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夫托爾斯泰》

標籤: 暫無標籤

16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廣告

  
《列夫托爾斯泰》

1 《列夫托爾斯泰》 -《列夫·托爾斯泰》原文

  他生就一副多毛的臉龐,植被多於空地,濃密的鬍髭(zī)使人難以看清他的內心世界。長髯覆蓋了兩頰,遮住了嘴唇,遮住了皺似樹皮的黝黑臉膛,一根根迎風飄動,頗有長者風度。寬約一指的眉毛像糾纏不清的樹根,朝上倒豎。一綹綹灰白的鬈(quán)發像泡沫一樣堆在額頭上。不管從哪個角度看,你都能見到熱帶森林般茂密的鬚髮。像米開朗琪羅畫的摩西一樣,托爾斯泰給人留下的難忘形象,來源於他那天父般的猶如捲起的滔滔白浪的大鬍子。
  人們無不試圖用自己的想像除去他那蓋著面孔的頭髮,修剪瘋長的鬍鬚,以他年輕時颳去鬍鬚的肖像作為參照,希望用魔法變出一張光潔的臉。──這是引向內心世界的路標。這樣一來,我們不免開始畏縮起來。因為,無可否認的是,這個出身於名門望族的男子長相粗劣,生就一張田野村夫的臉孔。天才的靈魂自甘寓居低矮的陋屋,而天才靈魂的工作間,比起吉爾吉斯人搭建的皮帳篷來好不了多少。小屋粗製濫造,出自一個農村木匠之手,而不是由古希臘的能工巧匠建造起來的。架在小窗上方的橫樑──小眼睛上方的額頭,倒像是用刀胡亂劈成的樹柴。皮膚藏污納垢,缺少光澤,就像用枝條紮成的村舍外牆那樣粗糙,在四方臉中間,我們見到的是一隻寬寬的、兩孔朝天的獅子鼻,彷彿被人一拳頭打塌了的樣子。在亂蓬蓬的頭髮後面,怎麼也遮不住那對難看的招風耳。凹陷的臉頰中間生著兩片厚厚的嘴唇。留給人的總印象是失調、崎嶇、平庸,甚至粗鄙。
  這副勞動者的憂鬱面孔上籠罩著消沉的陰影.滯留著愚鈍和壓抑:住他臉上找不到一點奮發向上的靈氣,找不到精神光彩,找小到陀斯妥耶夫斯基眉宇之間那種像大理石穹頂一樣緩緩隆起的非凡器宇。他的面容沒有一點光彩可言。誰不承認這一點誰就沒有講真話。無疑,這張臉平淡無奇,障礙重重,沒法彌補,不是傳播智慧的廟堂,而是禁錮思想的囚牢;這張臉蒙昧陰沉,鬱鬱寡歡,醜陋可憎。從青年時代起,托爾斯泰就深深意識到自己這副嘴臉是不討人喜歡的。他說,他討厭任何對他長相所抱有的幻想。「像我這麼個生著寬鼻子、厚嘴唇、灰色小眼睛的人,難道還能找到幸福嗎?」正因為如此,他不久就任憑鬚髮長得滿臉都是,把自己的嘴唇隱藏在黑貂皮面具般的鬍鬚里,直到年紀大了以後鬍子才變成白色,因而顯出幾分慈祥可敬。直到生命的最後十年,他臉上籠罩的厚厚一層陰雲才消除了;
  直到人生的晚秋,俊秀之光才使這塊悲涼之地解凍。
  永遠流浪的天才靈魂,竟然在一個土頭土腦的俄國人身上找到了簡陋歸宿,從這個人身上看不出有任何精神的東西,缺乏詩人、幻想者和創造者的氣質。從少年到青壯年,甚至到老年,托爾斯泰一直都是長相平平,混在人群里找都找不出來。對他來說。穿這件大衣,還是那件大衣,戴這頂帽子,還是那頂帽子,都沒什麼不合適。一個人長著這麼一張在俄羅斯隨處可見的臉,既有可能在台上主持大臣會議,也有可能在酒肆同一幫酒徒鬼混;既有可能在市場上賣麵包,也有可能披著大主教的法衣,舉起十字架從跪地的教徒的頭上掠過。帶著這麼一張臉,你不管從事什麼職業,不管穿什麼服飾,也不管在俄國什麼地方,都不會有一種鶴立雞群、引人注目的可能。托爾斯泰做學生的時候,可能屬於同齡人的混合體;當軍官的時候.沒法把他從戰友裡面分辨出來;而恢復鄉間生活以後,他的樣子和往常出現在舞台上的鄉紳角色再吻合不過了。要是你看到一張他趕著馬車外出的照片,還有個白鬍子隨從與他並排坐著,你也許要動腦筋想上好一陣,才能判斷手握韁繩的是馬車夫,坐在一旁的是伯爵。再看另一張照片,是他在同一些農民交談。你假如不明真相,根本就猜不出坐在老農中間的列夫是個有地位有錢財的人,他的門第和身份大大不同於格里高、伊凡、伊利亞、彼得等在場的所有人。他的面相完全沒有特徵,完全屬於普通的俄羅斯人,因此,我們得把他稱為普通人,而且此刻會產生這麼一種感覺,即天才沒有任何特殊的長相,而是一般人的總體現。昕以說,托爾斯泰並沒有自己獨特的面相,他擁有一張俄圍普通大眾的臉,因為他與全體俄國人民同呼吸共命運。
  因此,那些第一次見到他的人,一開始都無一例外地感到失望。他們有的坐火車旅行漫長的路程,有的從圖拉駕車趕來,在客廳里正襟危坐地等待這位大師的接見。他們早就形成了對他的主觀概念,希望從他身上找見威嚴非凡的東西,希望看到一個貌似天父的美髯公,集尊貴、軒昂、偉岸、天才於一身。在即將親眼見到大活人之前,他們對自己所想像的這位文壇泰斗形象頷(hàn)首低眉,敬重有加,內心的期望擴大到誠惶誠恐的地步。門終於開了,進來的卻是一個矮小敦實的人,由於步子輕快,連鬍子都跟著抖動不停。他剛進門,差不多就一路小跑而來,然後突然收住腳步,望著一位驚呆了的來客友好地微笑。他帶著輕鬆愉快的口氣,又迅速又隨便地講著表示歡迎的話語,同時主動向客人伸出手來。來訪者一邊與他握手,一邊深感疑惑和驚訝。什麼?就這麼個侏儒!這麼個小巧玲瓏的傢伙,難道真的是列夫·尼克拉耶維奇·托爾斯泰嗎?這位客人不無尷尬地抬起眼皮直勾勾地打量著主人的臉。
  突然,客人驚奇地屏住了呼吸,只見面前的小個子那對濃似灌木叢的眉毛下面,一對灰色的眼睛射出一道黑豹似的目光,雖然每個見過托爾斯泰的人都談過這種犀利目光,但再好的圖片都沒法加以反映。這道目光就像一把成鋥亮的鋼刀刺了過來,又穩又准,擊中要害。令你無法動彈,無法躲避。彷彿被催眠術控制住了,你只好乖乖地忍受這種目光的探尋,任何俺飾郜抵擋不住。它像槍彈穿透了偽裝的甲胄,它像金剛刀切開了玻璃。在這種人木三分的審視之下,誰都沒法遮遮掩掩。──對此,屠格涅夫和高爾基等上百個人都作過無可置疑的描述。
  這種穿透心靈的審視儀僅持續了一秒鐘,接著便刀劍人鞘,代之以柔和的目光與和藹的笑容。雖然嘴角緊閉,沒有變化,但那對眼睛卻能滿含粲然笑意,猶如神奇的星光。而在優美動人的音樂影響下,它們可以像村婦那樣熱淚漣漣。精神上感到滿足自在時,它們可以閃閃發光,轉眼又因憂鬱而黯然失色,罩上陰雲,頓生凄涼,顯得麻木不仁神秘莫測。它們可以變得冷酷銳利,可以像手術刀、像 x射線那樣揭開隱藏的秘密,不一會兒意趣盎然地湧出好奇的神色。這是出現人類面部最富感情的一對眼睛。可以抒發各種各樣的感情。高爾基對它們恰如其分的描述,說出了我們的心裡話:「托爾斯泰這對眼睛里有一百隻眼珠。」
  虧得有這麼一對眼睛,托爾斯泰的臉上於是透出一股才氣來。此人所具有的天賦統統集巾在他的眼睛里,就像俊美的陀斯妥耶夫斯基的豐富思想都集中在他的眉峰之間一樣。托爾斯泰面部的其他部件鬍子、眉毛、頭髮,都不過是用以包裝、保護這對閃光的珠寶的甲殼而已,這對珠寶有魔力,有磁性,可以把人世間的物質吸進去,然後向我們這個時代放射出精確無誤的頻波。再小的事物,藉助這對眼睛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像一隻獵鷹從高空朝一隻膽怯的耗子俯衝下來,這對眼睛不會放過做不足道的細節,同樣也能全面揭示廣袤無垠的宇宙。它們可以照耀在精神世界的最高處,同樣也可以成功地把探照燈光射進最陰暗的靈魂深處。這一對爍爍發光的晶體具有足夠的熱量和純度,能夠忘我地注視上帝;有足夠的勇氣注視摧毀一切的虛無,這種虛無猶如蛇發女怪那樣,看到她的人就會變成石頭。住這對眼睛看來,沒有辦不到的事情,除非讓它們陷入無所事事的白日夢中,在優雅而快活的夢境里默默無聲地享樂。眼皮剛一睜開,這對眼睛就必然毫不含糊,清醒而又無情地追尋起獵物來。它們容不得幻影,要把每一片虛假的偽裝扯掉,把淺薄的信條撕爛。每件事物都逃不過這一對眼睛,都要露出赤裸裸的真相來。當這一副寒光四射的匕首轉而對準它們的主人時是十分可怕的,因為鋒刃無情,直戳要害,正好刺中了他的心窩。
  具有這種犀利眼光,能夠看清真相的人,可以任意支配整個世界及其知識財富。作為一個始終具有善於觀察並能看透事物本質的眼光的人,他肯定缺少一樣東西,那就是屬於自己的那一份幸福。

2 《列夫托爾斯泰》 -作者簡介

廣告

  斯蒂芬·茨威格(Stefan Zweig,1881.12.28~1942年),奧地利著名作家、小說家、傳記作家。擅長寫小說、人物傳記,也寫詩歌戲劇、散文特寫和翻譯作品。以描摹人性化的內心衝動,比如驕傲、虛榮、妒忌、仇恨等樸素情感著稱,煽情功力十足。
  作品有《月光小巷》《看不見的珍藏》《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象棋的故事》《偉大的悲劇》《羅曼羅蘭》等。他的小說多寫人的下意識活動和人在激情驅使下的命運遭際。他的作品以人物的性格塑造及心理刻畫見長,他比較喜歡某種戲劇性的情節。但他不是企圖以情節的曲折、離奇去吸引讀者,而是在生活的平淡中烘托出使人流連忘返的人和事。

3 《列夫托爾斯泰》 -賞析

《列夫托爾斯泰》

  《列夫·托爾斯泰》是奧地利著名作家茨威格傳記作品《三作家》中可以獨立成篇的一節。作者用他力透紙背而又妙趣橫生的筆為我們描繪了一幅大文豪托爾斯泰的「肖像畫」,揭示出托爾斯泰深邃而卓越的精神世界。文章前半部分著力刻畫托爾斯泰的外貌特徵,突出了兩個方面的特點,一是托爾斯泰外貌的平庸甚至醜陋,二是他和普通人一樣,混在人堆里分辨不出來。寫他長相平庸既是對他外貌作真實的刻畫,也是為了說明他是俄國人民大眾的普通一員,與全體俄國人民同呼吸共命運。聯繫全文看,我們仍能感到這位大文豪的不凡之處:寫他平庸甚至醜陋的外表,正是用來反襯他靈魂的高貴,反襯他的眼睛精美絕倫——作者已一語道破,「托爾斯泰面部的其他部件——鬍子、眉毛、頭髮,都不過是用以包裝、保護這對閃耀的珠寶的甲殼而已」。全文既對托爾斯泰的「形」「神」作了獨到細緻的刻畫,同時也在字裡行間滲透著作者對托爾斯泰的崇敬讚美之情。這樣,前半部分的描寫非但沒有損害托爾斯泰在讀者心目中的形象,反而收到相輔相成的藝術效果,相互襯托,使托爾斯泰的外貌包括眼睛給人留下強烈的印象。本文是用文字給人畫肖像畫,運筆在方寸之間,卻洋洋洒洒,數千百言。在不算短小的篇幅里,作者又並非面面俱到,而是突出重點,大肆鋪排,有時,某一局部,數十句、數百言精雕細刻,給讀者留下深刻強烈的印象。再有比喻、誇張的大量運用,把我們帶進無窮想象的空間,讓我們盡情玩味其情趣,揣摩其含義。比喻不是追求形似,而是追求神肖;誇張更加突顯托翁的形貌特徵。人物形象更加鮮明,特徵突出,而且喻意深刻,韻味無窮。
  精妙的修辭方法
  在本篇文章中,作者運用了大量的比喻、排比等修辭方法來刻畫人物外貌、氣質以及性格。其中有很多語句都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例如,在刻畫托爾斯泰的外貌時,將鬚髮比喻成「熱帶森林」:額頭比喻成「用刀胡亂劈成的樹柴」;皮膚比喻成「用枝條紮成的村舍外牆」,再加上「獅子鼻」和「招風耳」,把托爾斯謄大眾化、平易近人的「田野村夫的臉孔」描繪得細膩傳神,惟妙惟肖。同時,作者還運用了誇張的修辭方法,雖然言過其實,卻分寸得當,不做作。例如對托爾斯泰目光的描寫,形容它「像槍彈穿透了偽裝的甲胄,它像金鋼刀切開了玻璃。」這種擴大、誇張的描寫,把托爾斯泰目光的敏銳、犀利表現得極為生動形象。
  純熟的寫作技巧
  在本文中,作者除了運用正面描寫的手法,還運用了很多側面描寫。例如對托爾斯泰身材描寫時,通過來訪者的疑惑與驚訝,間接寫出托爾斯泰的「小巧玲瓏」,不僅形象,而且給讀者一個全新的視角來看托爾斯泰。另外,作者還通過對列夫托爾斯泰平庸甚至粗陋的外貌描繪與其所取得的成就兩相對比,更突顯了列夫托爾斯泰平易近人,沒有架子的性格特徵,從通篇文章
  來看,茨威格不僅對詞語的運用精準,恰到好處,對於各種寫作技巧也掌握得爐火純青,字裡行間都能夠顯現出奪人的語言魅力。

4 《列夫托爾斯泰》 -文章的結構分析

廣告

  本文是一幅列夫·托爾斯泰的「肖像畫」,作者不僅為我們展現了托爾斯泰獨特的外貌特徵,更為我們揭示了托爾斯泰深邃的精神世界。全文在結構上由兩個部分組成。
  第一部分(第1-5段),刻畫托爾斯泰的外貌特徵。
  第1段,主要寫托爾斯泰的鬚髮的特點。
  第2段,主要描寫托爾斯泰的面部輪廓、結構。
  第3段,進一步刻畫托爾斯泰的面部特徵,重點描寫其面容表情。
  第4段,寫托爾斯泰長相平平,是俄國普通大眾的一員。
  第5段,主要寫托爾斯泰的外貌會令拜訪者感到失望。
  第二部分(第6-9段),描寫托爾斯泰那非同尋常的眼睛。
  第6段,寫托爾斯泰犀利的目光。
  第7段,寫托爾斯泰的眼睛蘊藏著豐富的感情。
  第8段,寫托爾斯泰眼睛的威力。
  第9段,讚美托爾斯泰犀利的眼光,同時揭示他人生的不幸。
  作者對托爾斯泰外貌的描寫,運用了誇張的修辭手法。誇張是在描寫人或事物時,故意言過其實,盡量作擴大或縮小的描述。例如作者對托爾斯泰的目光的描寫,形容它「像槍彈穿透了偽裝的甲胄,它像金剛刀切開了玻璃」這種擴大、誇張的描寫,把托爾斯泰目光的敏銳、犀利表現得極為生動形象,而且能引起讀者豐富的想像和聯想。試從課文再找出運用誇張手法描寫托爾斯泰的眉毛、鬚髮、皮膚、鼻子的句子,並仔細體會它們的表達效果。
  精析:
  設置本題意在結合課文掌握誇張的修辭手法,並學習運用。
  答案:
  描寫眉毛:寬約一指的眉毛像糾纏不清的樹根,朝上倒豎。
  描寫鬚髮:一綹綹灰白的鬈髮像泡沫一樣堆在額頭上。不管從哪個角度看,你都能見到熱帶森林般茂密的鬚髮。他那天父般的猶如捲起的滔滔白浪的大鬍子。
  描寫皮膚:皮膚藏污納垢,缺少光澤,就像用枝條紮成的村舍外牆那樣粗糙。
  描寫鼻子:一隻寬寬的、兩孔朝天的獅子鼻,彷彿被人一拳頭打塌了的樣子。
  這些誇張性的描寫,不僅使托爾斯泰的外貌特徵給人留下鮮明深刻的印象,而且讓人產生無盡的聯想。
  整體把握
  本文是一幅列夫·托爾斯泰的「肖像畫」,作者不僅為我們展現了托爾斯泰獨特的外貌特徵,更為我們揭示了托爾斯泰深邃的精神世界。全文在結構上由兩個部分組成。
  第一部分(第1~5段),刻畫托爾斯泰的外貌特徵。
  第1段,主要寫托爾斯泰的鬚髮的特點。「他生就一副多毛的臉龐,植被多於空地,濃密的鬍髭使人難以看清他的內心世界。」文章沒有背景的渲染,像是素描直接進入肖像描畫,這一句勾畫了托爾斯泰的面部輪廓,突出了他的總體特徵——多毛,濃密的鬍鬚。下文就這兩個特徵展開描述:長髯覆蓋了兩頰,遮住了臉膛;眉毛寬約一指,朝上倒豎;灰白的鬈髮像泡沫一樣堆在額頭上。分別描述之後,又用一句作結:「不管從哪個角度看,你都能見到熱帶森林般茂密的鬚髮。」總結之後再一次突現特點:托爾斯泰的大鬍子「猶如捲起的滔滔白浪」。這一段抓住托爾斯泰面部多毛、鬚髮濃密的特徵反覆描寫,但不給人以嗦重複之感,反而一下子就讓讀者對托翁的面部特徵產生深刻的不同尋常的印象。這就是作者用濃墨重彩的描繪所產生的藝術效果,而濃墨重彩的描繪,又來自於誇張和比喻手法的大肆鋪排:臉龐多毛,用「植被多於空地」喻之;黝黑臉膛「皺似樹皮」;寬約一指的眉毛,「像糾纏不清的樹根」;灰白的鬈髮,像堆在額頭上的泡沫;鬚髮覆蓋,像熱帶森林般茂密;大鬍子猶如捲起的滔滔白浪。這些句子中不僅有比喻,而且比喻中有誇張,比喻和誇張聯袂運用,不僅使「畫面」氣韻生動,而且使人產生美的遐想。
  第2段,主要描寫托爾斯泰的面部輪廓、結構。作者先用「人們無不試圖用自己的想像去除蓋著面孔的頭髮,修剪瘋長的鬍鬚,並且憑藉托爾斯泰年輕時颳去鬍鬚的肖像作為參照,希望用魔法變出一張光潔的臉」盪開一筆,彷彿要撩起托翁的鬍鬚讓讀者進一步逼視他的面部「造型」。這一段作者同前一段一樣,仍是用了大量的比喻來刻畫托翁的面部特徵:整個面部,就像出自農村木匠之手的粗製濫造的小屋;小眼睛上方的額頭,就像是用刀胡亂劈成的樹柴;皮膚,就像用枝條紮成的村舍外牆那樣粗糙,等等。總之,托翁的面部「留給人的總印象是失調、崎嶇、平庸,甚至粗鄙」。
  第3段,進一步刻畫托爾斯泰的面部特徵,重點描寫其面容表情。作者寫道:「這副勞動者的憂鬱面孔上籠罩著消沉陰影,滯留著愚鈍壓抑。」「他的面容沒有一點光彩可言。」「不是傳播智慧的廟堂,而是禁錮思想的囚牢。」作者抓住托翁的面部特徵,細緻刻畫,毫無避諱,展示出托翁外貌醜陋的一面。
  第4段,寫托爾斯泰長相平平,是俄國普通大眾的一員。作者從各個方面多種角度寫托爾斯泰相貌的普通平常。從穿戴方面看,「對他來說,穿這件大衣,還是那件大衣,戴這頂帽子,還是那頂帽子,都沒什麼不合適。」從職業方面看,既可能在台上主持大臣會議,也可能同一幫酒徒鬼混;既可能是麵包商,也可能是大主教。事實上,托爾斯泰在真實的生活中與普通人也沒有區別,作者進一步寫道:做學生的時候,屬於同齡人的混合體;當軍官的時候,與他的戰友沒有什麼兩樣;在鄉間生活,也雷同於鄉紳角色;坐在馬車上,誰是馬車夫,會叫人猜錯;與農民交談,就儼然是位農民。作者從多種角度展示托爾斯泰普通的一面,意在表明托爾斯泰屬於俄羅斯普通大眾,「他與全體俄國人民同呼吸共命運」。揭示這一點,也就是揭示出托爾斯泰的人生追求和心路歷程(詳見參考資料)。
  第5段,主要寫托爾斯泰的外貌會令拜訪者感到失望。作者生動描述拜訪者心目中的托爾斯泰與親眼見的托爾斯泰的巨大反差,同時作者通過拜見情景的描寫,又一次讓我們全方位地了解托爾斯泰的身材特點、言行特徵以及待客的方式,因而對托爾斯泰的形象的認識又加深了一層。這一段同時又是過渡段,自然過渡到對托爾斯泰眼睛的描寫上來。
  第二部分(第6~9段),描寫托爾斯泰那非同尋常的眼睛。
  第6段,寫托爾斯泰犀利的目光。這一段作者又一次運用神奇的誇張和連珠的妙喻,寫出托爾斯泰眼睛深刻、準確的洞察力。「那對濃似灌木叢的眉毛下面,一對灰色的眼睛射出一道黑豹似的目光」,「這道目光就像一把鋥亮的鋼刀刺了過來,又穩又准,擊中要害。」「它像槍彈穿透了偽裝的甲胄,它像金剛刀切開了一塊玻璃。」
  第7段,寫托爾斯泰的眼睛蘊藏著豐富的感情。常言道,眼睛是心靈的窗戶,托爾斯泰的豐富的內心世界,通過眼睛而充分表達出來。「心情的變化引起了眼神的變化。」「雖然嘴角緊閉,沒有變化,但那對眼睛卻能滿含燦然笑意。」在這一段里,作者不僅運用了大量的比喻,有時比喻中有誇張,而且連續運用兩組排比句式描寫托爾斯泰的「在人類面部最富感情的一對眼睛,可以抒發各種各樣的感情」:「憤怒使之冷峻,不悅使之結冰,友善使之和緩,激情使之熾烈如火。」「在優美動人的音樂影響下,它們可以像村婦那樣熱淚漣漣。精神上感到滿足自在時,它們可以閃閃發光」,「它們可以變得冷酷銳利,可以像手術刀、像X射線那樣揭開隱藏的秘密」。最後引用高爾基的話作結,乾脆有力,含蓄雋永,耐人尋味,很好地表現了托爾斯泰眼睛的觀察力、敏銳性和豐富性。
  第8段,寫托爾斯泰眼睛的威力。「虧得有這麼一對眼睛,托爾斯泰的臉上於是透出一股才氣來。……托爾斯泰面部的其他部件——鬍子、眉毛、頭髮,都不過是用以包裝、保護這對閃光的珠寶的甲殼而已」,至此,我們對托爾斯泰粗鄙的外貌才豁然釋懷,原來是用粗鄙的外表來保護精美的珠寶——這便是欲揚先抑手法的藝術效果。作者進而寫道:「這對珠寶有魔力,有磁性,可以把人世間的物質吸進去,然後向我們這個時代放射出精確無誤的頻波……」這裡作者對托爾斯泰的眼睛的描寫,已不再限於肖像描寫了,而是含蓄地揭示了托爾斯泰作為偉大的現實主義藝術家,對他所處的時代作出準確、深入、全面的描繪,成為時代的代言人。「再小的事物,藉助這副透鏡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像一隻獵鷹從高空朝一隻膽怯的耗子俯衝下來,這對眼睛連最最微不足道的細節都不放過。……當這一副寒光四射的匕首轉而對準它的主人時是十分可怕的,因為鋒刃無情,直戳要害,正好刺中了他的心窩。」這一段都是通過寫眼睛來寫托爾斯泰觀察社會、人生、時代的廣闊和深細,以及批判的深度和廣度。
  托爾斯泰是一位文學巨匠,創作了世界文學中第一流的作品。他在俄國文壇馳騁了近六十年,創作了大量文學作品,題材廣泛,體裁多樣。身後編成的全集多達90卷。在這浩如煙海的文學創作中,有三部長篇小說《戰爭與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復活》代表了他的藝術高峰,也是他實踐「最清醒的現實主義」的標誌。當我們閱讀了他的有關作品,我們也就理解了課文作者為什麼會對托爾斯泰的眼睛作出如此的評價。
  第9段,讚美托爾斯泰犀利的眼光,同時揭示他人生的不幸。
  19世紀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托爾斯泰完成了世界觀的轉變。70年代末,俄國社會的階級鬥爭日趨劇烈。1861年改革以後的農民,本來就遭到了一連串的掠奪,瀕於破產,現在又遇上了連年歉收,成千上萬地死於饑饉和瘟疫。天災人禍迫使農民不得不奮起抗爭,再一次形成革命形勢,引起了托爾斯泰的關注。於是他加緊社會活動,遍訪教堂、修道院,和主教、神甫談話;出席法庭陪審;參觀監獄和新兵收容所;調查貧民區等等。這一切加深了他對專制制度和剝削階級罪惡的認識,促進他的世界觀劇變,並給予他的創作以深刻的影響。他曾在《懺悔錄》里自述道:「1881年這個時期,對我來說,乃是從內心上改變我的整個人生觀的一段最為緊張熾熱的時期」,「我棄絕了那個階級的生活」。他在《懺悔錄》(1879~1880)《我的信仰是什麼?》(1882~1884)《那麼我們應該怎麼辦?》(1886)等論文中都闡明了自己的轉變以及轉變后的觀點。列寧指出這個轉變的特點:「就出身和所受的教育來說,托爾斯泰是屬於俄國上層地主貴族的,但是他拋棄了這個階層的一切傳統觀點,轉到宗法制農民的觀點上來了。」列寧又說,托爾斯泰轉變后的觀點存在著顯著的矛盾,一方面對貴族資產階級社會的虛偽、資本主義的剝削、政府機關的暴虐和官辦教會的偽善都進行揭露和抨擊,另一方面又宣揚「道德上的自我修養」、「不以暴力抗惡」、基督教的寬恕和博愛等一套托爾斯泰主義的說教。這些矛盾正反映了俄國宗法制農民的反抗情緒和軟弱性。因此,可以說:「作為一個發明救世新術的先知,托爾斯泰是可笑的作為俄國千百萬農民在俄國資產階級革命快到來時候的思想和情緒的表現者,托爾斯泰是偉大的。托爾斯泰富於獨創性,因為他的全部觀點,總的說來,恰恰表現了中國革命是農民資產階級革命的特點。從這個角度來看,托爾斯泰觀點中的矛盾,的確是一面反映農民在俄國革命中的歷史活動所處的各種矛盾狀況的鏡子。」(列寧:《列夫托爾斯泰是俄國革命的鏡子》,《列寧選集》第2卷,第369頁)
  托爾斯泰到晚年一直致力於「平民化」:持齋吃素,從事體力勞動,耕地,挑水澆菜,製鞋;並希望放棄私有財產和貴族特權,因而和他的夫人意見衝突,家庭關係變得緊張起來。後來他終於秘密離家出走,途中感冒,於1910年11月20日(俄歷11月7日)病逝在阿斯塔波沃火車站。遵照他的遺囑,遺體安葬在亞斯納亞波利亞納的森林中。墳上沒有豎立墓碑和十字架,茨威格稱之為這是「世間最美麗的墳墓」。

5 《列夫托爾斯泰》 -問題研究

6 《列夫托爾斯泰》 -有關資料

7 《列夫托爾斯泰》 -列夫·托爾斯泰作品

  自傳性三部曲《童年》、《少年》、《青年》
  短篇小說《塞瓦斯托波爾故事集》
  中篇小說《哥薩克》
  中篇小說《一個地主的早晨》
  中篇小說《波利庫什卡》
  長篇歷史小說《戰爭與和平》
  長篇小說《安娜.卡列尼娜》 《懺悔錄》 《復活》 
  「人民戲劇」:《黑暗的勢力》、《教育的果實》、《活屍》等
  中篇小說:《伊凡.伊里奇之死》、《克萊采奏鳴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