勁地吻著我。「我不會讓你打掉我們的孩子的」然後咬牙切齒地將我按住在床上……
  之後他把我看管得很緊。
  第七
  懷孕七個月時,來了個70開外的高貴婦人。雙眼精明。一入屋就上上下下地打量著我。我不聲不響地坐在沙發上打量著這個婦人。
  「你叫秦心兒?」婦人含笑,眼珠饒著我凸起的肚子打圈圈。
  「恩,你是誰」我閑淡地睨視著她,善者不來,我沒必要裝什麼客氣。
  「我是地長衛的奶奶。」
  原來就是下藥要拿他的種的奶奶……
  「這個肚子本來不是你的」啊,好象我要黏著她所謂的「孫子」。所以搞了這麼一個肚子。
  我似笑非笑地問:「他的奶奶,你怎麼現在才出現,我的肚子已經大了,你說怎麼辦」
  「離開長衛。」
  「我憑什麼聽你?」
  「憑我是這個城市的掌權人,地門夫人。」
  原來他是地門的人,怪不得在他身上有股不怒而威的氣勢。是又如何,他不會還我自由。
  「可以,開出條件。」
  「六十萬,但必須留下孩子。」
  六十萬補償不回這些日子來的遭遇,但總比沒有好。可是孩子,雖然之前並不期待,然幾個月來的孕育,他使我有了份為人母的天性,怎麼可以輕易捨棄?
  見我如此猶豫,她說到:「不要想太多,一開始命運就安排好了。其實我完全沒必要給你錢,可以直接找人將你剁了。看在孩子的份上才來一趟。」
  我不知道長衛是否能保護我,但他曾被她設計了,就算他能保護我母子,難保有個不慎。我本來就沒什麼大志,只想單純在校園裡教書,培育陽光般的學生,然後建立一個幸福美滿而普通的家庭就算了。
  於是我點頭「我答應,但你要善待我的孩子,你保證?」
  「我保證,他始終是地家的血脈。」
  我不知道這保證是否有用,但我又能怎麼樣?從被劫那刻起,我就沒了人生的選擇了。我要了孩子也保護不了他,也拖累了自己(在這種情況下確實如此)。
  好快到了分娩的日子,他寸步不離地陪伴著我。讓我很安心,順利生下了一個胖嘟嘟的男孩。望著兩個一大一小、一模一樣的臉我的心就痛了。無論長衛對我多麼溫柔備至,無論小Baby多麼可愛,由我推入產房,由小孩從我身體脫離的一刻開始,就寫下我與他們父子分開的命運。他們父子還不知道一切,笑得是多麼的開心燦爛,我想反悔之前同地門夫人的約定了。
  月子期間長衛也是小心翼翼地照料著我,反兒把兒子丟給保姆了。
  「為什麼對我這麼好?」我曾經問過他。
  做了爸爸的男人有一刻象男孩子一樣臉紅了。支支吾吾地說:「你特別麻!」
  那刻我非常地感動。這段時間雖然遭遇不幸,但讓我遇上他,是我一直以來最大的幸運。我知道這個男人是真心關懷我甚至愛我的了。他不是把我當成買來的商品。
  我後悔了,我捨不得他們父子。他們愛我,我愛他們。
  有些東西不是你可以控制。在兒子滿月那一天,地門夫人把我接上了飛機。我懇求她讓我留下,但她無情地說:「你想你的至親發生不幸的事情嗎?」
  我絕望了,我知道我只能順從。
  「放心,我會照顧他們父子,你也好好過你自己的生活。」
  就這樣我離開了他們,我的男人、我的兒子。
  第八
  回到了我的老家,回到了我父母身邊。他們蒼老了很多,把我抱的緊緊的,媽媽當然哭的老淚縱橫,爸爸也紅腫了眼。他們掛住我啊。由我踏上生命的列車起,就有兩位乘客一生一世地愛著我,念著我,盡他們的能力保護著我。
  一年多沒音信,他們以為我度假出意外發生不測了。一直痛哭斷腸,直到我回來了,他們不敢相信地擁抱著我,怕我又消失了。望著他們的白髮,我的心好痛。其實我何嘗沒有蒼老呢?
  為了不讓父母擔心,我謊說自己買手信時出意外,後來被人救起短暫失憶,最近才記起。所以現在才回來。父母沒細問,就相信了。他們最關心就是我是否健康生存著。
  為了不讓他們再擔心,我返回了學校教書。日子還算順利,我所教的學生都很長進。
  人前我表現得很開心,事業有成,年輕有為,不能不開心啊。但人後我有多少不眠夜傷心淚呢?沒人知道。我挂念著那個他,我想念著我的兒子。他們好嗎?兒子應該快一歲了,他或她有沒好好照顧他。我可憐的小兒,從小就沒了母親在身邊,對不起啊,媽媽也不想啊……我的兒啊~~~我的兒~~~
  第九
  我已經25歲了,到了適婚年齡。父母為我物色著對象,。我知道自己今生不可能忘記我生命中兩個重要的男人(我的他和我的兒子),但又不想年老的雙親掛心。於是就找了個30出頭的男子談著。
  他也是一個大男孩,對我好體貼。他甚至記得我父母的生日,知道他們的愛好。一個男人記得你家人的喜好比記得你的喜好更難得可貴,也代表很重視你。我何其幸福再次得到愛神的眷顧得到真愛!
  他經常到我家竄門,幫我媽拿重拿輕,又陪我爸下棋。
  媽媽說,他是個可以託付的人,職業也穩定,更重要是品格好好,不怕麻煩。而且又是同鄉,生活習慣沒區別易相處。要好好考慮,好好交往。
  這些我都知道,或許不是那次度假,那段意外,他是我理想的丈夫。但他太好了,能忍受我的過去嗎?我也不能忘記過去,也沒那個心再容下另外的「他」。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吶!
  於是有一天,我與他分手了。但沒告訴父母。
  第十
  這幾日我總覺得有人跟蹤著我,但幾次突然回頭又沒發現。是我多疑嗎?呵呵,是不是太想念兒子呢?
  今日學校要迎接一個外國學術交流團,全校都認真地等待著貴賓的到來。校長讓我們這些年輕的老師做接待員。我有點緊張,但應該沒問題的。
  一個小時后訪問團來了。我排在中間歡迎來賓。他們的領隊風姿颯爽,威嚴莊重帶著訪問團走過來。為什麼我好象看到了他?那個我思念了300多天的男人——地長衛?好象,不,就是他本人啊。我慌張了起來。但他來到了,我只好低下頭。一雙抱我不知道多少次,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手伸到了我面前。有片刻的停頓,我知道大家的焦點都望著我們。我顫抖著與這隻手相握著。但依然沒抬頭望他,有一瞬間他握得我很緊。
  隨後我惶惶忽忽的,主任以為我辛苦到病了,批准我提前下班。我飛似地逃出了學校。痛心,喜悅,彷徨,驚怕同時湧上了心頭,命運又把我們再一次交接上了。是福還是禍呢?
  我思索著,不發覺一輛小車靠近了我。我意識到的時候,他——令我整天恍惚的男人已經堵住我的路。我還沒反應過來,他就抱起我坐入小車內。然後瘋狂地吻著我。
  「我呼吸不了了。」
  「有沒有怎麼樣?」他立刻緊張地問
  我望著他,如此熟悉的眼神,如此熟悉的臉龐,他依舊是那個關愛我的男人。
  「沒事吧?傷了你哪裡?」見我不出聲,他慌了。
  我搖頭,眼淚不受控制地滾了出來。他更慌了,還要司機開去醫院。此刻的他完全沒了剛才做領隊的威嚴,有的只是傻傻的男孩樣。
  我制止了他。保證自己沒事只是激動罷了。
  「真的?真的嗎?不要騙我啊!」他還傻傻地左看右顧……
  平靜后,他緊緊抱著我。「小壞蛋,你,你怎能這麼狠心,一走了之?拋下我,拋下我們的兒子啊?兒子一直在想你,經常念著媽媽」
  一聽到兒子,我又流淚了。
  他吻著我的臉龐,吻著我的淚。「不要哭了,乖,我的小寶貝,不要哭了。」怎能不哭,我也想念我的小寶貝啊,我的兒啊~~~
  他是來做學術交流,所以沒帶兒子來。我卻因為他提起兒子而思念斷腸。於是他從懷中小心翼翼地抽出了兒子的近照,我看到在他錢包里還保存著我做月子時一家三口的合照,很新。我知道他珍惜地保存著。
  第十一
  晚上7點多我才回到家,爸爸媽媽已經在門前等著。「怎麼這麼晚,今晚不是不用看管晚自修嗎?」媽緊張地問。
  「一個學生出了事,去處理了。」我慌忙中扯了謊
  「怎麼打你手機又不接,我以為你又有什麼意外了。我和你爸怎麼辦?」看著他們擔心的樣子,我心痛了,摟著他們:「對不起,我以後注意了」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之前交往的男子沖了過來。
  「找不到你,我就通知了家明。一叫就來了,真是不錯啊!辛苦了~~」媽媽說到
  「沒事,伯母,我應該的。」
  望著滿頭大汗的他我過意不去。
  一頓飯後,我送家明下去。「不好意思,麻煩你啊。」
  「不要這樣說,做不成情侶還是朋友嘛!以後有事可以找我。拜拜。」
  我目送他離開,默默祝福著他。
  長衛經常來學校接我,我拒絕了,因為這樣太招搖了。於是他又說想拜訪我父母。我也拒絕了。儘管他再三保證他奶奶不會阻撓我們,但我依然不太相信,也不知道如何向我父母解釋突然多了個孫子。
  就是這樣拖了一個星期。
  這天我照常下班回家,我一開門母親臉色複雜地盯著我一會兒才讓我進去。一入屋便看見爸爸與長衛並排坐在沙發上說著什麼,爸爸的大腿上竟然爬著一個胖乎乎的小娃子。看見我走近來,立刻陷入一種窒息的安靜中。
  儘管上次已經看過兒子的相片,但真實地看到我的小寶貝,我還是激動的很厲害。我顫抖地伸手將父親腿上的小孩抱起來,軟軟的小身子,軟軟的小手,卻是那麼真實地從我體內孕育出來的。看到我,小娃子沒有害怕,反而發出輕輕地「咯咯」笑聲,那圓圈式的大眼眯成兩個半月亮,可愛得令我心酸,我頓時淚如雨下,母子連心,割捨不下的永遠是那份血緣的牽挂。
  偌大的客廳里,只有孩子的笑聲以及我的哽咽聲,淚眼朦朧中,我看見父母擔憂的眼睛,長衛溫柔的目光。
  晚上我和母親一起睡,小寶寶睡在我們中間,我愛不惜手地撫摩著孩子熟睡天真的小臉蛋,心中不由自主升起一種為人母的自豪和心痛。
  「心兒,接下來怎麼辦?」母親一臉憂鬱地望著我。
  我嘆息著說:「我也不知道。」
  我再次跟隨著命運的轉動,選擇放棄、選擇漠然還是選擇什麼呢?
  第十二
  這天,長衛給我打了個電話,告訴我兒子鬧著要媽媽,我掛上電話,請了假就飛奔過去。
  第一次走進長衛在這裡買的套房,以前看孩子都在家裡。我終於體會到一個單身男人帶孩子的不便,光看亂七八糟的屋子字,我就想象到長衛的狼狽。
  一邊哄著兒子,一邊忍不住責怪:「你怎麼不將孩子放在我媽那邊或請個保姆!」
  長衛挨著我坐下,親昵地捏捏兒子紅潤可愛的臉蛋,吞吞吐吐地說:「在這裡一時找不到合適的保姆,又擔心兩位老人家太累,所以只能自己帶。」
  「以後有空我就過來帶他,你自己也要小心身體。」我輕手輕腳地將熟睡的小寶寶放在小床上,柔聲說。
  一雙大手從后將我擁入懷中,灼熱的氣息包裹著我,我掙扎不開,就柔順地把頭埋進長衛的懷裡,嗅著他身上熟悉的,好聞的味道,心裡竟然有一種安全感和一股無法抗拒的騷動。
  「心兒,你知道嗎?自從你走了以後,我發瘋地找你,沒有你的日子我如同行屍走肉。」邊說邊溫柔地吻著我的臉頰,當吻到我嘴唇時,吻得瘋狂而深入。
  當從迷亂中清醒來,我慌亂地推開身上的男人。「心兒,別騙我了,你也想我,對不對,我愛你,心兒,讓我愛你,擁抱你!」望著他那深情強忍慾望的眼睛,我失去了抗拒的力氣,任由他帶著自己進入激情中。
  許久,我虛脫地躺在長衛的懷中,他輕輕地撫摩著我的後背,憐惜地說:「對不起,累了你。我……」一會兒后,囁嚅地說:「我好挂念著你,一年多沒有碰女人,所以……」
  我抬起頭,又看見那如男孩子般發紅的臉,呵,我的男孩,我的男人吶,依舊如此可愛。我壓著他的上身承著力,蓋向他。我看見他把不算大的眼睛睜到要掉出來似的,然後反身壓下了我,他爭回了主動,我們又攀上了美妙……
  為了方便照顧兒子,我經常去長衛家。晚上他一定不會放過我,用盡各種手段把我留下。我居然漸漸對他的懷抱,他的肩膀,他的人依戀起來。我知道我的心又被他填滿了。女人就是這樣,相處久了就會對那個男人有所依戀,而那個男人可能會產生視覺疲勞。
  所以我經常或喜或悲,喜的是我幾乎可以天天抱著我的男人我的兒子入睡,悲的是我好象不能離開他了。我開始害怕他的離去,到時我怎麼辦?
  他似乎知道我的擔憂,經常磨蹭著我的髮鬢,深情地保證:「沒人可以分開我們的,我愛你,心兒,我不會離開你的,請你相信我。我的寶貝,我的愛。」
  有一次我拉扯著他的胸毛,撒嬌地問:「如果有一天我發生了意外,必須用你的性命才能救下我,你會做嗎?」我緊緊地注視著他。
  「會!」他認真地回答:「我會,因為我愛你,當那種情況發生時候,我根本無法思考。」
  「如果你有什麼意外,我會隨你而去!」我攀上男人的肩膀。
  「不能夠!」斬釘截鐵地制止我:「傻心兒,你不能死,你還有你的父母要照顧,還有我們的兒子要照顧,你要代替我好好地活下去。明白嗎,小心兒?」
  不管這些話是不是真的,但此刻他想到了我,想到了我們的兒子,更重要是想到了我的父母。這就夠了,夠了。
  我沒吭聲,深深地埋進這個男人的懷中。我知道我已經認定了這個男人,我選擇了自己以後的命運了。
  第十三
  一個月轉眼就過去了,我又感覺到有人跟蹤我。是誰呢?不知道,我心中有不好的兆頭。
  這一天,我們一家三口去公園玩,他們父子去了買汽水。我合眼在樹邊休息著。突然有股殺機逼了過來,我一睜開眼,有兩個黑衣人隔著圍牆站在三米外,後面有一輛很普通的小車,開門走下來的是她———地門夫人。高貴依舊只是略顯憔悴。
  我的不安迅速擴散。
  「為什麼不離開長衛?我叫你離開他了,你為什麼不聽?他找到你了,我也找到你了,你違反了我們的約定就只有——死,別怪我無情。」她陰森地說著,沒有半點溫度。
  「不,不,我……」我身體僵硬,慌亂地喊著。
  怔怔地看著其中一個黑衣人慢慢地把手指放在板機上,我絕望地閉上眼睛。命運女神的確沒有眷顧我,死亡女神始終沒有放過我。我有疼愛我的雙親,寵愛我的男人,依賴我的兒子。我有愛和被愛的能力。但一切我都不能挽留,我一點也挽留不住。
  什麼我都聽不到。我只看見黑衣人的手指按下了那支無聲槍的扳機。然後一具沉重的軀體壓在我身上,我支撐不住一下子倒在地上。竟然是我的男人地長衛。
  「不!」我和地門夫人同時尖叫出聲。溫熱的血從長衛的身體一直流出來,粘在我的手上、我的身上。那槍竟然是我的男人衝過來為我擋住了。「救命啊,救命啊!」我用盡全身的氣力呼喊。
  「為什麼?你要過來啊?~`」我悲痛欲絕地抓著他的手,眼淚鼻涕如斷了線,
  「因為我愛你,我的小心兒!」
  「你走開!」突然地門夫人不知道怎地衝來了,狠狠地將我推到一邊,緊張尖叫:「長衛,你怎麼了,奶奶在啊!!不要嚇我啊……」
  「不要再傷害我的小心兒,奶奶……否則,我,我不原諒你。」長衛向我摸來,我瘋狂地撲過去握緊他的手。
  「不要傷心,心,心兒……」虛弱地笑著,疲倦地閉上眼睛。
  我眼前一黑,也陷入冰冷的黑暗中。世界一片死寂,我做了一個悠長的夢,卻有很多真實的記憶——地獄之洞相遇,佳麗三千他卻惟獨救我一人出火海,就因為「你便宜嘛!」;被設計下藥,美女眾多他卻只找我做解藥,就因為「你是我買的,不能浪費。」;意外珠胎暗結,多的有孕母替他生寶寶,他卻蠻橫只要我生下,就因為「我不會讓你打掉我們的孩子的」;坐月子之時,丟下兒子不管他卻來照料體虛的我,就因為「你是特別的嘛!」
  我的男孩又是我的男人的你什麼時候才說真話?終於在我們再次相遇時你說了「小心兒,無論遇到什麼事,我都保護著你,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哦!我愛你,我愛你~~」
  「我愛你」,「我愛你。」
  ……
  「心兒,醒了,醒了!」急切的聲音叫喚著我。
  我慢慢張開眼睛,發現父母,叔叔啊姨,家明全圍在我身邊,緊張地看著我。
  「告訴我,長衛怎樣了?」我慌忙抓住媽媽問,「告訴我!」
  我害怕了,很害怕。「是不是死了,是不是?」我抓慌了「我知道,我知道他死了,他死了。」我掙扎著起床。
  媽媽把我抱著,爸爸護著媽媽,其他人都圍了過來制止我。
  「冷靜點,心兒。長衛沒死,不過失血過多,現在還昏迷著。」母親安慰到。
  「那我要去見他,我要見他。」我又掙扎著。
  「不要,不要,心兒。」
  「為什麼,為什麼?你騙我嗎?他死了,是不是,所以你們不讓我見他?對不對?」我更狂動了,把點滴的針口都動掉了,血留了出來。
  「冷靜點,不要這樣,心兒,媽求你拉」媽把我抱得更緊,「不要傷了自己的身體,你已經有了身孕了。」媽媽懇求著我。
  「身孕?」我楞住了。我和長衛又孕育了一個小生命了……
  我已經懷孕五個多月了,長衛的確沒死,不過失血過多,到現在還是昏迷著。醫生說他一定會醒,不過可能是一天,可能是一年,可能是更長。
  這些我都不會害怕,只要你沒死。我會堅持,堅持,兒子為你加油,我肚子里的小女娃也在為你加油,所以我的男人,孩子們的父親,你一定要快快醒來啊,你一定很快醒來,迎接我們的第二個孩子……
  番外篇(一)販子頭頭的盤算
  外面傳來,今晚會有七八個女孩運來這裡。貨色都挺漂亮,還有一個亞洲人種。看來有一陣好的了,而且地門的男人最喜歡黃種的女人了。
  有小小延期,他們說,是因為那個亞洲人種中途醒來了,費了些波折才弄好,所以遲了。看來那女孩還是挺機警,如果是好的就放她入那間房間拉。
  運到的女孩中有幾個白種人,有幾個黑種人,無論身材還是洋貌都算中上,但是沒什麼氣質,她們都在不斷地抖動,我稍微走前一點居然有兩個還撒尿了,哈哈,看來很害怕我。只有她,那個黃種女孩什麼反應都沒有,我肯定她看見我了,為什麼她不害怕。
  當我撫摩她的身體時,她沒有象那些女孩一樣尖叫,只是望著我,沒有一點情緒,不,她有的,她想反抗,不過沒氣力所以不明顯罷了。她很特別,不是臉蛋身材的特別,而是性格氣質的特別,她自己發現到嗎?她不象其他女孩只有害怕卻無能為力,她好象不害怕,而且出奇地冷靜,讓我以為她隨時可以逃出我的掌握,但那是不可能的。多麼神秘的東方女孩,是不是所有東方女孩都是這樣?我不知道,但地門的男人一定喜歡她,她會為我帶來好多好多金子,一定會。照原訂計劃放入那間房間,其他的開始在外面接客。
  想不到地門來的男人是地門的繼承人——長公子。他很冷酷很威嚴,當我提到有一位很特別的東方女孩時他一點反映都沒有,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們進入挑選女人的密室,很多女孩在房間里都學乖了,都盡情地挑逗著這位長公子,惟獨那個東方女孩,靜靜地躺在地上。我沒多留意她,因為長公子已經在挑選了,看來對她沒興趣。走過了很多女孩,長公子的臉沒泄露一丁點的情緒,他沒開聲留下一個女孩。
  正當我發悶時,長公子居然盯著地上的她來了。眼神是那麼專註,我知道我有戲了。我立刻叫部下把女孩送回房間,讓他們先隔離。經驗告訴我,這樣做能更好地談價碼。
  我遞出一個從來沒寫過的天價,試探一下。沒想到長公子一句話都沒說就答應了。我後悔了,為什麼不再開高一點。於是我說:「她是很特別的,公子,我們很難遇到這貨色,或許還有人出更高的價錢,所以……」
  「加一倍。」,果然成功了,我開心的不能形容,肯定雙眼鑲嵌著兩顆大鑽石。因為我看到公子鄙視的眼神,沒所謂,你鄙視吧。哈哈哈哈哈~~`
  同時,他冷酷地發出警告「就這樣,別再動歪腦筋,不然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當然當然。」
  就這樣交易成功了。看來公子很喜歡那女孩,他還小心翼翼地抱著她離開呢!
  番外篇(二)奶奶的陰謀
  我是地門的夫人,掌握一切權力。但我很痛苦,所有人都說我陰毒,所有人都怨恨我。我丈夫拋棄我,和情婦跳樓徇情;我兒子埋怨我,抱著那個死了的狐狸精的相片自殺了;留下一個八歲的孫子,他的樣子酷似死去的兒子,他是我唯一的親人,我把所有希望都放在他身上。
  但孫子從小就不喜歡親近我,我不明白。原來他怪我分開了他父母,導致那狐狸精病死,他父親自殺。難道我做錯了嗎?沒,我沒有做錯,我所做的都是維護地門,維護地家。是他們不了解我,可是我依然疼愛著我的孫子。
  孫子長大了,我逐漸把地門交到他手。我希望他儘快生下嗣子,所以安排了很多我合意的女孩和他相看,結果都給他拒絕了。
  「人不瘋狂枉少年」或許要給點時間他玩玩。
  我老了,孫子也快30了,我越來越管不了他。但我知道他正在和一個東方女孩走得很密。我的心憂慮著,難道地門的男人註定栽在東方女人手上,老爺子的情婦是日本人,那個狐狸精是中國人,現在那女孩又是亞洲的,我該怎麼辦?地門的血統絕對不能再出差錯了,我暗下決心。
  於是千辛萬苦騙了孫子回來,然後設計了他。本來一切都很順利,只差我特意安排的女孩。她心太軟,放走了長衛,還幫他隱瞞。氣得我要命。長衛一定會找那東方女孩解毒,於是我上山,但他們一早跑了。
  當我找到時,那女孩已經頂著一個七個月的肚子。女孩和那狐狸精一樣,有雙又圓又大亮閃閃的眼睛,難怪孫子會喜歡她說不定愛上她了,因為他不會讓不愛的女人生下他的嗣子。
  本來我要抓走她,讓她生產完就處理掉的。但她的氣質讓我改變了注意,一半原因可能是我老了不想殺戮。總之,我和她約定好了。
  東方女孩似乎猶豫了,我立刻安排送走她。她是個孝女,我以此要挾她,讓她死了心。
  當孫子知道后,我已經銷毀了一切關於那女孩的消息,包括她的處所。孫子象個奶爸似地背著小娃娃沖了進來,然後抓狂了,然後第一次在我面前發瘋:「把心兒還給我,還給我,為什麼,為什麼要分開我們,我那麼愛她,愛她。我恨你,恨死你……」長衛的眼神慌亂而充滿仇恨,雖然我常常看到孫子不滿或叛逆的眼神,卻不曾看見這種彷彿面前站著一個十惡不赦的仇人的眼神。我又傷心又失望,走了出去。關門前我聽到他們兩父子悲涼的哭聲,怨恨著我分開了他們最重要的人。
  我病了一陣,長衛沒來看我,一個口信都沒有。我心死了,我堅信自己是對的,再來一次我依舊如此,以前我就是這樣做才有地門今天的輝煌。
  日子很平靜,長衛沒有放棄追蹤那女孩的行蹤。他經常往中國走,因為他知道那女孩的一點消息就是:她是中國人。我沒阻止,因為連我都不知道那女孩的住處,長衛也不會知道。中國那麼大,他倆相遇根本是零。
  似乎上天有意幫忙,居然被長衛找到了。聽到這個消息后,我非常震驚。儘管我年邁了,但還有能力阻止有損地門的事。天意如此,不要怪我老太婆心狠手辣了。
  終於逮到時機了,秦心兒這個名字將會在世間消息。但一切都是噩夢,在短短几秒內,我的世界顛覆了,孫子在手下射殺女人時沖了出來,還為她擋了子彈。我什麼都不知道,只聽見自己對孫子的呼喊和孫子那句:「放過我的小心兒,奶奶,否則我不會原諒你。」孫子什麼都沒同我交代,叫我「奶奶」都是要維護那個女人。為什麼?
  番外篇(三)母親的心
  我是秦心兒的媽媽,和天下父母一樣我希望我的女兒找到一份好的工作,找到一個好的歸宿,過著安穩的生活。
  女兒從小就很聽話也很聰明,讀書長進,所以很順利地當上了教師。教師工作薪水不高,勝在穩定,多假期休息。我也安了一半的心。
  平時她都把大半人工給了我,自己只剩一小部分。從小到大都沒有出國旅行,所以當她想去那個什麼韋什麼里度假的時候,我們夫婦都沒有阻止,還熱烈支持。但是我們錯了,當接到女兒在那小島消失的消息后我暈了過去。我不知道她發生了什麼事,但她沒有回來了。養那麼大的人兒,居然沒了,我命也沒半條了。我和老伴相抱哭了多少回。後來哭不出聲了,姐妹知道后都來陪著,但整天都昏昏暈暈的,看著女兒從小到大的照片心就來血。
  我不知道自己那一年多是怎麼過來的。只是有一天我聽到門外有人叫「媽媽」還敲著門。我立刻想衝出去。老伴攔住了,說是我錯覺。因為之前不知道發生了多少回這種事了,三更半夜也都試過了。
  後來聲音停了,我就哭了起來,老伴也是紅著眼。
  我倆就這樣坐了一個下午。
  當我開門掉垃圾的時候,我看見了一個小姑娘坐在門前睡著了。好象我的心兒,是嗎,我揉了揉眼睛,那影沒散,我怕又失望了。走回去,喊「老伴,老伴,快來看啊。」
  老伴剛問什麼事時,那個影就叫:「爸爸媽媽。」
  我肯定自己沒幻覺,立刻撲過去。是真實的,是我的心兒啊。我的心啊!
  女兒粗略講了這一年來的事情,我相信了。因為我只要我的心兒回來就行了。女兒還是那麼乖巧,不但教學成功,還找了一個年輕人拍拖。事情似乎又向著我原來希望的進行著。經過之前的厄運,我更珍惜老天現在給我的眷顧了。
  有一天,我打開家門,竟然看見一個小娃子在地上爬行,我驚訝了,這個小娃娃就象心兒小時候的翻版,我心中的憐愛油然而生。那天,我才知道了心兒在以前那一年多里究竟發生了什麼故事。面對女兒若無其事的樣子,我竟然說不出什麼來。我等待著女兒的選擇,等待著女兒的人生,作為母親我也無法給她任何意見。
  我卻沒有等到什麼選擇,卻等到長衛的受傷。
  女兒看來並不是對長衛無情,她頂著越來越大的肚子充滿朝氣地等待著他醒來,我知道我的女兒長大了,堅強了。可能正因為這樣讓她脫離了一次次的險境,也讓長衛深深地愛戀著她吧。
  我相信我的女兒一定能夠掌握好她自己的人生,把握好她自己的幸福的。
(完)

《命運的安排》 -參考資料

[1]小說閱讀網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