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殺賈寶玉》

標籤: 暫無標籤

17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刺殺賈寶玉》是由wei74629所著的一本魔幻類書籍之一。

作者:wei74629

分類:魔幻/奇幻/玄幻小說

《刺殺賈寶玉》 -內容介紹

在京城的寧榮街上有兩座府第。一為寧國府,一為榮國府。顧名思義,這兩府的主人都是朝廷重臣,其主要工作都是事關國防大計的。

何以寧國?利器。何以榮國?才第。所以兩府多年來一直在秘密招納年輕貌美身負絕技的女子。至於為什麼只要女的,比較可信的說法是政治目的。據說以前確有兩府里出來的小姐以皇上乾女兒的身份遠嫁蕃邦,也確有蕃邦頭領在野心大起時不明不白的死在床第之上。

這兩府本是一家。因為祖上就為先皇負責這方面的工作,而先皇考慮到這項工作的隱秘性,便令其隱去本姓,御賜姓賈。這一大家子相當的忠義,以至於到這一代上,連本來姓什麼都忘了。有一回寧府的珍大爺喝高了,向左右道:「咱們本來都應該姓華,因為我爺爺就叫賈代化,又給我起名假真,其意不言自明。」話傳到榮府的賈赦那裡,赦大爺大怒:「胡說胡說!簡直胡說!現在皇恩這麼浩蕩,正該忘我效忠才是。連我都可以忘,還說那個姓幹什麼?!再說了,要姓也是姓單才對,因為我爸叫賈代善,又給我起名假設,凡會喘氣的都能想明白!」

廣告

按照古來家族慣例:府第一大,必生間隙。所以這位珍大爺的危機感就比較好理解了:他雖然世襲了寧國公的官職,但輩分卻比那位世襲的榮國公小一輩。品銜相當,說話卻總矮著半頭。矮半頭就矮半頭吧,看在一家人份上也就忍了。關鍵是人丁也不如對門兒興旺。珍大爺現在就一個兒子,除了艷福不淺娶了個讓老爹垂涎不已的兒媳婦以外,也沒看出有啥大發展來。那賈赦不但有兩個兒子,還有個弟弟。這個賈政鈍鈍的生來不擅風月,已經一路假正經到員外郎了。要是再有幾個兒子,榮府這一支興旺起來自己這邊可就勢單力孤了。保不準日後這些祖蔭就都讓榮府給繼承了。天可憐見,賈政的頭一個兒子終於英年早逝。可他平日里看著假正經,生兒子倒一點不含糊。這回老祖宗,也就是賈赦和賈政的老母親怕又沒了,就推翻這一代都以單字命名的規矩,直接起名叫「保育」。還真管用,直到現在還活蹦亂跳的。沒過幾年,又有了一個,是庶出。賈政拿紙筆向老祖宗請名字,老祖宗不喜歡那個妾,嫌她老是敗壞門風。就給新生兒起名叫「賈壞」。誰知丫頭轉呈賈政的時候沒注意在毛筆上蹭了一下,成了「賈環」了……

廣告

珍大爺見對門子嗣多起來,暗暗憂心。同時覺得自己越來越沒地位,向老祖宗討個丫頭玩玩都不行。更可氣的是,連自己最心愛的兒媳婦秦氏也讓派去給保育當老師去了。教的還是「聲色啟蒙」。珍大爺一忍再忍,終於還是行動了。他自幼熟讀聖賢之書,深明「姜還是老的辣」的大義。所以並沒有選擇正面衝突。而是利用職務之便,走遍天涯海角著意招納美少女殺手。然後假公濟私把這些殺手帶進榮府,目標只有一個:賈保育!古語云自古英雄出少年而不是出少女就是珍大爺在這件事上勵精圖治的結果。

不過這個賈保育雖然一天到晚傻乎乎的什麼武功都不會,居然一直活的挺好。除了沒事看看閑書做幾首歪詩就是四處遊盪。原來他身邊一直有兩個身手不凡的使喚丫頭策應周全,光聽名字就知道厲害了:一個襲人,一個麝月。當然,身為名門公子還得有兩個通文墨的丫頭:一個晴雯,一個秋紋。

廣告

珍大爺每每派出好手,最後都杳無音信。反思之下覺得那些女孩子都太年輕,做事也太直接。如此下去不但成不了事,還讓那賈保育越發的警覺了。最好是來幾個漂亮的不象話又殺人於無形的。

功夫不負有心人。賈珍動用專項撥款搜遍神州,終於給他找到幾個不世出的少女殺手,且都用奇門兵器。其中有兩個齊名的,人稱「鬼史神釵」。鬼史者,史湘雲。輕功高絕神出鬼沒,武器據說是一對金麒麟。神釵叫做薛寶釵,據說她祖上就是昔年縱橫江湖的「薛神針」。之所以改針為釵是因為針不太安全,藏在身上動不動老扎到自己。釵在頭上,既掩人耳目又出其不意。還有一位叫做林黛玉。體態嬌弱細聲曼語,使的卻是把鋤頭。

賈珍剛看見這幾位的時候就連連搖頭。覺得她們美則美矣,但實在不象是會武功的樣子,尤其是那位林姑娘病懨懨的別說是殺人,來陣風就象要吹沒了。便呵斥起手下那個花探來,說他昧了官銀敷衍差事。花探者,就是從皇上貼身侍衛里專選出來替賈府探花的,身手固然非同一般。

不想那花探當時就「哇」一聲哭了,泣道:「老爺明鑒啊!因您說找不著絕品不讓回去,我們這回統共出來十個人。按您的吩咐支了十萬銀子,給您留著八萬剩下的我們省著花。可巧走不到一日,便遇見這幾位姑娘。我們就一路跟著想等天晚了試試她們身手。大傢伙都爭著去,抓鬮抓出仨來。那三位高高興興去了,誰想就再沒回來。第二天又去了仨,又沒回來。第三天大傢伙就都躲著去了,就又抓鬮。小的我手氣壯,抓了個『留』,抓『去』的那三位壯行酒喝到天明,才好慷慨的去了。小的我聽他們出門時高歌悲壯,以為他們也回不來了。卻都回來了,還帶了三個人回來。說都是當今江湖聞風喪膽的殺手,讓小的快點銀子。小的就點了。當夜六人齊齊的去了,齊齊的沒回來。小的我哭笑不得啊老爺!絕品是鐵定找著了,就是先把小的身邊喘氣的都給絕了。後來零零星星的又來過幾個人,小的都聽說過,都是蟬聯多年殺手排行榜的前幾位。是聽說前三個殺手翻了船才來的。有一個竟然分文不取,進門就給小的作揖,說他多少年來罕逢敵手已經寂寞的了不得了。多謝小的給他些許生趣。不過除他以外別人都是要銀子的,尤其一個穿白衣服的要的最多。這大熱的天,小的看了他一眼就感冒了,好幾天冷顫不斷,到現在看見老爺您才如沐春風的好了。小的當時心裡矛盾,怕他們一去這絕品就沒了。他們卻不讓小的矛盾,說一矛盾小的就先沒了。小的沒辦法,就許了銀子讓他們去了。結果一個個的都是有去無回。小的見天上地下再也找不出這樣的絕品來,就凜然孤身涉險見姑娘們去了。小的怕她們不分青紅皂白上來連小的也絕了,就自己綁了雙手表示不能縛雞。然後很激昂的陳了一番國家求才若渴的詞。所幸姑娘們雖年紀尚幼,但深明大義,知道我堂堂七尺男兒沒有騙她們的心就跟著小的我回來了。」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