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怒漢》[1957年美國電影]

標籤: 暫無標籤

73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十二怒漢》是導演西德尼·呂美特的處女作,由亨利·方達主演,是一部以陪審團為主角的法庭戲,是探討美國陪審員制度和法律正義的經典之作。影片獲柏林金熊獎。

《十二怒漢》[1957年美國電影] -基本簡介
《十二怒漢》[1957年美國電影]《十二怒漢》

導演西德尼·呂美特的電影處女作,將出身自電視界的紐約派導演特有的寫實和知性風格帶入美國電影中,成績卓越。該片探討美國陪審員制度和法律正義的經典作。

劇情描述一名紐約青年被控殺父,將被判處一級謀殺的死刑。已經有十一名陪審員裁定疑犯有罪,只有一位覺得事態可疑,堅持已見提出異議,並且憑耐心與毅力逐一說服其他陪審員推翻原意,終於為這一宗幾乎已成冤案的判決平反。全片大部分時間處於狹窄的房間內進行,但憑精彩的對白和演出,仍能創造出緊扣觀眾的劇力。

50年代是好萊塢電影發展的一個重要時期,在這個時期集中地湧現出了一大批在電影史上不朽的優秀演員和導演。亨利·方達無疑是這一時期最具影響力的男影星之一,悉尼·呂美特也是這一時期最有才華的年輕導演之一。悉尼·呂美特(Sidney Lumet)的處女作《十二怒漢》雖然請來了牛氣十足的亨利·方達(Henry Fonda)擔當主演,但是它仍然不是一部大手筆的電影。該片的場景單調得離奇——全片只有一個場景,可以創吉尼斯世界紀錄。

廣告

陪審會伊始,十二名成員中的大多數人認為案情明晰、證據確鑿,理應將少年定為有罪,僅有一名陪審員對此持有異議,並逐步引導整個陪審團進行了更加深入的分析與思考,使最終的審理結果發生了徹底的改變。

值得注意的是,影片進程可謂一波三折,而推動情節發展的,除了對於案件細節的考量、推測與質疑之外,每一位陪審員自身的人生經歷也起到了重要的催化作用。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而每個人自身的經歷也在左右著他們對於案件的看法和態度。

《十二怒漢》[1957年美國電影] -劇情介紹
《十二怒漢》[1957年美國電影]《十二怒漢》

十二個普普通通的人,他們以前素不相識,以後可能也沒有什麼打交道的機會。為了一樁殺人案件,他們坐在了一起。就是這十二個人,被這個司法制度挑選了出來,組成了一個名叫「陪審團」的神聖組織,要開始決定另外一個人的命運,決定他是有罪還是無罪,是活著還是死亡。

廣告

他們本來不懂法律,似乎也沒必要懂得法律,因為他們不過是在法律強加的義務之下而被迫來到法庭的。他們來自不同的家庭和生活背景,從事不同的職業,有自身更關心的利益,有不同的人生經驗,有自己的偏好和性格。

在經過六天冗長枯燥的聽審之後,法官終於對陪審團發布裁決指示了。被告是一名年僅18歲的男子,被控在午夜殺害了自己的父親。

法庭上提供的證據也極具說服力:居住在對面的婦女透過卧室及飛駛的火車窗戶,看到被告舉刀殺人;樓下的老人聽到被告高喊「我要殺了你」及身體倒地聲音,並發現被告跑下樓梯;刺進父親胸膛的刀子和被告曾經購買的彈簧刀一模一樣。而被告聲稱從午夜11點到凌晨3點之間在看電影的證詞極不可信,因為他連剛看過的電影名字也說不出來。

《十二怒漢》[1957年美國電影] -藝術風格
《十二怒漢》[1957年美國電影]《十二怒漢》

第一,影片的場面調度。影片發生在一間密閉的房間內,如此狹小的空間,導演將整個場面調度有序,其難度比一些大場面更高。一個被鎖閉的房間,天氣悶熱的讓人透不過起來,電扇打不開,影片就是發生在這樣的場景內。最絕的是影片的場面調度很好的配合了劇情,配合整部電影的調子。整部電影絕大部分時間氣氛相當緊張壓抑,耳整個房間的氣氛也是如此。影片大約進行到四分之三處下起了暴雨,而此時正式十二位陪審員的討論有起色的時候,這足以說明影片的場面調度也很好的促進了劇情的發展。影片的一個場面足以說明了導演的功力。當有個認為有罪的陪審員進入歇斯底里狀態時,其它陪審員一個個起身,走到旁邊去,將那個人獨自拋在中間,每個演員的起身和最後的站位,使畫面充滿了一種幾何的古典美感。像這樣的場面調度並不多,更多的調度還是無形中的。這也說明,即便這不是舞台劇,但至少導演也具備了相當的舞台功底。

廣告

第二,影片的人物刻畫。可以說本片的十二位陪審員都是主角,可是當看完整部電影之後可以記住每個人,並且清楚的了解了每個人的性格。試問世界影史上有幾部電影能做到這一點?鳳毛麟角。影片對人物的刻畫相當成功,每位陪審員的性格及其鮮明,每個演員都演出了自己的味道。更覺得是十二位陪審員中只有最後亨利 方達和那個老頭說出了自己的名字,其它陪審員在影片中只是被賦以編號。然而更絕的是在第一次表決中唯一提出異議的工程師自己也沒有清晰的為男孩洗脫冤屈的思路,他只是提出了一種會冤枉嫌疑犯的可能性。所每一個角色不但有自己的性格,而且他們自己的內心都是矛盾的。在整部影片過程中大多數角色都反覆思考著自己的立場,自己跟自己的思想鬥爭,知道最後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怎樣行使自己神聖的權利。

第三,影片的節奏控制。要知道,一部一個半小時的電影只有一個房間的場景,要讓觀眾坐得住。不分段是不行的,但是如果有明顯的分段又會讓觀眾分批的溜走。所以本片採取了兩種分段的方式:一種是演員的身體活動狀況,另一種是整個案件的思維活動狀況。思維活動狀況是指陪審員們對整個案件的思考推理的進程,這個進程是時時受阻的,案情分析到一定的地方就會被卡住,所有人都沒有主意了。此時需要一段時間來等待新的案情突破點在某個人的腦子中蹦出來,但是這需要時間。所以這個時候就插入一些演員的身體狀況的變化,比如中途休息上廁所的時候,不同的人在廁所中互相嘲諷;被說到傷心處的人暴跳如雷,憤然起身要去打人;外面突然下雨,大家起身去關窗戶等等。交錯出現的這兩種狀況變化使劇情層層遞進,而又渾然一體。

廣告

第四,影片鏡頭的運用。本片把長鏡頭用的都近乎無形,也算是功力了。導演採用的是斯科塞斯非常喜歡的跟蹤式長鏡頭,影片的第一個鏡頭是法院外的台階上對法院的仰視,到了第二個鏡頭,很自然的轉換為法院內二樓上對大廳的一個俯視,本來會有一個切換切換到法庭上,但導演不是這樣做的。當鏡頭注視著大廳中央的圖案時,一個人從鏡頭前經過,鏡頭馬上將中心很自然的轉移到他身上,隨著他搖了過去,那人走過電梯,電梯里出來一個人。

《十二怒漢》[1957年美國電影]《十二怒漢》劇照

鏡頭又很自然的跟著出來的人走,就這樣很自然的轉了三四次手,鏡頭從一個人身上轉移到了他經過的法庭的門,然後切換到法庭上。這比硬生生的切過去要自然的多。陪審員進入了討論會議室,這也是影片開始后不久,之前將被告席上孩子的臉和會議室重疊了很久暗示了他的命運就要在這裡決定,進入會議室后在每一個陪審員面前晃一下的長鏡頭,至少有五分鐘。12個人的性格,在最初的這幾分鐘里已經通過鏡頭的巧妙運動得到了充分的呈現,鏡頭聰明的穿梭在人前人後,最終定格在一個表示反對的惡人那裡,也為後文埋下伏筆。

廣告

第五,影片的戲劇衝突。我們的一貫看法是,只有針鋒相對或者頭破血流大動干戈才算是真正的戲劇衝突。可這部影片卻改變了我們的看法。在一個如此狹小密閉的空間內,只有十二位陪審員,他們一步步的推理,一次次的討論,還有一次次的爭論,同樣可以製造如此激烈的戲劇衝突,不得不讓人嘆服。在觀看本片的過程中我絲毫沒有感覺沉悶,覺得自己就像是他們中的一員,同樣感到緊張壓抑,跟著他們一塊兒思考,這足以說明本片在製造戲劇衝突這方面做的相當成功。

第六,本片的主題思想。影片屬於法律罪案類題材,影片很深刻的體現了「合理懷疑」這一理論,對國家的法律制度和陪審員制度做了相當深刻的反思。當我們認定一個人有罪時,是否能提出「合理懷疑」,提出合理的證據證明被告無罪?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這部電影關注的是對這個制度的優勢和缺陷的細微深描,是在這個基礎之上的反思。它的的目的可能恰恰是在讓人們認識到一種制度之不足的時候增強對這種法律制度的確信。

廣告

第七,影片的導演和演員。西德尼 呂美特,這在世界影史上絕對是一個偉大的名字。這是一位擅長法律罪案類題材的導演,非常善於在狹小的空間內製造戲劇衝突,非常善於運用長鏡頭。他的精品不勝枚舉,如這部《十二怒漢》《熱天午後》《電颱風雲》《戀馬人》《熱天午後》。更難能可貴的是這位老爺子在去年仍舊拍出了自己的新片《在魔鬼知道你死前》,從這部電影中可以看出這位老導演仍舊沒有萌生退意,影片有好多高超超前的電影技巧的運用,真是不簡單。再說說本片的演員。十二位主演的表演都很出色,很好的演繹了十二位性格迥異的陪審員。但給我印象最為深刻的仍舊是亨利 方達。在本片中他飾演的陪審員一身正氣,決不妥協。而且在亨利.方達身上透著一股大氣或霸氣,這也是一般演員身上所不具備的。他把這位陪審員情緒的變化很到位的表演了出來,尤其值得一體的是眼神的運用,表情的變化,足見其表演功力深厚。

《十二怒漢》[1957年美國電影] -影片細賞
《十二怒漢》[1957年美國電影]《十二怒漢》劇照

西德尼·呂美特的處女作《十二怒漢》雖然請來了牛氣十足的亨利·方達擔當主演,但是它仍然不是一部大手筆的電影。該片的場景單調得離奇--全片只有一個場景,可以創吉尼斯世界紀錄。這一個能讓所有觀眾痴痴地看上一個半小時的場景,就是一間陪審團的休息室,把旁邊的小廁所計算在內都不會超過40平方米。

西德尼用他魔術般的藝術表現力讓這間不足40平房米的房子展現了耐人尋味的感人故事:一個在平民窟中長大的男孩被指控謀殺生父,旁觀者和兇器均以呈堂鐵證如山。擔任此案陪審團的12個人要與案件結案前在陪審團休息室里討論案情,並要一直通過討論結果,才能正式結案。

《十二怒漢》的節奏安排很巧妙。所以本片採用了兩種分段的方式:一種是演員的身體活動狀況,另一種是整個案件的思維活動狀況。思維活動狀況是指陪審團成員們對這個案件的思考、推理的進程,這個進程是時時受阻的,案情分析到一定的地方就會被卡住,所有的人都沒有主意了。此時需要一段時間來等待新的案情突破點在某個人物的腦子裡蹦出來,但是這需要時間。所以這個時候就插入一些演員的身體活動狀況的變化,比如中場休息上廁所的時候,不同的人在廁所中的互相嘲諷;被說到傷心處的人暴跳如雷,憤然起身要去打人;外面突然下起大雨,大家起身關窗子等等。交錯出現的這兩種狀況變化使劇情層層遞進,而又渾然一體。

最難得的是片中人物都有自己的性格,每個演員都演出了自己的味道。然而更絕的是在第一次表決中唯一提出異議的工程師,自己也沒有清晰的為男孩洗脫冤屈的思路,它只是提出了一種會冤枉嫌疑犯的可能性。所以每一個角色不但有自己的性格,而且他們自己的內心都是矛盾的。在整部影片過程中大多數角色都反覆地思考著自己的立場,自己跟自己的思想鬥爭,直到最後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怎樣行使自己神聖的權利。

《十二怒漢》是亨利·方達鼎盛時期的代表作,也是悉尼·呂美特的基石。眾演員出色的表演,和導演對電影節奏的準確把握使本片成為了電影史上的不敗經典。

《十二怒漢》[1957年美國電影] -影片看點
《十二怒漢》[1957年美國電影]《十二怒漢》

1、住在對面的女證人說她親眼看見男孩將刀舉過頭狠狠往其父親胸口刺下,當時正有一輛六節的火車經過,她透過火車最後兩節看到此情景。但八號陪審員曾經住在鐵軌旁,他認為火車噪音極大,跛腳老伯不可能清楚聽到少年說「我要殺死你!」這句話。

2、跛腳老伯說他聽到少年說「我要殺死你!」后隔了一秒,聽到有物體倒下(研判是其父親),他花了15秒從卧室穿過走廊到大門后,看見少年倉皇逃逸。但經由八號陪審員模擬發現,跛腳老伯根本無法奔跑,以他的走路速度,大約需41秒才能達成,他卻謊稱15秒。九號陪審員是十二人中年紀最大的一個,他最了解老人,他的見解為:跛腳老伯穿著破爛,這輩子一事無成,沒人在意他,但他在這案子中卻是主要證人,他享受這種被矚目的感覺,因此他說了謊。

3、少年說去看電影但卻什麼都記不得,因此眾人研判少年說謊。但八號陪審員認為,少年與父親爭吵后,情緒不穩定,回家后發現父親已身亡,警察已守株待兔,父親的屍體在前,警察在旁,少年情緒太過緊張,才會腦袋一片空白。為了證明這點,八號陪審員一直詢問四號陪審員這幾天晚上做了什麼,結果四號陪審員前幾天也去看了電影,卻記錯片名,也記錯演員名字;四號陪審員是在沒有壓力之下回答,就錯誤連篇了,更何況是少年呢?

4、少年的父親身高較少年高七吋,若是要殺一個比自己高的人,一般人是不會高舉刀子再刺下。有位陪審員幼時常看人械鬥,他清楚知道,拿彈弓刀砍人時一定不是高舉刺下,少年本身對刀子極為了解,也不可能用這種手法殺人。

5、對面的女證人說他晚上輾轉難眠一個小時,在午夜十二點十分正好瞥見少年行兇;但該女證人有戴眼鏡,出庭時鼻樑上也有眼鏡壓痕,正常人不會戴眼鏡睡覺,合理推斷她瞥見少年行兇也是在沒戴眼鏡的情況,只能看到模糊的身影。

《十二怒漢》[1957年美國電影] -演職人員
《十二怒漢》[1957年美國電影]《十二怒漢》

導 演
西德尼·呂美特(Sidney Lumet)

編 劇
雷基納德·羅斯(Reginald Rose)

制 片
亨利·方達(Henry Fonda)

主 演
亨利·方達
馬丁·鮑爾薩姆(Martin Balsam)
傑克·克盧格曼(Jack Klugman)
李·科布(Lee J. Cobb)
埃德·貝格利(Ed Begley Ed Binns)
魯迪·邦德(Rudy Bond)
約翰·費德勒(John Fiedler)

《十二怒漢》[1957年美國電影] -影片簡評
《十二怒漢》[1957年美國電影]《十二怒漢》劇照

1957年由西德尼·呂美特執導亨利·方達主演的《十二怒漢》是一部分以陪審團為主角的法庭戲,是探討美國陪審員制度和法律正義的經典之作。

一部從頭至尾幾乎在一個場景里拍攝的電影,卻能夠做到節奏利落,結構緊湊,主題嚴肅,絲毫不因故事場景的局限性而顯得沉悶,反而將一個深入探討陪審團制度利弊的故事拍出了濃厚的戲劇性和吸引力。

整部影片通過演員精細的表演和精彩的台詞,折射出人性的高貴、責任、正直,同時也無情地的鞭撻了人性的脆弱、陰暗和自私。這部獲柏林金熊獎的影片是西德尼的電影處女作,它將出身自電視界的紐約派導演特有的寫實和知性風格帶入美國電影中,成績卓越。

從嫻熟的鏡頭感來看,你很難看出這是一個新手導演的作品。影片講述了一個殺人案件審理之後,陪審團的十二人的討論過程,從最初的只有一人認為被告無罪,到最終所有人都承認被告無罪。如果要挖掘深意的話,你可以說這是一部對美國的陪審團制度進行認真思考的電影,但這個留給法律專業的慢慢研究,這裡只談電影。這是一部可以說無懈可擊的影片,狹小的空間里,十二個陪審員人人有戲,即使你不算很認真地去看,看到最後,每個人的個性你都會有深刻的印象。

首先,這歸功於一個精彩的劇本,這個劇本有一種非常隱忍的節奏感,首先,它塑造了一個壓抑的場景(封閉空間,眾多人數,還有悶熱的天氣,所有人進入討論之後都顯得情緒激動),但它在這樣的基調確立下來后又異常地冷靜,一步步地在人物的對話中,將案件的線索一點點地揭露出來,無論周圍的人多麼著急,它還是保持著和緩的語氣,你就眼看著每個線索出現后出現的小小轉折,支持無罪的人,從一個到兩個到三個到四個,中間又打成了6:6平,一度有人出現了反覆,然後又有新的線索,一步一步,終於從1:11變成了11:1,中間又穿插了煩躁的陪審員個人之間的衝突,一邊給平緩的節奏增加緊張感一邊豐富每個人物的形象,在酣暢的大雨中迎來了結局。但注意,儘管最後案件有了結果,但它並沒有重視案件本身(重視案件本身的是劇中的人物),而是將鏡頭繼續對準了片中的人們,尤其是極力反對的幾個人,如何一步步在堅持中走向崩潰,甚至反應了自身的缺陷,寫到這裡,本子已經找不到可以挑剔的地方了。這說明了一點,這並不是一部普通的法庭電影或者推理電影,推理只是手段,即使最終他們都同意了無罪,但他們所贊同的也只是存在太多「可能」,沒有足夠的證據判處那孩子死刑,而不代表孩子真的沒殺人。影片所要探討的是這種制度的合理性和展現這些執行制度者的人性。

《十二怒漢》[1957年美國電影] -所獲獎項

1960年丹麥Bodil獎最佳美國電影

1958年英國電影電視獎最佳外國男演員

1957年柏林電影節金熊獎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