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另一個自己的身邊去》

標籤: 暫無標籤

8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到另一個自己的身邊去》是肆意的雪編寫的一片校園小說,現已完結。

類別:校園亂彈

作者:肆意的雪

《到另一個自己的身邊去》 -內容簡介

生命就是這麼神奇,讓兩個沒有交集的女孩,在彼此命運的轉折上繼續了彼此的生活.....

《到另一個自己的身邊去》 -內容介紹

「喂,少爺!不要悶悶不樂的啊。你知道嗎,這是一家新開的PUB哦。這裡有很多眉的,夠辣哦!」

「阿七,你少涮少爺了。你不知道我們的哲從近的嗎?!誰像你這怪佧,這麼強,一天一個。」

「什麼怪佧,我是魅力無限啊。喂,順,看那邊那個怎麼樣?有味道哦。」

「你們一天到晚就人這麼點事情,真是服了。」

十七歲的我已經是新幾組的「少爺「了,就在這家新開的PUB里,我遇到了命中的她。

「喂,少爺,瞧,來了個純情的哦。「

我的視線中出現了一個純得像水的孩,混了這麼多年第一次看見她那樣單純的眼神。她穿著粉紅碎的小擺裙,像天使一樣好奇又膽怯的看著周圍的一切。

廣告

「嘿,順,少爺眼直了哦,交給我吧「。阿七順勢要去搭訕,我馬上阻止了他。

「天使只能炕能玩的。「

我就在旁看著那個孩,她很聰明,不喝別人給她的飲料,因為那裡都有葯的,她就靜靜的坐在吧台邊,看著周圍的一切。在這間PUB里她是與眾不同的,身上散發著優雅而清新的氣息,這氣息是我心情舒暢了起來,這是一種我許凈嘗到的放鬆的感覺。

「啊,那孩不對勁。哇靠,白水也能放葯的啊!哈,這間PUB有的賺了」

果然那孩倒在了吧台上,一群男人正朝她那走去。我馬上沖了出去,摟住了她。跟她四目相對,我看見了她清澈如水的大眼睛,努力的睜著,似乎在說這是怎麼回事?其中一刀疤男吼到:「喂,小子,那是我們的獵物,實象的快滾。」

「有本事自己強回去,她是我的。」我不屑的說。只見他們一擁而上。這時阿七和順趕了上來,我們打成了一團。在打鬥過程中我拚命的保護她不受到傷害。對付幾個小弟不一會就結束了。阿七大喊到:「太爽拉!好凈這麼痛快的打人了,哲,好懷念我們剛出來的時候啊。」「你們沒長眼睛嗎?這是新幾組的少爺,他的人你們也趕強,還不快滾!」順指著那群敗類說。只見他們必恭必敬的一溜煙的跑掉了。

廣告

「到是這孩怎麼辦?」順指著我抱在懷裡的孩說。

「喂,醒醒,你叫什麼名字?你家在哪?」

「哲,沒用的,她被下藥拉,我看就便宜你這臭小子了吧,帶她回家吧。」阿七咪咪的說。

「那我們回去了哦BYEBYE!哈…」

「喂,你們…」無奈,我只能抱著她回家了。

我輕輕的把她放到了上正要離開,才發現她死死的抓著我的衣服,「喂,你不會真想讓我侵犯你吧!」。無奈,我只得躺在了她身邊,就這樣和他睡在了一起。好奇怪的感覺,好溫暖的手,好象媽媽一樣。我從睡夢中醒來,發現她摟著我正甜甜的睡著,那睡夢中的微笑是那麼親切,就象小時侯媽媽的笑臉。一股暖流從她的身體里穿了過來,我底下頭忘情的吻了她的額頭,一滴熱淚從我眼角邊滑落。

「啊!你是誰?這是哪裡啊?我怎麼會在這裡?你怎麼會在這裡?」。我被一陣叫聲驚醒。

廣告

「天啊!我的大,你叫什麼啊?問這麼多問題我怎麼能一下子回答你呢!我叫西元哲,這裡是我家,至於你怎麼會在我家,這需要時間來解釋,所以等我們起,一起吃早餐時我再說好不好?」於是我就在陽光明媚的大清早給她講起了事情的經過。

「啊!原來是你救的我。真是太感謝你了,你真是好人,還收留我。」

「哼。沒什麼拉!誰讓你昨晚死死抓著我不放呢!我也不能不管你啊。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嘿,我叫穗,我自己能回家,總之太謝謝你拉。今早的飯我請拉,那我走了。」

「喂,記得以後不要一個人去PUB玩了哦!」

「恩。」穗給了我一個陽光般的笑容。

自從那天開始,我便和穗時常見面。她總是能找到我,我也總是很喜歡和她在一起。阿七和順說我戀愛了。我想是吧,我的人生因為穗而有了明天。他們問我為什麼是穗,我想了很久說「因為她能給我家的感覺。」

廣告

在我和哲的交往中,我漸漸的認識了我所不熟知的世界。我知道了阿爹原闌是我想象中那樣的社長,山社是一個大黑幫,阿爹就是他們的頭目,昆叔是阿爹的左膀右臂,而哲是與阿爹勢力相橫的新幾組的二頭目。

「最近山的人頻頻出現在碼頭,好象又要運貨。」

「他嗎的,總在我們的地盤弄那東西,然後栽贓給我們,太欺負人了,嗎的,我去給他抄了。」

「阿七,你冷靜點,新兩幫現在都按兵不動,其實都在等誰先挑釁,然後順理成章滅幫,我們不能在這節骨眼上去碰釘子。」

「做事不需要那麼衝動,要用腦子好不好?阿七。」

「順,你有什麼辦嗎?」

「哼,既然我們不好插手,就讓條子來管吧。」

「你們在說什麼啊?山社不是好的社團嗎?」我問到。

「我的大,你知道什麼啊!山社是一個大黑幫,是黑社會,他們什麼壞事都干哦。販毒,拐賣,砸場子,掙地盤,他們什沒幹啊?!而且還有殺人的勾當…」

廣告

「阿七,別說了。」

「哲,你也會這樣做嗎?」我擔心的望著哲。哲沉默,那是令我恐懼的沉默。原來這世界根本就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樣,我好失望,哲似乎看出了我的失落,摟著我說:「傻瓜,我沒有那麼壞,我永遠都是守護在天使身邊的騎士,天使身邊怎麼會有惡魔呢!」

「對啊,穗你看我們有那麼壞嗎?!」阿七調皮的說。

我把臉埋在哲的胸膛里,不讓人看到我的痛苦,看到我的失望。阿爹曾經在我心中的形象破碎了,我已經不敢去認識真正的阿爹是什麼樣子的了。但我唯一確信的是那個仁愛慈祥的阿爹再也回不來了。後來,那件事是警方處理的,從阿爹強顏歡笑上可以看出他為此損失了很多,昆叔也整天忙的不見蹤影。只有泉還在身邊陪我,他就象哥哥一樣,我有什麼心事都跟他說,他知道哲的存在。我跟泉的事我只跟泉說,因為他不會出賣我。

廣告

看似平靜的湖面,其中暗流密布。阿爹查出了是哲搞壞了他的那批貨,更糟糕的是他知道了我和哲在交往。

「穗,我不喜歡他,你以後不要跟他見面了。」

「為什麼?」

「你知道他是幹什麼的嗎?!他是黑社會,是個敗類!」

「那又怎麼樣?」

「你這孩子,怎沒聽阿爹的話了!那樣的敗類和你是兩個世界的人啊!」

「那麼你呢?阿爹,你又和我是同一個世界的了嗎?」。阿爹一下子呆住了,臉馬上沉了下來,那種臉是我從沒見過的。

「你知道些什麼?穗,你是不是對我有些誤會啊?」

「誤會?阿爹你知道我有多崇拜,多愛你嗎!你在我心裡是那麼仁慈,那猛善,可你卻…,你真的好讓我失望。」我淚流滿面的看著阿爹。

只見阿爹抬起頭,那一雙眼睛震撼了我的靈魂,我從沒見過阿爹那樣兇狠的眼神,其中加著憤怒與惱火。

「不管你知道些什麼!你以後不許跟那小子來往。」就這樣我被軟了起來,我當時並不知道這竟是噩夢的開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