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來拜》

標籤: 暫無標籤

27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博士來拜是達·芬奇的名畫之一。油畫。畫作取材於聖經中耶穌誕生之時 東方三 博士前來朝拜的故事。在這幅未竟之作中,畫家不再以敘事角度簡單羅列有關人物,而以激烈對比的構圖和形象表現顯示藝術上的創新:聖母聖嬰 和三位 博士形成三角形的穩定構圖,周圍的群眾卻以激動的手勢環列左右,宛如人群組成的漩渦;背景上按精確的透視法畫出的建築遺迹和奔騰飛躍的馬隊也形成強烈的對照。

《博士來拜》 -創作背景
《博士來拜》《博士來拜》

1481年初,列奧納多受託為聖多納托的奧古斯丁修道院繪製一幅大型祭壇畫,該修道院位於佛羅倫薩城外的斯科皮托村,村子與普拉托門相距不遠。這個修道院財大氣粗,還購買過波提切利和菲利波?利比修士的作品。自1479年開始,修道院的日常事物開始由塞爾?皮耶羅?達?芬奇處理,他很可能參與了這個訂單,也許參與定製了措詞微妙的合同。現在看來,列奧納多似乎對合同並不滿意,因為合同中難以完成的地方著實令人惱火。而塞爾?皮耶羅則想找點事情讓列奧納多腳踏實地,這是他所能找到的最好的方式。

《博士來拜》 -創作協議
《博士來拜》《博士來拜》

協議規定,列奧納多完成作品必須在「兩年之內,最多不能超過30個月,如果在規定時間內沒能完成,他已創作完成的部分就會被予以沒收,我們有權隨意處理完成的部分」。這份協議無任何特殊之處,但已能從中看出列奧納多不按時完成訂單的習慣已經是臭名遠揚了。但該合同支付酬勞的方式卻有些特殊。合同規定列奧納多不會提前拿到現金,而是獲得「德埃爾莎區一份房產的三分之一」,這是弗朗切斯科修士的父親西莫內遺贈給修道院的。這份房產不能讓與他人(「他不能與他人簽訂合同將房子轉手」),但三年之後,他可以選擇以300弗羅林的價格將房產再賣給那些修道士(前提是他們也願買)。伴隨這幢房產還出現了另一個難題:列奧納多必須要「為薩爾維斯特羅?迪?喬瓦尼的女兒支付150弗羅林的神職款」。這個對繼承人的限制條款可能屬於西莫內的最初遺囑,將一筆神職款贈與自己所認識的某一個貧苦家庭是當時遺囑中經常會出現的一種行善形式。此外,列奧納多還要自己承擔「顏料、金飾和所有其他相關開支」。   

廣告

這份奇特的合同算到最後,修道院要支付列奧納多150弗羅林(即協商後房產的價值與附帶的債務差值)。列奧納多不能馬上領到酬勞,因為他在三年之內不能變賣房產,而且修道院也不提供其他任何費用。列奧納多最後能拿到的收入還算過得去,但合同條件卻非常苛刻。德埃爾莎區是佛羅倫薩城南的一片鄉村之地,合同中的那份房產是他惟一能提前拿到的報酬,也許他還曾在裡面住過。

《博士來拜》 -創作主題

畫的主題是文藝復興時期繪畫中最常出現的主題之一:三個國王或稱東方三博士,來到伯利恆向初生的基督表示敬意。列奧納多肯定知道貝諾佐?戈佐利在美第奇宮的《博士來拜》壁畫和波提切利在新聖母瑪利亞教堂繪製的《博士來拜》,這幅畫是波提切利1476年左右受「錢幣兌換商行會」的喬瓦尼?拉米委託而作。該畫現藏於烏菲奇美術館,波提切利畫過的《博士來拜圖》有四幅流傳至今,這幅是其中第二幅,第一幅也許作於1470年之前,現藏於倫敦的國家美術館。列奧納多在自己的畫中表現了這個主題的所有傳統因素,但在處理人物群像上則大膽創新。畫中的人物不是在行進的路上,而是處於暴風雨般的漩渦之中,人和動物加起來總共有六十多個形象。在其尚未完成的模糊形式中,眾多的形象令人不禁產生困惑之感:懷揣敬意和好奇心的這群朝聖者似乎就是一群烏合之眾。眾人圍在聖母子周圍,聖母子雖仍是作品的中心點,但周圍人群的包圍表現了兩人的勢單力薄,彷彿有東西要將他們吞掉一般。這一帶有威脅意味的漩渦式的人群不僅表現了三個國王獻出的象徵性的禮物,還預示了孩子的未來。

廣告

《博士來拜》 -研究
《博士來拜》《博士來拜》

《博士來拜》又稱《三博士來朝》是列昂納多·迪·塞爾·皮耶羅·達·芬奇(Leonardo Di Ser Piero Da Vinci英文原名)於29歲時創作,是他一生中第一幅重要畫作,是現存15幅作品中的珍品,由佛羅倫薩的烏菲茲美術館收藏。后烏菲茲美術館決定對該畫作進行修復,由於藝術品保護組織以修復就是破環原作為由的強烈反對,美術館決定請莫瑞希奧·塞拉西尼博士(現美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藝術、建築與考古跨學科中心負責人)通過科學的手段,對原畫作進行修復后風險評估。   

通過初步的觀察,塞拉西尼發現了畫作木板背面的嚴重損毀現象,多處的蟲蛀,水浸泡和木板的損毀。經過分析得出是由於該畫作長時間的面朝下背朝上的棄之於一個潮濕的環境之中,屋頂的水落下造成了畫作木板背面的嚴重損毀現象。由此又得出一個疑問,為什麼列昂納多·達·芬奇的畫作會遭到如此的對待。后經史料記載的分析整理髮現,該畫作有一個140年的空白記錄,也就是說在這140年期間,無人知道該畫作的情況,所以,該畫作的嚴重損毀也就是發生在這140年之中。   

之後塞拉西尼又通過紫外線和紅外線對該畫作的正面進行了科學的探查。分析顯示,該畫作的顏料塗抹顯得粗糙又外行,與達·芬奇享有的那種妙筆生花的盛名相去甚遠,並且發現這種拙劣的繪畫出現在整個作品中的各個地方。至此他意識到該作品很可能不是達·芬奇親自所畫。后塞拉西尼取得了作品的顏料樣本,通過顯微鏡可以重現畫作的整個創作過程。通過觀察發現,該畫作的鉛白層有不正常的塗擦痕迹,這表明曾經有人清理過這幅被棄置的被水浸泡過的油畫。在污跡斑斑的鉛白層上,又有一層厚厚的木炭殘留,但技巧粗劣,這是二次底稿的證據!塞拉西尼發現最上層的油畫顏料滲透到了鉛白層的裂縫之中,這說明達·芬奇的底稿以及鉛白層與顏料的塗抹之間間隔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並且絕對不是幾個月或者幾年這麼短。由此可證明該畫作在被棄置多年之後曾經被清理,後由一位不知名的三流畫家改動了底稿,並草草的畫上了最上層的顏料。由此得出每年有數以百萬計的遊客前往佛羅倫薩的烏菲茲美術館參觀的《三博士來朝》並不是達·芬奇的作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