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務虛筆記》

標籤: 暫無標籤

7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務虛筆記》是由二十二個段落合成的長篇小說,敘述上世紀50年代以來的社會嬗變帶給殘疾人C、畫家Z、女教師O、詩人L、醫生F、女導演N等一代人的影響。本書是史鐵生首部長篇小說,也是史鐵生半自傳式的作品。《務虛筆記》的書名不像小說的標題,這部小說中的人物也都沒有姓名,只用字母代表,並且在敘述中常常被故意混淆。

《務虛筆記》 -基本資料
《務虛筆記》 《務虛筆記》

【作  者】史鐵生

【叢 書 名】 中國當代名家長篇小說代表作

【上架時間】 2009-3-23

【版 次】1-2

【所屬分類】 小說

《務虛筆記》 -作者介紹

史鐵生,1951年生於北京。1967年畢業於清華大學附中,1969年到延安地區插隊落戶。1972年因病回京,在街道工廠工作,后因急性腎損傷回家療養。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委員會委員。著有長篇小說《務虛筆記》《我的丁一之旅》,中短篇小說《午餐半小時》《我的遙遠的清平灣》《奶奶的星星》《命若琴弦》,散文隨筆集《我與地壇》《記憶與印象》《病隙碎筆》《靈魂的事》等。...

《務虛筆記》 -目錄

一、寫作之夜

廣告

二、殘疾與愛情

三、死亡序幕

四、童年之門

五、戀人

六、生日

七、母親

八、人群

九、夏天的牆

十、白色鳥

十一、白楊樹

十二、慾望

十三、葵林故事(上)

十四、昨天

十五、小街

十六、葵林故事(下)

十七、害怕

十八、孤單與孤獨

《務虛筆記》 -書評

史鐵生41萬字的長篇小說《務虛筆記》,是一部奇特的書,一部完全將生活心靈化的小說,一部在精神王國漫遊中不斷對世俗價值觀念發出拷問的動人的「筆記」。 作品的人物沒有具體姓名。可以說,他,她們都只是生命的符號,只有命運,只有生命的軌跡,就是這些各自不同的命運軌跡,引發起作者對歷史、對人生、對愛情、命運、以及許多道德倫理的思考和拷問。

由於作者將生活心靈化,人物進出他的心靈往往是由他的思緒所支配,正如他在書中所說的:「寫作之夜的男人和女人,都不過是我的思緒」。在作者的「寫作之夜」中,這些生命符號在他心靈中有時是重疊的,有時是交叉的,有時甚至是相互替代的;人物的現在和過去,事件的前因和後果,本人與他人的聯繫交往線索,常常是顛倒的、纏繞的甚至是錯位的。他這種非邏輯、非連接性的敘述,猶如思緒的突如其來,忽如其去。這種奇特的敘述方式和結構方式,對讀者的閱讀無疑是個極大的挑戰,它考驗著我們閱讀的耐心和專註,那種瀏覽式或跳躍式的閱讀,是很難把握其全部真諦的。

廣告

為了對這部小說的內容有個基本了解,有必要將進入作者心靈的人物命運作一種抽象的、簡約的梳理:

C是殘疾人,X由於對他的理解和愛慕進入了他的生活,而他所遭遇的是沒有性愛的愛情,這使他常處於惶然與恐懼狀態。

F,一位醫生,也有一段無法擺脫的感情經歷,他與N相愛,但父母卻為他安排了到蘇聯留學的錦繡前程。而N的出身不好,更成了他們感情發展的障礙。「你的骨頭沒有一點兒男人」,N的這一句話,使F一夜之間成了白頭,背了一輩子的精神十字架。

Z,畫家。9歲時帶著天真的好奇心進入一個豪華住宅去看望一個小女孩,她卻被家人責備:「怎麼把一個野孩子帶進來?」一句話,刺疼了他的心,成了他一輩子無法擺脫的一道陰影;親生父親因不明的政治原因而不知去向。母親為了z的前途改嫁給一個工人,一個酒鬼。使他更落人平庸和醜陋的環境,給他心靈更大的重壓。他後來追求高貴藝術、追求高貴精神、追求崇拜和征服所表現出的瘋狂性,即源出於此。

廣告

O,女教師,小時候與WR兩小無猜,又在一起成長中共同仰望那隻「白色鳥」,但命運卻使他們天各一方。經歷了多次情感失落後,被z熾熱的情感所吸引,但最後發現Z愛的只是藝術和征服。終於在對愛、對生命意義的徹底絕望中結束生命。

Z的叔叔,一位革命者,當年與葵樹林的女人有過一段感情糾葛。一次在敵人的搜捕中,女人為了救他,引開敵人而落入虎口,在敵人以她母親和妹妹兩條生命作威脅的情況下,她成了「叛徒」,也成了一輩子走不出屈辱的「生命軀殼」。

L,一位詩人,永遠在1:400000000的地圖所標出和無法標出的那些路上寫著一部長詩,寫他的夢想和希望,更寫他「與不止一個也許不止十個女人,在那兒相愛無猜」。

WR,是個有才華的青年,卻因家庭是右派而被永遠排拒在大學之門外;激烈反抗的結果是被遣送到偏遠的角落,歷盡人間苦難,重獲自由回到城市后,飽經滄桑的他一度迷戀於權力,決心從政,希望利用權力「不再把任何人送到世界的隔壁(人間地獄)去」,但他不知道,這是否只是個幻想。

從上面所梳理的人物命運巾,我們就可以看出,史鐵生通過他的「寫作之夜」所思考的歷史與人生,涉及面甚廣,他對「歷史是誰創造的」,「什麼叫英雄,什麼叫奴隸」,「革命與人性」,「從卑賤者到高貴者」,「人的差別與平等」,「愛情與事業」,「性愛與婚姻」等等,都發出了大膽的、充滿激情的拷問,而這些拷問義是與人飄忽的命運緊緊相連的,所以更具有強烈的吸引力和啟悟性。

小說最顯深度的還是它對人的心理透視和剖析。畫家z是小說著筆最多的一個人物,小時候他走進那座美麗的房子,「那根白色的大鳥的羽毛」所留下的輝煌印象,那句「你怎麼把個野孩子帶進來了」的尖刻話語所留下的創痛,似乎影響了他的一生。他多年來百遍千遍地以各種背景畫著那根「潔白的羽毛」,或中魔似地默默流淚,或發瘋似地把畫出的一幅幅羽毛撕扯碎,都傳遞出他被那受屈辱的心靈創傷折磨的極度痛苦。為此而激起的強烈的「雪恥的慾望」,又使他不斷不擇手段地追求著「高貴」,不惜用殘忍的態度去「征服」被他認為有著高貴氣質的O的情感……人在成長過程中所遭遇的非正常環境,心靈所留下的隱秘傷痕,在作者藝術的放大鏡下,被透射出驚人的震撼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