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暮雪》[小說]

標籤: 暫無標籤

23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千山暮雪》,是一部言情小說,是匪我思存繼《佳期如夢》之後最糾結的愛戀。

《千山暮雪》[小說] -內容簡介
很久之後我才知道,這世上註定有一個人,雖然他屬於你的時光很短
《千山暮雪》[小說]圖書封面
 很少,但你如果想要忘記他,已經需要用盡一生。
  If you were a Teardrop in my eye, for fear of losing you, I would never cry.  
  童雪明白,擱天涯她就是被唾罵被鄙視被公憤被人肉的壞蛋,俗稱「小三」。只是,帷幕背後盤根錯節,與生命中的三位男子的糾葛,遠比她所料想的複雜。
  蕭山是美而傷的初戀。彼此錯過了年少的青蔥歲月,能否用執著等待換回相守?
  慕振飛是陽光燦爛的謎團。他來歷不明身份不清,究竟為何出現又為何靠近?
  莫紹謙是霸氣可惡的禽獸。無人知曉他幽暗的眼裡,專註凝視著的是誰。
  泅溺在疾雨般的溫柔和寒冰般的冷漠中,她的心該如何保持固若金湯?
  渺萬裡層雲,千山暮雪,隻影向誰去…… 
《千山暮雪》[小說] -圖書賞析
言情小說天後匪我思存繼《佳期如夢》之後最糾結的愛戀,最狗血最惡俗最愛恨糾葛的橋段,挑戰言情小說價值尺度之作,最受爭議的男主,被天涯公憤的「小三」,帷幕背後盤根錯節的愛戀。
  童雪明白,擱天涯她就是被唾罵被鄙視被公憤被人肉的壞蛋,俗稱「小三」。
  只是,帷幕背後盤根錯節,與生命中的三位男子的糾葛,遠比她所料想的複雜。
  愛情的味道,匪我思存的故事:註定
  一句話,我就愛這樣狗血惡俗愛恨糾葛的橋段。——匪我思存
  匪我思存挑戰言情小說價值尺度的巔峰之作。——編輯
  也許,莫紹謙會是最受爭議的男主,但是我依然愛他。——讀者
  匪我思存自薦——筆下最愛男主角出自《千山暮雪》
  在《千山暮雪》出版之前,接受一家刊物的訪問,對方問我,你最喜歡的一個男主角是誰,我在自己的十幾部長篇小說里比較了很久,其實真的很難選啊,每一個寫出來的人,當然都是自己喜歡才去寫的,哪怕是反面角色。
  可是最終我沒有客套地說是下一部,而是回答說莫紹謙。
  我想到目前為止,這個人物是我最中意的男主角。他不像東子,他不像雷宇崢,他也不像小玄子,他更不像慕容灃。莫紹謙是個複雜而多變的男人,霸道卻又稚氣,精明但又天真。愛情於他是件最奢侈的事情,用儘力氣,卻不能不愛。
  一句話,我就愛這樣狗血惡俗愛恨糾葛的橋段。 
《千山暮雪》[小說] -媒體評論
命中注定我愛你
  小耀
  蕭山是傷。
  年少的季節被深埋在心底,卻又忍不住翻出來偷偷思念。手把手教轉筆,肩並肩演算習題,手拉手趕末班地鐵……星星般的眼睛,帶著朦朧光影的臉龐,眉目舒展容顏燦爛。一段段過往像舊傢具,因勤擦拭而稜角模糊溫潤美好。
  現實黑雲壓境,記憶深處的這點美好似一束陽光,破開雲層遙遙相望,一如多年前蕭山的背影,熠熠生輝,在人潮里一眼就能看到。於是,童雪把他擱在心裡最底下,包裹上層層曖昧甜蜜,像顆糖,不用嘗也知道它是甜的。每當受傷絕望,想到蕭山便覺得心安,自我安慰著:他還在那兒啊!
  可多年後相對,是誰顫抖著手,蒼白著雙頰。
  時光呼嘯而去,始終老了年華。
  錯過了昨日,執著期待的人們是否又要錯過今朝?
  慕振飛是謎。
  甫出場,他便以不輸給流川楓親衛隊的陣勢先聲奪人。
  他有良好的家教,進退有禮從容不迫,吸煙前會很紳士地問:「可以嗎?」那淡淡的而又熟悉的煙草味讓童雪悵然若失。
  她覺得兩人有牢不可摧的友誼,彼此對對方都沒有綺念,但可以在情緒飄搖的時候,找到一個安穩的地方依靠。愛情太重太痛,以友情為名,有時也是一種幸福。
  他仰起頭看星星,說著直抵她內心的話語:「為什麼你一直這麼不快樂?為什麼你連大笑的時候,眼底都是傷心?」
  這謎一般男子,仿若一張經過處理的照片,人物纖毫畢現,背景卻模糊成一片。
  那樣陽光燦爛又腹黑著的他,究竟有何來歷,為何出現又為何靠近?
  莫紹謙是禽獸。
  他似乎已經被生活砥礪成薄薄一把劍,行為舉止帶著霸氣,眼角眉梢都有寒意。只在睡著的時候,短短的額發抵在雪白的枕頭裡,臉龐寧靜安詳得像個小孩子。
  童雪覺得自己被莫紹謙當成了玩意兒,空了閑了拿出來逗弄一下,極耐心也極殘忍。或許,舞台中間一直只站著自己一人,那麼小心翼翼地退讓和討好。只是無論悲喜,他都疏離地在一旁冷眼。在他幽暗的眼裡,專註凝視著的是誰?
  偶爾燃燒至灰地佔有,偶爾莫測無聲地疼惜……在恍若被愛的錯覺里,童雪的心是否如她自己所想那般固若金湯?
  帷幔揭開,原來,彼此之間的糾葛那麼長,藤蔓般覆過自以為陌路的曾經,蜿蜒至茫茫的將來。
  平靜的水面下,暗潮洶湧。
  生活永遠不按牌理出牌,所以痛苦才在兜轉的時光里千錘百鍊。
  渺萬裡層雲,千山暮雪,隻影向誰去……
  讓小言盡情地小言吧
  就這樣吧
  匪的小說,寫到現在,越來越有煙火氣。千山連載的開頭,我就覺得這是個不一樣的故事。第一人稱,並不好寫,人人皆是童雪眼中的人,我們看不到他們的另一面。於是,有那麼多待解的謎團,表面嬉笑怒罵沒心沒肺的童雪、沉默而孤獨的莫紹謙、年少時陽光一樣的蕭山、青春飛揚卻心思縝密的慕振飛,誰欠了誰、誰放棄誰、誰又在折磨誰。待到後來,大幕徐徐拉開,答案呼之欲出,卻已臨近計劃的尾聲。匪糾結數晚,終於決定,不收尾,繼續寫下去。那一刻,我幾乎想穿過屏幕過去擁抱她,是的,WHY NOT,就讓這一次暢快淋漓一下,捅開那層窗戶紙,不再遮遮掩掩,不再費心猜測,讓愛的痛快去愛,讓所有的心赤裸裸地展露出來,於是,才有了今天這本淋漓盡致的千山,不同以往的故事。
  我不知道,匪最初這個故事設定的男主是誰,但應該不是莫紹謙。待到後來,每個人物都彷彿有自己的生命,而莫紹謙的光芒越來越無法遮擋,自己生生地蹦到了男主的座位。
  我是真的私愛他,因為他那樣一直深愛一個不愛自己的人,她對他疏離、防範、抗拒、甚至厭惡,而他卻無法不愛她,與她度過的每一刻,都變成最珍貴的記憶,他獨自珍藏。她就在他身邊,看著他的側影,卻無法明白他此時的心,他只有自己品嘗自己才能懂得的甜蜜。後來,在醫院裡、在海邊、在路燈下,即使通過的是童雪的眼睛,我們也已無法忽略他透露出痛楚與深情,終於明白,原來如此。也許,他會是一個受爭議的男主,但是我依然愛他。
  我願陪你踮起腳尖——致愛莫紹謙
  甜殤
  莫紹謙:莫名;紹世;謙謙君子——溫潤如玉。
  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會如此莫名的愛上這樣一個男人。他很高,足足185公分。他很帥,所謂「衣冠楚楚,倜儻風流」。他睡著的時候很可愛,「短短的額發抵在雪白的枕頭裡,臉龐似乎寧靜安詳的如同小孩子」。他很有錢,真正的大資本家,生活奢侈而富足。他佔有慾很強,時時刻刻想著要宣誓主權。他細心體貼,大愛無言。  
  很多人說,他是禽獸,平日衣冠,偶爾不如。我也叫他禽獸,因為他的不為人知的無可奈何,因為他無法說出的心疼憐惜,因為他呵護備至的濃情愛意。禽獸,於我來說,是昵稱。曾想過,童雪一個人沉溺在懷想蕭山的空間里的時候,莫紹謙,這個頂天立地的霸氣男人,獨自一人站在角落,安靜的舔舐自己心上的傷口。如一隻受傷的小獸,總是小心的隱藏起自己的傷口,不願看著別人同情的眼神。
  是的,我們可以說出一百條理由來指責他,可是,又有誰能肯定,這些,不是他藏起自己傷口的借口。一顆千瘡百孔的心,如何治癒,如何包紮,如何,才能做到不再傷害。
  匪的《千山暮雪》僅僅貼出了幾萬字,可是,我卻深深地愛上了這個男人,彷彿幾世過後幾度輪迴,莫紹謙,我終於再次把你找見。人生如此無常,際遇如此奇妙,寫著這些,我彷彿語無倫次,心只軟軟似一泓春水,輕輕一動,便是波濤洶湧。
  過年的時候,十分神經質的問發小要了只打火機。買回一包傳聞中的心形煙,輕輕寫上你的名字,在房裡點燃,之後,靜靜地呼吸。吸煙我不會,所以,我只能以這種方式,很俗套的將你的名字吸進肺里,停留在離心臟最近的位置。
  莫紹謙,其實我恨你的。如果沒有你,我就不會如此的傷春悲秋,隨著你的心情,起起伏伏。如果我不曾見過你,我就不會如此感嘆世事無常,感情千變萬化,跌宕起伏。可是莫紹謙,我如何能忍心不遇見你,叫我如何能選擇,抹去這萬千的情愫,拋去這百結柔腸。如何能捨得,忘掉這一段記憶。
  這一夜,我仰望星空,莫紹謙,你也與我站在同一片天空下么。紹謙,夢不遠,只要我們不懈;心不遠,如頭頂的這片星空,我願陪你踮起腳尖。 
《千山暮雪》[小說] -目錄
Part 1 一遍一遍
Part 2 melody
Part 3 郵差
Part 4 問自己
尾聲 隻影向誰去
番外 風景依稀似舊年 
《千山暮雪》[小說] -精彩書摘
番外?風景依稀似舊年 
  如果人生可以重新再來一次,我依然會選擇愛你。
  ——題記  
  簽字的時候我頓了一下,望了一眼離我不過咫尺之遙的那個男人。他似乎很放鬆地坐在沙發上,但明顯心不在焉,眼睛看著窗外,心更是不知道又飄忽到什麼地方。
  倒是他的律師比他更緊張,見我如此,連忙半是疑惑半是催促地看著我。
  只要我在協議上籤下自己的名字,那麼從此和他再無半分關係。或者還是有的,圈子裡那些閑得發慌的太太們,也許背地裡會將我稱作他的前妻。不過我想,不至於有人這般不識趣,敢當面對我這樣說。
  前妻。
  多麼可笑的兩個字。
  我從來不曾做過他的妻子,他心知肚明,我亦心知肚明。
  十年,從二十歲到三十歲,我這一生最好的時光已經過去。
  和我結婚的時候他二十三歲,那時還是略顯青澀的大男生,如今時光已經將他雕琢成穩重成熟的男人。歲月幾乎沒有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痕迹,除了氣質,他的一切恍若不曾改變。
  我簽完自己的名字,推開那份協議,再簽另一份。
  筆畫出奇地流暢。十年前新婚之夜他第一次提出離婚,我用最尖酸刻薄的辭彙與他大吵,最後他摔門而去。在他走後,我獨自泣不成聲,倒在床上放聲大哭。
  十年,我用最渴愛的孤獨熬成了毒,一絲一縷,侵入了血脈。我以為自己會一生一世與他糾纏下去,不死不休。
  沒想到還有這一天。
  我還記得他的私人助理給我打電話,他從來不給我打電話,連最起碼的溝通亦是通過助理。一如既往公事公辦的語氣,恭謹而疏離:「慕小姐,莫先生同意出讓港業49%的股份給慕氏,具體詳情,您看是否方便讓您的助理過來詳談?」
  十年來,他第一次在我面前低了頭,認了輸,還是因為那個女人。
  童雪。
  他這樣愛她到底為什麼?
  我一直以為他這樣的人,鐵石心腸,巋然不動,我一度都疑惑他是不是根本就不愛女人。
  直到終於讓我覺察到蛛絲馬跡。
  八卦報紙登載的新聞,照片里他緊緊牽著一個女人的手,十指相扣。
  他從來沒有牽過我的手。
  十年挂名夫妻,我單獨見到他的次數都屈指可數。即使是在家族的聚會中,大部分情況下,他和振飛的關係都比和我熱絡。所以父親在委派執行董事去莫氏的時候,特意選擇了振飛,而不是我。
  父親輕描淡寫地說:「你不適合擔任這類職務。」
  我明白父親的弦外之音,其實我更不適合做他的妻子。
  我知道自己是發了狂。
  那個演電影的女人,憑什麼被他牽著手?
  我要讓她一輩子再也演不了電影。
  敢阻在我和他之間的一切人和事,我都要毀掉。
  振飛曾經勸過我,他說:「姐姐,算了吧。」
  算了吧?
  多麼輕巧的三個字,十年來我傾盡一顆心,結果不過是一場笑話。
  十年前我見到他,我發過誓,一定要嫁給他。
  我的父親是慕長河,我是慕氏最驕傲的掌上明珠,我想要什麼,一定就可以得到。
  十年前他第一次拒絕我,我沒動聲色,而是悄悄地布局。
  我授意別人買通了他父親手下的人,把整盤的商業計劃偷出來給他父親的競爭對手,然後步步為營,小心謀划。我想如果當他的父親陷入困境,他也許會改了主意。我需要藉助外力,才可以使他更接近我。
  可是我沒想到他的父親會心臟病發猝死在機場,幸好我的目的已經達到。
  我做的一切都非常隱秘,我很慶幸他永遠不會知道我做過些什麼,因為我不知道他會是什麼樣的反應。我十分清楚他怎樣對待童雪,哪怕他那樣愛她,卻終究有著心魔。
  他負著罪,以為愛她就是背叛自己的父親。
  我帶著肆意的殘忍看著私家偵探給我發來的那些照片,有一組拍得很清楚,童雪低著頭,他就一直在她的身後,幾次試探著伸出手,有一次他的指尖幾乎觸到了她的發梢,卻終究還是垂下去,慢慢握成了拳頭。
  他的目光中有那樣多的落寞,可惜她永遠不會回頭看見。
  其實她對他而言,亦是唾手可得,卻永不可得。
  我覺得快意,多好,我受過的一切煎熬,他都要一遍遍經過。
  她不愛他,如同他不愛我。
  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掌握中。我無數次端詳著童雪的照片,雖然五官端正清麗,可是比她美的人太多太多,莫紹謙到底看中她哪一點?
  我漸漸覺得失落,或許在他和她認識之初,他已經知道她是誰的女兒。
  也許就是因為這種禁忌,他反而對她更加無法自拔。甚至在認識之初,他就是帶著一種獵奇與報復的心態,也許他起初,只是純粹想逗她玩玩。
  結果最後陷落的卻是他。
  我不能不想辦法拆開他們,哪怕她根本就不愛他。
  可是他愛她,已經太深。
  深到他情願逢場作戲,用一個演電影的女人來轉移我的注意力。深到他已經寧可自己掙扎,卻不讓她知曉當年的事情。
  他這樣愛她,到底為什麼?
  十年前我執意要和他結婚,他說:「我不愛你,所以你務必考慮清楚。」
  坦白得令我覺得心寒。
  可那時候我以為,我可以改變一切,我可以讓他愛上我,就如同,我愛他。
  十年來,原來都是枉然。
  這一切原來只是我自己痴人說夢。
  慕氏幫助了他,他卻更加地疏離我,因為他覺得這段婚姻是一段交易,一段令他痛苦萬分的交易。
  我一直在想,如果一切可以從頭來過,我會不會還這樣做。
  就在我倍覺煎熬的時候,林姿嫻告訴我另一個壞消息。
  童雪懷孕了。
  十年夫妻,莫紹謙從來沒有碰過我,我視作奇恥大辱,可是現在童雪卻懷孕了。
  我終於知道他們已同居三年,莫紹謙將她藏得很好,一藏這麼多年,如果不是機緣巧合,我幾乎無法發現。
  他一直在防著我,因為他知道我會做什麼樣的事。寂寞將我骨子裡的血都變成了最狠的毒,我不會放過。
  我決定見一見童雪,因為我已經失了理智,我本來不應該直接出面,可是我已經按捺不住。
  我恨這個叫童雪的女人,我希望她最好去死。
  我見到了童雪,我對她說了半真半假的一番話。
  我知道莫紹謙會知道我做了些什麼,但我已經顧不上了。
  我不能再冒任何風險,我也已經沒有任何耐心。
  我知道自己亂了方寸,但總好過,我眼睜睜看著別的女人替他生孩子。
  雖然我明明知道,童雪與他關係惡劣,她不會留下這個胚胎。
  可我無法冒險。
  因為我已經輸不起。
  例行的家族聚會他缺席,聽說是因為病了。過了很久公司召開董事會,我才見到他,他瘦了許多,氣質更加疏離冷漠。近年來他羽翼已豐,父親照例和顏悅色地對他,而他照例很客氣地待慕氏。一切都平靜得彷彿百尺古井。
  會議結束后我故意叫住他,笑靨如花地與他說話。
  他神色倦怠,我想他已經知道我做過的一切。他對我說:「你覺得稱心如意就好。」
  我站在那裡,看著他轉身離開。
  細碎的燈光將他的影子拉得老長。
  光影寂寥。
  我從來不曾知道,原來有著中央空調的會議室,也會這般冷,冷得像在冰窖。
  稱心如意?
  恐怕我這一輩子,都不能稱心如意。
  我已經知道,他將所有的賬都算在我頭上,包括失去那個小小的胚胎。
  其實我和他都心知肚明,就算我什麼都不做,童雪仍舊不會留下這個胚胎。
  我亂了陣腳,結果反幫了敵人的忙。
  她明明不愛他,為什麼他還要這樣對她?
  我決心讓他清醒地知道,她不愛他,就是不愛他。
  我像十年前一樣,耐心布局。
  他最看重什麼,我就讓他失去什麼。
  他最看重童雪,我就要讓他知道,童雪從來沒有愛過他。
  他最看中事業,我就要讓他知道,他連自己父親留下的基業也保不住。
  如果他一無所有,他會不會回頭愛我?
  不,當然不會。
  他只會更加深切地恨我。
  我在黑暗裡靜靜地笑著,我已經無法控制自己血液中的毒。
  如果這一切的最後都是毀滅,那麼讓我和他一起死吧。
  我簽完字后,律師將所有的文件拿給莫紹謙簽字。
  莫紹謙簽好之後,又將其中一份交還給我的律師。
  我從律師手中接過文書。
  沉甸甸的文件,十年名分上的夫妻,具體到白紙黑字,卻是一條條的財產協議。
  他用他曾經最珍視的一切,換得另一個女人的平安。
  我忽然想要流淚。
  他從來不曾這樣待我,他一直恨我,在童雪出事之後,他對我說過的唯一的話就是:「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我不過是想他愛我。
  十年,我傾盡一顆心,用盡全部力氣,卻都是水中月,鏡中花。
  我的臉全都毀了,在日本做過很多次整容手術,但仍舊恢復不了從前的樣子。幸好看不出什麼傷痕來,只是在鏡中看到自己,難免會覺得陌生。
  振飛總是安慰我說:「姐姐,你就是換了個樣子,還是一樣美。」
  我知道其實我長成什麼樣子,對他來說,都不重要。
  不管我美不美,漂亮不漂亮,他都不會愛我。
  我抬起頭來對他微笑。
  每次他的視線都會避開我的笑顏,這次也不例外。
  因為他的眼中從來沒有我。
  等一切的法律手續結束的時候,我對他說:「我有句話想要對你說。」
  我堅持要求所有人離開,他的律師很警惕,但他仍舊是那種淡淡的疏離與漠然:「讓她說吧。」
  偌大的空間只有我和他兩個人,世界從來不曾這樣安靜。
  也許這是我最後一次單獨與他站在這裡,落地窗外,這城市繁華到了極致,而我心裡,只是一片荒涼。
  我凝視著這個我愛了十年的男人,到了如今,他都不曾正眼看過我。
  也許到現在,他仍舊沒有注意過,我和從前的樣子到底是不是不一樣,因為我在他心裡,從來沒留下過什麼印象。
  可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選擇,我不會後悔我做過的事。
  「紹謙,」我慢慢地對他綻開微笑,如果這是最後一次,我想在他面前,笑得最美。
  「如果人生可以重新再來一次,我依然會選擇愛你。」 
《千山暮雪》[小說] -作者簡介
匪我思存,作為國內原創愛情小說的領軍人物,在80后及90后的女性讀者群中備受歡迎。古代故事以《寂寞空庭春欲晚》為代表,民國故事以《碧甃沉》為代表,現代故事以《佳期如夢》系列為代表,匪我思存創造出了獨特的愛情小說風格——悲情,並影響了最近兩年青春小說的閱讀風向。
  她筆下的故事多為催人淚下的愛情悲劇,題材也比較多樣化,現代都市類的、民國類的、架空歷史類的都有。匪我思存現已出版16部作品,在《公主志》、《仙度瑞拉》、《南風》等多家知名年輕女性雜誌發表過短篇小說,並在《仙度瑞拉》設有專欄。
  匪我思存自薦——筆下最愛男主角出自《千山暮雪》
  在《千山暮雪》出版之前,接受一家刊物的訪問,對方問我,你最喜歡的一個男主角是誰,我在自己的十幾部長篇小說里比較了很久,其實真的很難選啊,每一個寫出來的人,當然都是自己喜歡才去寫的,哪怕是反面角色。
  可是最終我沒有客套地說是下一部,而是回答說莫紹謙。
  我想到目前為止,這個人物是我最中意的男主角。他不像東子,他不像雷宇崢,他也不像小玄子,他更不像慕容灃。莫紹謙是個複雜而多變的男人,霸道卻又稚氣,精明但又天真。愛情於他是件最奢侈的事情,用儘力氣,卻不能不愛。
  一句話,我就愛這樣狗血惡俗愛恨糾葛的橋段。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