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至》

標籤: 暫無標籤

21

更新時間: 2013-08-29

廣告

「至近至遠東西」,寫的是一個淺顯而至真的道理。東、西是兩個相對的方位,地球上除南北極,任何地點都具有這兩個方向。兩個物體如果不是南北走向就必然有東西區別。所以「東西」說近就近,可以間隔為零,「至近」之謂也。如果東西向的兩個物體方向相反,甚至無窮遠,仍不外乎一東一西,可見「東西」說遠也遠,乃至「至遠」。這「至近至遠」統一於「東西」,是常識,卻具有深刻的辯證法。從肉體和利益關係看,夫妻是世界上相互距離最近的,因此是「關係」,但另一方面,不相愛的夫妻的心理距離又是最難以彌合的,因此為「至疏」。如果說詩的前兩句妙在饒有哲理和興義,則末句之妙,專在針砭世情,極為冷峻。

《八至》 -作品信息
【名稱】《八至》
【年代】盛唐
【作者】李冶
【體裁】六言古詩
《八至》 -作品原文

   八 至
  至近至遠東西,至深至淺清溪。
  至高至明日月,至親至疏夫妻。
《八至》 -作品鑒賞

  「至近至遠東西」,寫的是一個淺顯而至真的道理。東、西是兩個相對的方位,地球上除南北極,任何地點都具有這兩個方向。兩個物體如果不是南北走向就必然有東西區別。所以「東西」說近就近,可以間隔為零,「至近」之謂也。如果東西向的兩個物體方向相反,甚至無窮遠,仍不外乎一東一西,可見「東西」說遠也遠,乃至「至遠」。這「至近至遠」統一於「東西」,是常識,卻具有深刻的辯證法。
  「至深至淺清溪」,清溪不比江河湖海,「淺」是實情,是其所以為溪的特徵之一。同時,水流緩慢近於清池的溪流,可以倒映雲鳥、涵泳星月,形成上下天光,令人莫測淺深,因此也可以說是深的。如果說前一句講的是事物的遠近相對性道理,這一句所說的就是現象與本質的矛盾統一,屬於辯證法的不同範疇。同時這一句在道理上更容易使人聯想到世態人情。總此兩句對全詩結穴的末句都具有興的意味。
  「至高至明日月」,日月高不可測;遙不可及,這個道理很淺顯,詩人作此句,應當是意在引出下句。前三句雖屬三個範疇,而它們偏於物理的辯證法,唯有末句專指人情言之,是全詩結穴所在——「至親至疏夫妻」。
  從肉體和利益關係看,夫妻是世界上相互距離最近的,因此是「關係」,但另一方面,不相愛的夫妻的心理距離又是最難以彌合的,因此為「至疏」。如果說詩的前兩句妙在饒有哲理和興義,則末句之妙,專在針砭世情,極為冷峻。
《八至》 -作者簡介
李冶 (?-784)唐代女詩人、道士。字季蘭,烏程(今浙江吳興)人。與陸羽、劉長卿、皎然等交往。曾被召入宮中。后因上詩叛將朱泚,為德宗所撲殺。詩今存十餘首,多贈人及遣懷之作,後人曾輯錄她與薛濤的詩為《薛濤李冶詩集》二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