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守門人》

標籤: 暫無標籤

463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午夜守門人》描述一九五七年的維也納,一名身為前納粹軍官的茶房,在飯店巧遇他以前的集中營性愛玩伴,二人開始大感意外,但逐漸舊情複發,秘密同居,最後被茶房所屬的納粹組織射殺。

《午夜守門人》 -劇情簡介
《午夜守門人》《午夜守門人》

《午夜守門人》描述一九五七年的維也納,一名身為前納粹軍官的茶房,在飯店巧遇他以前的集中營性愛玩伴,二人開始大感意外,但逐漸舊情複發,秘密同居,最後被茶房所屬的納粹組織射殺。本片是部描寫畸戀的傳奇片,氣氛相當特異,對男女情慾的刻畫亦很大膽,不過導演莉莉安娜·卡瓦尼對男女主角的變態畸戀深表同情,教人未敢苟同。本片調子陰沉,節奏緩慢,娛樂性不算高。

1957年,當年從納粹集中營里倖存下來的猶太姑娘露西亞跟著指揮家丈夫巡迴演出,從美國來到奧地利維也納。在下榻的酒店,露西亞非常震驚地發現,酒店的夜班門房就是當年集中營里的納粹軍官馬克斯。在集中營里,露西亞是馬克斯的性奴,但同時也是他的情人。馬克斯也發現了面前的這個貴婦人正是自己一直不能忘懷的露西亞。他趁露西亞丈夫前往德國法蘭克福期間,來到露西亞的房間,與之重合,隨後將露西亞轉移到自己的公寓。露西亞丈夫因為妻子失蹤報警。馬克斯所屬納粹餘孽小團體也在尋找露西亞,欲將之幹掉,因為她是揭露納粹暴行的一個非常關鍵的證人。馬克斯拒絕向同夥交出露西亞,也不能向警方求援。他和露西亞被困在公寓里,食物一天比一天少,體力也一天比一天消耗得厲害。最後,走投無路的兩人在一個月黑風高之夜逃出公寓,但雙雙被納粹團伙擊斃。

丈夫帶著受納粹摧殘過的露齊婭來到維也納。在一個旅館里,露齊婭驚奇地發現旅館的夜間守門人原來是德國法西斯集中營曾下令殺過很多人的軍醫馬克斯。她同馬克斯在集中營的關係複雜:馬克斯曾在法西斯分子公開姦淫婦女時,同情她為她治傷,使她免遭匪徒蹂躪。勝利后,馬克斯隱藏起來。與他一起隱藏的法西斯匪徒最害怕被人認出來,所以千方百計要消滅知情人。露齊婭見到馬克斯后,對他產生—種奇特的感情:對法西斯的恨和對馬克斯的感恩交織在一起。她撇開丈夫,要暫時單獨同馬克斯呆在—起,馬克斯象關愛「女兒」一樣愛她,從不超過界線。但又擔心同夥會殺害她,於是將她秘密隱藏在自己房中。馬克斯的同夥對他產生懷疑,在他住處周圍布下天羅地網,馬克斯寸步難行,只好過鼴鼠般的生活。露齊婭終於無法剋制自己的情慾,主動獻身馬克斯。最後,馬克斯終於結束難以忍受的隱居生活,自動走出房間。同夥將露齊婭和馬克斯雙雙打死。

廣告

《午夜守門人》 -主題思想
《午夜守門人》《午夜守門人》劇照

《午夜守門人》作為影史上著名的作品,雖然經過時間的洗滌,但70年代義大利導演Liliana Cavni的這部獨特作品依然散發出人性的光輝。儘管影片引起紛繁的爭論,儘管畫面也許算不上凄美,情節也不浪漫,但影片用人性的鏡頭語言給我們講述了一段鮮為人知的故事,用犀利的鏡頭和氛圍真實地重現了邊緣人物的內心世界。

本片在抽象意義上表現了殺人者與受害者之間的關係,闡明了人的兩重性,善與惡有時是相混淆的。在人們每個人身上都有一個「小小的」法西斯主義,它隱藏得很深,於是各種犯罪行為都變得可行了。每個人都扮演著害人者或受害者的角色。人性中的「惡」是同法西斯主義相通的,也是滋生法西斯主義根源。本片上映時,引起熱烈的爭論。

—部分人認為本片是成功的; 一部分人則認為編導晦澀曲折。公認的是影片的某些場景處理及表演卓絕。作品敘事結構嚴謹併發揮了強烈的戲劇力量。背景地維也納作為 「中立化」的城市,是「過去」和「現在」的交匯點。導演莉莉婭娜·卡瓦尼是西方電影界少數女導演之一。1937年生於卡爾皮,畢業於義大利電影實驗中心導演系。初期的作品都具有較強的政治色彩,60年代中期轉入故事片的攝製工作,70年代又逐步轉向心理分析。

廣告

《午夜守門人》 -從結尾開始

長長的隧道透著腐朽乾澀的味道,架著空殼的男女被黑暗襲上軀幹,翹首企盼的愛戀與性慾頓時轉化為相互守護。天微微明,烏雲中皸裂出一道口子,撒下來些許晨光,一對男女攙扶著挪著步子,絲毫沒被這晨光滋潤、感動,他們腦海中依稀還有些遺憾、有些沉淪,但那很快就在兩聲槍鳴之後灰飛煙滅了。很難說是死亡帶走了他們還是他們帶走了死亡,至少面對死亡他們並沒有畏懼過。

對於《午夜守門人》結尾的死亡,評論眾說紛紜。其中也不乏針砭者,他們說這是一種逃離、欺騙甚至是另一種高潮的來臨。當然其論調多是基於性虐待本身,故意淡化感情的因素,甚至對男女主人公的愛慕隻字未提,這多少讓人有點上當受騙的嫌疑。如果是這樣的話本片的「情色」兩字乾脆調換個位置,堂而皇之稱為「色情片」也未見不可。然而實際上在我看來「性虐」僅僅是一個幌子,性與愛的微妙關係以及人物內心世界的探討才是本片的精華,其中影片結尾的死亡完成了兩性自我意識的覺醒與自我靈魂的解放。

《午夜守門人》 -寫在結尾,不談政治

時過事遷,上世紀70年代義大利導演LilianaCavni的作品依然瀰漫著人性的光輝。影片用人性的鏡頭語言闡述了一段鮮為人知的故事,它也許並不凄美,也並不浪漫,然而卻真實地重現了邊緣人物的內心世界。影片用性搭建起來人類感情的寄託,用死亡引導這種寄託到達最後的歸宿。雖然評論界並不都認同影片中馬克斯與露西亞之間感情的存在,他們更情願把影片劃為純粹的性虐待範疇,但這都並非本片所要傳達的本質。身為女性的Cavni並不只想讓性喧賓奪主,唱獨角戲,她盡量規避一些直接的性行為,更多的用一種儀式性筆調描寫性與性交。更加之導演女性特有的細膩讓影片的故事娓娓道來,情感的交流與人物性格的暴露融為一體。

本片的政治意味其實很淡,導演把故事發生的地點設置在二次大戰的中立地帶——維也納,就是力圖和政治劃清界線,她既不願意讓這樣一個敏感的話題與性搭上關係,也更不願意讓影片過多糾纏於政治。儘管影片公映后所謂「納粹復辟」等評論層出不窮,但那都是在誇大本片的政治意圖與傾向,本片最大的亮點在於用儘可能客觀和「中立」的眼光,以一種理性角度和心理分析方法著眼人性複雜面的探究。

另外,本片在講述性、愛與死亡的同時,還流露出導演對社會的不信任,所有生活在馬克斯周圍的人都一步步將兩個人推向死亡,他們無一不是將兩人推下懸崖的劊子手。這樣一個爾虞我詐的環境下,性成為唯一還純凈的東西,主人公也順理成章地依賴一次次高潮讓愛迸發。當然,雖然導演對社會的不信任也導致影片最後悲劇的調子,但人物的覺醒與死亡的重生讓結尾淡淡的憂傷中又透露了些許的亮色,也讓影片更加得耐人尋味。

《午夜守門人》 -影視評價

《午夜守門人》《午夜守門人》
莉莉安娜·卡瓦尼(Liliana Cavani)作為女性導演而言拍攝這樣有著納粹和女囚曖昧關係的電影而且涉及驚世駭俗的虐戀,她確實夠膽。影片在義大利因為虐待和第一次以納粹為主角視野拍攝招來了電影制度的干涉,據導演自己說,這部影片在美國同樣引起了廣泛地爭議,選擇遺忘是大多數國內政治的原則,而妖魔化敵對則是另一種政治,人類無歷史,所有所謂真實的歷史都有著避諱的嫌疑,攝影機同樣不撒謊嗎?我們的左翼和右翼呈現的姿態其實都是有偏頗的。
  
作為1974年出品的電影,在美國受到的非議其實已經註定了兩元對立的清教美國日後入侵伊拉克,只有在法國才是將人性放置在適當的位置,法蘭西的文化寬容度,無論是面對莉莉安娜·卡瓦尼,還是面對檢查制度落荒而逃的大島渚都顯示了人性化的寬宏大量。
  
這部電影可以和30年後丁度《黑天使》進行比較,同樣是關於納粹和女子關係的電影,《午夜守門人》深刻得多,從猶太女孩露西亞隨著指揮家丈夫巡迴演出到維也納遭遇昔日納粹集中營的軍官馬克斯,往事猶如揮之不去的惡夢再次出現在露西亞面前。在對人的了解上,女性的往往比男性更加敏感,這部片子如果是男性拍的估計會造成更大的麻煩,導演莉莉安娜·卡瓦尼站在了人性立場上而沒有以簡單的對立來劃分人物。
  
在對導演的訪談里談到採訪過許多抵抗運動的女戰士,她們在獄中或者集中營的遭遇為她留下了第一手的資料,戰爭的恐懼給女性帶來的不僅是肉體摧殘,更為殘酷的這些將在精神上影響她們一生。所以,當露西亞在旅店裡和逃脫懲罰的納粹軍官馬克斯再遇,那驚恐的眼神里不僅有對於往事的不堪記憶也有著羞辱和快感交雜的複雜心境。
  
從當代性心理學而言,作為被動的擔當者她作為受體的感覺是獨特的,痛感和快感的同一性讓性的世界變得微妙起來。抵抗運動里的女性因為境遇產生的自閉,記憶的烙印和不堪過去的回憶,在《午夜守門人》里就化成露西亞對於昨天的拒絕,她和馬克斯終於走到了一起,他們為了躲避警察和納粹雙重追捕而躲在了公寓里,導演這樣的安排其實是更心理因素的,她反映了戰爭的後遺症,反映了他們無奈於命運深陷其中無奈自拔的境遇,這樣的控訴具有人類的普遍性,雖然,這是70年代的影片,然而,它對於人性把握的準確和真正的女性主義立場至今有著意義,而導演所呼籲的電影去政治化和宗教的態度對當下的電影也有著借鑒意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