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之交》

標籤: 暫無標籤

54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本首詩選自《詩經·小雅》。周幽王寵褒姒,任小人,招天災人禍。

《十月之交》 -出處

先秦 詩經

《十月之交》 -原詩

十月之交,朔日辛卯。
日有食之,亦孔之丑。
彼月而微,此日而微。
今此下民,亦孔之哀。

日月告凶,不用其行。
四國無政,不用其良。
彼月而食,則維其常。
此日而食,於何不臧。

燁燁震電,不寧不令。
百川沸騰,山冢崒崩。
高岸為谷,深谷為陵。
哀今之人,胡憯莫懲。

皇父卿士,番維司徒。
家伯維宰,仲允膳夫。
棸子內史,蹶維趣馬。
楀維師氏,艷妻煽方處。

抑此皇父,豈日不時。
胡為我作,不卿我謀。
徹我牆屋,田卒汙萊。
曰予不戕,禮則然矣。

皇父孔聖,作都於向。
擇三有事,亶侯多藏。
不慭遺一老,俾守我王。
擇有車馬,以居徂向。

黽勉從事,不敢告勞。
無罪無孽,讒口囂囂。
下民之孽,匪降自天。
噂沓背憎,職競由人。

悠悠我里,亦孔之痗。
四方有羨,我獨居憂。
民莫不逸,我獨不敢休。
天命不徹,我不敢效我友自逸。

廣告

《十月之交》 -註釋

1、十月之交:《鄭箋》:「周之十月,夏之八月也。八月朔日,日月交會而日食。」   2、日有食之:阮元《十月之交四篇屬幽王說》:「梁虞□,隋張胄元、唐傅仁均、一行,元郭守敬並推定此日食在周幽王六年,十月建酉,辛卯朔日入食限,載在史志。今以雍正癸卯上推之,幽王六年十月辛卯朔(公元前776年9月6日),正入食限。」   3、微:晦暗不明。《鄭箋》:「微,謂不明也。」林兆豐《隸經剩義》:「匪特幽王六年十月朔,食入交限,即前一月望,食亦入交限。此日而食,指十月朔食言。彼月麵食,又即指前一月望食言。」   4、亦孔之哀:《鄭箋》:「君臣失道,災害將起,故下民亦甚可哀。」   5、告凶:《鄭箋》:「告凶,告天下以凶亡之徵也。」   6、於何不臧:俞樾《群經平議》:「於即吁字……於何不臧,猶曰:於嗟乎何其不臧!」   7、燁燁(夜yè):《毛傳》:「燁燁,震電貌。震,雷也。」《鄭箋》:「雷電過常,天下不安,政教不善之徵。」   8、冢(腫zhǒng):《毛傳》:「山頂曰冢。」 山冢崒崩:王引之《經義述聞》卷六:「冢當讀為猝。猝,急也,暴也。言山頂猝然崩壞也。猝崩與沸騰相對。」   9、高岸為谷,深谷為陵:《國語o周語上》:「幽王二年,西周三川皆震。……是歲也,三川(涇、渭、洛)竭,岐山崩。」   10、憯(慘cǎn):同「慘」。  11、皇父(甫fǔ)、棸(鄒zōu)子、蹶(貴guì)、楀(舉jǔ,又讀雨yǔ):皆為姓氏。《鄭箋》:「皇父、家伯、仲允,皆字。番、棸、蹶、楀,皆氏。……司徒之職,掌天下土地之圖,人民之數。冢宰,掌建邦之大殿,皆卿也。膳夫,上士也,掌王之飲食膳羞。內史,中大夫也,掌爵祿廢置生殺予奪之法。趣馬,中士也,掌王馬之政。師氏,亦中大夫也,掌司朝得失之事。」   12、艷妻:《毛傳》:「艷妻,褒姒(似sì)也。美色曰艷。」 煽:熾盛。  13、抑:《鄭箋》:「抑之言噫。」   14、豈曰:《鄭箋》:「女豈曰我所為不是乎?言其不自知惡也。」   15、不即我謀:《鄭箋》:「女何為役作我,不先就與我謀?」   16、徹:通「撤」。  17、汙(污wū):同「污」,水池阻塞。萊(來lái):田地荒蕪。《集傳》:「卒,盡也。汙,停水也。萊,草穢(會huì)也。」   18、戕(臟zāng)、禮:《鄭箋》:「戕,殘也。……禮,下供上役,其道當然。」   19、向:地名,在今河南尉氏縣。  20、有事:有司,官名。《毛傳》:「有司,國之三卿,信維貪淫多藏之人也。」   21、慭(印yìn):願。《鄭箋》:「慭者,心不欲而自強之辭也。」   22、有車馬:《集傳》:「有車馬者,亦富家也。」   23、居:《通釋》:「居者,語詞。」 徂(殂cú):往,到。  24、黽(敏mǐn)勉:努力,勉力。  25、囂囂:《鄭箋》:「囂囂,眾多貌。」   26、噂(撙zǔn)沓:喻兩面派。《通釋》:「言小人之情,聚則相合,背即相憎。」   27、里:痛。《正義》:「悠悠乎可憂也。」《通釋》:「朱彬曰:『悠悠我里,猶雲悠悠我思』是也。」   28、痗(昧mèi):病。  29、羨:寬裕。《通釋》:「《文選》李注引《韓詩o薛君章句》曰:『羨,願也。』……願羨有欣喜之義。」   30、徹:規律。《毛傳》:「徹,道也。」黃焯《詩疏平議》:「經言天命不徹,猶言天命難知。」

廣告

《十月之交》 -譯文

十月陽春日月交,十月初一是辛卯。
這天日蝕又發生,兆頭實在很不好。
上月月亮光不明,這回太陽光又消。
如今天下老百姓,大難臨頭多煩惱。

日月虧蝕兆災殃,運行不在軌道上。
四方國家政局壞,不用忠臣和賢良。
那次月亮被吞蝕,古今如此是正常。
現在太陽又被蝕,該是多麼不吉祥!

雷聲轟鳴電光閃,政治不良民不安。
大小江河都沸騰,山頂崩塌成平川。
高岸突然變深谷,深谷忽又成高山。
可恨當今執政者,不知警惕無忌憚。

執政卿士是皇父,番氏當上大司徒。
家伯斷獄為太宰,仲允管廚是膳夫。
棸子當的是內史,蹶氏負責把馬牧。
楀氏專職察朝政,褒姒夥同勢如虎。

唉!這個皇父太剛愎,哪會自責說不是?
為何讓我服勞役,不肯先和我商議。
拆我房屋毀我壁,良田荒蕪未耕治。
還說我沒傷害你,禮制本來該如此。

皇父自謂很聰明,他在向邑建都城。
挑選三卿任要職,家財億萬數不清。
老臣不願留一個,讓他守衛我王廷。
選擇車馬富豪家,遷往向邑自為政。

勤勉辦事為王朝,不敢訴苦說辛勞。
我本無罪又無辜,讒人紛紛亂造謠。
下民都是自作孽,不是上天降災妖。
當面笑談背後恨,壞事都由壞人造。

憂愁苦悶九迴腸,憂思成疾好凄涼。
四方個個有歡笑,獨我一人多悲傷。
人們莫不安逸過,我無休息日夜忙。
天命無常難預料,不敢學人圖歡暢。

《十月之交》 -賞析

《十月之交》是周幽王時的一個朝廷小官,因為不滿於當政者皇父諸人在其位不謀其政,不管社稷安危,只顧中飽私囊的行為而作的一首政治怨刺詩。《毛詩序》認為此詩作於幽王時,鄭玄認為作於厲王時。阮元在《揅經室集》中對鄭玄之說多有駁辨。據天文學家考訂,此詩中記載的日食發生在周幽王六年十月一日(公元前776年9月6日),這是世界上最早的日食記錄。則此詩應作於幽王六年。

詩共八章,可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前三章),將日食、月食、強烈地震同朝廷用人不善聯繫起來,抒發自己深沉的悲痛與憂慮。詩人不理解日食、月食、地震發生的原因,認為它們是上天對人類的警告,所以開篇先說十月初一這天發生了日食。「日者,君象也」,夏末老百姓即以日喻君。日而無光,在古人是以為預示著有關君國的大災殃。詩人將此事放在篇首敘出,使人震驚。第二章將國家政治頹敗、所用非人同日食聯繫起來議論,第三章又連帶敘出前不久發生的強烈地震。詩人關於這些極度反常的自然現象的描述,表現了他對於國家前途的無比擔憂和恐懼。詩中寫的地震有史實記載,《國語·周語》:「幽王二年,西周三川皆震。」「是歲三川竭,岐山崩。」詩中「百川沸騰,山冢崒崩;高岸為谷,深谷為陵」的具有特徵性的大特寫使兩千多年後的人讀起來,仍然感到驚心動魄!詩人的如椽巨筆為我們描繪了一幅歷史上少有的巨大的災變圖。

此詩猶如一首悲憤的樂曲,第一部分節奏強烈,寫出了詩人所見到的上天震怒的狀況,在震驚與恐懼中又纏繞著詩人無限的憂傷。他不明白當今執政者為何不行善政制止天災,這就很自然地過渡到詩的第二部分(中三章):回顧與揭露當今執政者的無數罪行。詩中開列了皇父諸黨的清單,把他們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這些人從裡到外把持朝政,欺上瞞下。皇父卿士,不想怎樣把國家治理好,而是強抓丁役,搜括民財,擾民害民,並且還把這種行為說成是合乎禮法的。他把聰明才智全用在維護自己和家族利益上;他看到國家岌岌可危,毫無悔罪之心,也沒有一點責任感,自己遠遠遷於向邑,而且帶去了許多貴族富豪,甚至不給周王留下一個有用的老臣。用這樣的人當權,國家焉有不亡之理!然而,是誰重用了這些人呢?詩人用「艷妻煽方處」一句含蓄地指出了居於幕后的周幽王。

第三部分(后二章)寫詩人在天災人禍面前的立身態度。他雖然清醒地看到了周朝的嚴重危機,但他不逃身遠害,仍然兢兢業業、盡職盡公。在忠直與邪惡兩類臣子中,詩人是屬於忠直的一類;在統治階級內部鬥爭中,詩人又是屬於失敗的一類。所以,在一定程度上,詩人的命運同國家的命運是一致的。在詩中,詩人哀嘆個人的不幸,哀嘆政治的腐敗、黑暗與不公,實際上也就是在哀嘆著國家的命運。所以說,這一部分同前兩部分是有聯繫的。詩人從三個角度有力地表現了憂國這個主題。

全詩從天昏地暗和山川翻覆這可怕的災異,說到朝廷的壞人專權和國家的岌岌可危,然後說到面對此等情況個人在去從上的選擇,叫人感到詩人「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悲壯情懷,開屈原「伏清白以死直」精神之先河。這是一首內容充實又情感進發的政治抒情詩。它同《詩經》中的其他政治抒情詩都對偉大愛國詩人屈原有不可否認的影響,但這首詩在創作手法上是現實主義的。由於詩人對朝廷的情況了如指掌,由於詩人難以抑制的悲憤,又由於詩人寫之於日食這個在當時人看來十分重大的災異之後,所以詩中有不少實錄,直書了一些事實。從這個角度來說,它又是一首史詩,在這方面它對杜甫的《自京赴奉先縣詠懷五百字》等作品有著深刻的影響。

本詩的語言基本上是直言抒寫,噴涌而出,但有的地方也採用反語和冷峻的諷刺,如「艷妻煽方處」、「皇父孔聖」。有的語言表現力很強,如說皇父等人強霸百姓田產時,用「予不戕,禮則然矣」充分表現了他們的強辭奪理、蠻橫霸道。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