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下的雪》

標籤: 暫無標籤

20

更新時間: 2013-07-31

廣告

電視劇《八月下的雪》由秋尚美、趙東赫、朴探熙、李妍珠、柳泰俊、崔俊勇主演,講述了一個33歲離婚女人和27歲未婚父親之間的愛情,兩人通過一個小孩互相撫平彼此傷痕,是一部感人的家庭情感故事。 本劇試圖通過一個普通女子的經歷來描繪遭遇極端狀況的愛情,揭示愛的真諦,帶給人們感動。劇中的幾位主人公糾葛於過去與現實的感情及觀念的對立中,使得全劇戲劇元素充足,可看性強。而對尋常百姓生活的真實描繪則讓人在不知不覺間產生共鳴。

廣告

1 《八月下的雪》 -主要演員

《八月下的雪》劇照
 秋尚美--飾吳盼淑
趙東赫--飾韓東宇
朴探喜--飾姜美秀
柳泰俊--飾吳宗赫

2 《八月下的雪》 -內容梗概

不幸的事情接二連三地落到平凡的家庭主婦盼淑頭上:丈夫背叛、交通肇事逃逸事故奪去了她唯一的年幼的兒子的性命。坎坷的經歷使她

《八月下的雪》《八月下的雪》
對生活絕望,這時,一個比她小6歲的男人東宇偶然間闖入她的生活。東宇是一位未婚爸爸,為人熱情,外形帥氣,是一家健身俱樂部里很受歡迎的健身教練。盼淑和東宇二人陷入了火一般熱烈的愛情中。然而,愛情的背後似乎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二人被逼到了愛的懸崖邊……但是盼淑作為女人的自信被愛喚醒,她開始勇敢地面對生活。他們間的愛情果真不可原諒嗎?
本劇試圖通過一個普通女子的經歷來描繪遭遇極端狀況的愛情,揭示愛的真諦,帶給人們感動。劇中的幾位主人公糾葛於過去與現實的感情及觀念的對立中,使得全劇戲劇元素充足,可看性強。而對尋常百姓生活的真實描繪則讓人在不知不覺間產生共鳴。曾在《愛情與慾望》中出色地塑造了土氣又搞笑形象的實力派明星秋尚美本劇中素麵出鏡,飾演遭遇喪子之痛的離婚女人盼淑,她細膩的表演、於細微處流露出的母愛深深地感染著無數的觀眾。與秋尚美搭檔的是時裝模特出身的趙東赫,其明快帥氣的形象則令人為之眼前一亮。明知是刀山火海卻無力逃避的愛情到底有多令人震撼呢?讓我們在電視機前跟隨主人公們一起來體驗吧\

廣告

3 《八月下的雪》 -主要人物介紹

吳盼淑(秋尚美飾),33歲。
苦難隱藏了她的美麗,傲氣掩蓋著她柔弱的身體和心靈,儘管對這個世界充滿了戒備之心,儘管心力交悴,她看到露宿者時也還是要留下點錢才會離開,她的生活因此更加艱辛。
父母早亡,作為家中長女,盼淑年紀輕輕就負起了撫養弟妹的責任。弟弟當上了檢察官,妹妹是位白領麗人,她全部心思都在弟弟和妹妹身上,不注意提高自己也很少拾掇自己,嫁人之後也只是稀里糊塗地度日。
她兒時的照片曾被掛在照相館的櫥窗里,人們都誇她漂亮。後來她從女高退學,終日為生活奔忙,苦難漸漸地刻上了她的面龐。小時候父親的風流使媽媽含恨辭世,她暗下決心死也不嫁給風流的男人,但是沒想到嫁了一個全韓國最風流的傢伙,因此她還失去了她心愛的歡蹦亂跳的兒子。


《八月下的雪》《八月下的雪》
韓東宇(趙東赫飾),27歲,未婚爸爸,健身教練。
未婚爸爸東宇是一個6歲小男孩的父親,泛白的牛仔褲彷彿他的商標,帥氣的外形、相得益彰的派頭,使得他在健身俱樂部中人氣十足。
沒有人把他當作孩子父親,他會和兒子玩在一處,不分父子。對和自己無關的人,他毫不吝嗇價值千金的笑容,但對於感覺心靈可以依賴的人,卻是倔強無比。
東宇喜歡獨來獨往,對外界有強烈的戒心,他信任的人只有他的兒子。平時他兼職擔任健康講師,清晨還在家附近做洗車等工作,以此和兒子相依為命。東宇所擁有的只是經過鍛煉的強健的體魄,為了兒子,他可以豁出命嫌錢。

姜美秀(朴探喜飾),25歲,東宇昔日的同居女友,首爾檢察院檢察長的獨生女。
美秀是東宇兒子的生母,東宇的第一個女人。是一位學習金屬工藝專業的堅強勇敢的多血質女孩,她的性格與盼淑正好相反,討厭生活在過去的陰霾中,自己做過的事絕不後悔。
美秀常常自以為是,無論過去還是現在,她想擁有的東西3秒鐘之內就要得到,別人說什麼她全充耳不聞。美秀生活得很瀟洒,走自己的路,不在乎別人怎麼樣,也不會讓任何事情糾纏自己兩次以上。

吳宗赫(柳泰俊飾),29歲,盼淑的弟弟,首爾檢察院強力部檢察官。對盼淑來說,宗赫是值得她驕傲和依賴的弟弟。宗赫心地善良,天資聰穎,只要坐到書桌旁,天塌下來也渾然不覺,憑著這種勁頭宗赫當上了檢察官。宗赫還是美秀相中的結婚對象。

姐姐替代了媽媽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宗赫把對姐姐的感激銘記在心中。雖然他才剛剛工作,還一無所有,但他下決心要有所成就,要讓姐姐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姐姐的話和決定對他來說即是上天的旨意。

廣告

4 《八月下的雪》 -分集介紹

第1集
急著去幼兒園觀看兒子多彬表演的盼淑焦急地等待著虹華的到來,虹華說要和她談談盼淑丈夫汪北的事。趾高氣揚的虹華來了,帶著一堆她和汪北卿卿我我的照片,盼淑被氣得手腳哆嗦,她告訴虹華別指望她會離婚,而且還要告發他們通姦罪。
幼兒園裡上台表演的多彬在觀眾席中找不到媽媽,暈倒在舞台上。隨後趕到的盼淑心疼地抱起多彬,在到幼兒園送蔬菜的東宇的幫助下把多彬送到了醫院。
多彬生日那天汪北卻在和虹華慶祝他們相識兩周年,倒是偶然碰見的東宇為多彬買了小烏龜做禮物。盼淑過得一點都不幸福,正在為汪北外遇的事

《八月下的雪》《八月下的雪》
愁眉不展時,婆婆又來數落她找她要零花錢。汪北回家才得知是兒子的生日,心懷愧疚地帶母親及母子二人去西餐廳用餐,卻看到虹華和別的男人在一起。
東宇回到家裡發現同居女友美秀不堪汪北的高利貸收債騷擾已經離開,東宇急忙帶上幼小的兒子去找美秀。而這時盼淑接到妹妹讓她去賓館捉姦的電話,茫然地跑出了門……
第2集
急急忙忙要搭計程車的盼淑猛然看見東宇的卡車朝自己駛來,嚇得緊緊得閉上了眼睛。盼淑趕到賓館發現只有汪北,連忙追問虹華去向,汪北沒料到盼淑會突然出現,想哄她離開,盼淑情緒激動地斥責汪北怎麼可以對自己和兒子那麼無情,卻對虹華有情有意。
多彬找不到媽媽,從家裡走到到路邊的樹下等她。東宇急著找美秀,手忙腳亂中錯掛了倒車檔,他連忙向後視鏡看去,沒有發現什麼異常。虹華停好車后又回到了賓館。
盼淑從賓館回來發現多彬倒在路邊的樹下,嚇得趕緊抱起多彬向醫院跑去。醫院裡盼淑的淚水嘩嘩直流,她求醫生一定要救救孩子。
之後一天,精神恍惚的盼淑走在漢江的河床上,腦海里浮現和多彬在一起的一幕幕,慢慢地走進江中,這時,東宇發現了她……
第3集
4年過去仍沒有查出撞死多彬的肇事者。盼淑終日生活在對多彬思念的淚水中。多彬忌日那天,汪北找到盼淑,帶盼淑去吃飯,還破天荒地為她買了頭飾,向盼淑道歉。盼淑以警惕的目光看著汪北,果然汪北提出離婚,盼淑出離憤怒,伸手給了汪北一記響亮的耳光。
盼淑的弟弟宗赫畢業后成為一名檢查官。這天他前往一家夜總會搜查,惡毒的嫌犯劫持了在那裡跳舞的美秀當人質,宗赫沉著地與嫌犯周旋,在美秀去咬嫌犯的一剎那,打倒嫌犯救出美秀。
東宇現在是一家健身俱樂部的教練,一個人拉扯兒子但過得很開心。盼淑開始自已謀生,在東宇所在的健身俱樂部找了份清潔工的工作。第一天上班,東宇主動過來和盼淑打招呼,盼淑只是冷冷地提出彼此當做不認識……
第4集
天黑還沒做完清掃工作的盼淑推開男子更衣室的門,正撞上赤裸著上身的東宇,盼淑慌裡慌張撞倒了旁邊的箱子,和東宇一起摔倒在地上。東宇換好衣服,二人乘電梯下樓,正互相抱怨時電梯突然斷電,二人被困裡面。第二天,電梯打開時,人們發現了坐著睡著的盼淑和枕著盼淑腿睡著的東宇。

宗赫經人介紹去相親,沒想到對方是美秀。宗赫對美秀解釋還沒有考慮結婚,美秀倒是對宗赫很有好感。

盼淑想起多彬,一個人在江邊喝得大醉,回家時正好遇到了東宇,東宇打電話給宗赫得知盼淑住在隔壁,把她送

《八月下的雪》《八月下的雪》
了家。宗赫聽東宇說姐姐在做清潔工,拜託東宇關照姐姐。第二天早晨盼淑醒來,在門口發現了一鍋熱騰騰的湯,是東宇為她燉的。

  常去俱樂部健身的虹華不願看到盼淑在那裡工作。她把錢包扔進了垃圾箱,卻謊稱丟了,嫁禍盼淑。東宇看穿了虹華的把戲,及時為盼淑解圍。

  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把盼淑和東宇困在了同一房間里……

第5集

  早晨,盼淑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枕著東宇的腿,大吃一驚,慌忙把眼睛閉上,東宇嘲笑盼淑醒了還要裝睡,還說盼淑的口水弄濕了自己的褲子,盼淑信以為真,幾乎是倉皇而逃。

  回到健身俱樂部,盼淑聽虹華說當天是她和汪北的結婚紀念日,怔了一下。當汪北拿著花出現時,盼淑瞬間怒火中燒,她衝過去質問汪北是否記得今天是兒子的生日。東宇方明白汪北與盼淑間的關係。

  那天夜晚雷雨交加,盼淑睡不著聽到了孩子的哭聲,原來是寶藍因為爸爸不在家被嚇哭了。盼淑把寶藍帶回自己家哄他睡著。東宇回來不見了兒子四處尋找,也敲不開盼淑家的門,絕望的時候看到盼淑抱著寶藍出來,東宇朝盼淑大發雷霆……第二天又去道歉。
宗赫正在出神時,聽到了上司對他在相親時離開的責備。
第6集
清晨,東宇向盼淑道歉,並拉過她抱住,車裡的虹華默默地注視著。一會兒后,盼淑回家,卻發現汪北正和幾個男子往外搬東西,盼淑氣憤地警告汪北自己決不會退縮。在東宇的幫助下,盼淑把東西又一一搬了回去。

  東宇和盼淑去清溪川玩,盼淑的襪子濕了,東宇把自己的襪子脫下來讓盼淑穿上,盼淑覺得很丟臉,但沒辦法還是順從地讓東宇給她穿上了襪子,他們玩得很開心。盼淑看到多彬喜歡的巧克力蛋糕,東宇立即把它買了下來送給盼淑做禮物。

  回到家之後,東宇和寶藍一起為盼淑過生日……

  第7集

  要去鄰居家的盼淑發現虹華在電梯里和一個男人接吻,頓時怔住。看不慣虹華的行為,盼淑轉身走開,這時,汪北

《八月下的雪》《八月下的雪》
突然冒出來抓住了她手腕,盼淑被嚇了一跳。她鎮靜下來冷冷地問汪北:喜歡虹華哪裡?和東宇激吻過後,虹華回到家心仍怦怦地在跳。

  東宇在路邊小攤上喝醉,與一對男女打了起來,幸虧有宗赫的幫忙很快離開警察局。東宇回到家后發現盼淑暈倒,背起她向醫院飛奔而去。盼淑醒來,掏出錢就要離開,東宇勸她要像其他女人一樣生活,盼淑反問東宇可否與和她戀愛,東宇不知所措……

  宗赫與美秀儼然已是情侶。美秀要搭計程車時與小混混發生爭執,這時宗赫走過來,順利地降服了小混混,又為美秀攔了車,付了車費,美秀心裡美滋滋的。

  虹華懷孕,汪北找盼淑要她在離婚書上蓋章……

  第8集

  盼淑、東宇、寶藍在飯店裡吃飯,店主為三人照了家庭照。東宇想讓盼淑利用休息天和父子倆一起去游泳,這時,東宇接到了虹華的電話,兩人一起去滑水。

  盼淑聽到來找自己的的英哲說因為宗赫提出申請,將重新調查多彬的案子,盼淑紅著眼圈道了謝。

  第二天,盼淑回敬挑起是非的虹華說懷孕的女人怎麼可以如此運動,那個人知道你懷孕了嗎?虹華被搞得很緊張,她想知道盼淑了解多少,被盼淑潑了一臉的水。之後,盼淑找到東宇,約定一起報仇。盼淑開始變身……

  美秀向家人宣布要與宗赫結婚。東宇向盼淑表達了自己對她的特殊感情……
第9集

  盼淑怒氣沖沖地從土豆湯店出來,東宇追出來追問盼淑發火原因,盼淑說東宇太小看了自己,說著朝東宇的腿踢去。東宇努力解釋他的提議,講了半天盼淑才聽明白,原來東宇是希望帶著兒子寄宿到盼淑家,雖然對東宇感到抱歉,盼淑還是覺得難以接受他的提議。

  美秀與宗赫進展迅速,已經打算把對方介紹給自己的家人。

  盼淑去東宇新搬去的閣樓看望,父子兩人的慘狀令盼淑於心不忍,於是她又讓東宇和寶藍住進了自己家。

  盼淑、東宇、寶藍三人一起去參加家庭馬拉松大會……

  第10集

  天亮了,盼淑叫醒睡得很香的東宇父子。吃飯時,盼淑眼睛一直不敢正視東宇。一會兒后,盼淑在健身俱樂部正在讀要給東宇的信,東宇突然出現嚇了盼淑一跳。

  虹華把被東宇拒絕的車送給了汪北做禮物。虹華肚子痛被盼淑發現,送到醫院后流產,虹華讓盼淑保密此事。

  美秀帶宗赫到家裡做客,發現美秀的父親是竟然是自己熟悉的副檢察長,宗赫很生氣地離開美秀家,提出分手,兩人都陷入了痛苦中。

  東宇送盼淑參加瑜伽執教資格考試……
、第11集

  東宇在溜冰場向盼淑吐露了埋藏在心底6年的秘密,盼淑告訴他以後如果想溜冰就來找自己。東宇熱烈為盼淑慶祝取得瑜伽講師資格。第二天,在虹華驚訝的目光中,盼淑就任瑜伽講師。

  東宇把證明汪北逼債導致有人自殺的材料交給了宗赫。從宗赫那裡聽說這件事,汪北心虛地把財產都轉到了虹華名下。

  美秀的車碰到了東宇的摩托,6年未見的二人見面,東宇無法原諒美秀,美秀不理解東宇的態度,二人不歡而散。

  美秀想起盼淑勸她與宗赫和解的話,把宗赫特別請她幫忙打制的項鏈拿給宗赫。美秀哭著說出了她與爸爸的關係,宗赫擁抱了她,兩人和好。

  虹華把流產的責任推到盼淑身上,汪北找盼淑要求蓋章離婚。當得知盼淑同意離婚,已知盼淑和東宇在一起的虹華十分惱火,她找到盼淑,說東宇在和自己交往……

  第12集

  盼淑深受打擊,當天是東宇的生日,原本為東宇準備好的生日禮物盼淑沒有送出去。

  因為與東宇的見面,美秀喝了酒,一個人在街上遇到了飛車劫匪,正在撕打時宗赫出現,起跑劫匪。宗赫深情地擁抱了美秀,約定拋棄過去,重新開始。

  東宇父子二人為了不吵著屋裡的盼淑,壓低著聲音唱生日歌,還為盼淑留了一大塊蛋糕,盼淑看了心情複雜。第二

《八月下的雪》《八月下的雪》
天,發現盼淑不對頭的東宇約出盼淑,盼淑終於說出了心中的鬱悶:為什麼偏偏和虹華交往!東宇無語。

  宗赫得知東宇住在盼淑家,拜託東宇照顧好姐姐,還把特意為姐姐做的項鏈送給東宇,留著他求婚之用。他還邀請東宇參加他和女友與姐姐周末的聚會。東宇回到家,聽盼淑說要搬走,心裡很難過。他對盼淑講了自己的成長經歷,說和虹華在一起僅僅是為了報復,盼淑理解東宇的做法,但她提出不再與東宇在一起,要像以前一樣彼此當作陌路人。

  美秀告訴父親她要和宗赫結婚。在宗赫的屋子裡,她發現了自己為寶藍做的吊墜……
第13集

  虹華煞費苦心地到幼兒園等寶藍,買了遙控玩具車送他,卻沒想到寶藍在玩玩具車時被汽車撞傷。東宇心急火燎地趕到醫院,氣憤地揮拳向虹華打去,被隨後趕到的盼淑攔住。看到二人關係密切,虹華既氣憤又無奈。寶藍做手術急需RH-O型血,盼淑正好是這一血型,多虧盼淑及時輸血,寶藍轉危為安。東宇再一次誠摯地向盼淑道歉和表白,盼淑聽了很感動。

  宗赫約好帶美秀去見自己的姐姐及未來的姐夫,然而當兩人出現在盼淑和東宇面前時,美秀和東宇都愣住了,不知該如何是好。

  虹華拿了汪北的本屬於盼淑的錢給東宇,讓她轉交給盼淑,自己好與東宇重新開始。東宇把那筆巨款給了盼淑,盼淑很感慨,順手把錢從西江大橋上撒下,並對東宇說要和寶藍東宇一起生活。

  第14集

  盼淑終於接受東宇,東宇異常興奮,然而一想到與美秀間的關係,東宇就心情沉重。為了表達自己的喜悅,東宇給盼淑買了花店裡所有的花。又很浪漫地把項鏈放到了健身中心,給了盼淑一個驚喜。東宇親手為盼淑帶上項鏈,兩人都沉浸在幸福中。

  美秀偷偷地到醫院看望寶藍,盼淑突然出現嚇得她不知所措,匆忙出來時正好與東宇相遇。東宇態度堅決地告訴美秀他會和盼淑一起生活,而美秀也堅持要與宗赫結婚,東宇很惱火,稱如果美秀裝做不認識寶藍,那麼他絕不原諒她,美秀猶豫。

  因為東宇檢舉的有人因汪北逼債自殺事件,汪北被抓了起來,汪北母親來找盼淑求情。盼淑猜出此事與東宇有關,她找到宗赫講了自己的看法:汪北不會是故意殺人之人。

  第15集

  盼淑很高興地朝美秀走過去,然而美秀沒料到會碰到盼淑,草草打了招呼準備離開。一切都蒙在鼓裡的盼淑詢問有關她與美秀父母見面的事,美秀應了一聲迅速走掉,東宇追了過去,兩人再次爭執起來。

  從桑拿房回來,寶藍問現在可不可以叫盼淑媽媽,又問爸爸媽媽為什麼不睡在一起,聽得東宇和盼淑兩人臉紅心跳。三人迎面碰上了來找盼淑的汪北,原來汪北獲釋后,在母親的勸說下做起與盼淑和好的美夢:現在盼淑已因教孩子做瑜伽而名聲大噪。聽盼淑說她要與東宇一起過,汪北又吃驚又不甘心。

  多彬的案件仍在調查之中,宗赫從在金屬工藝商店工作過的人的名單中發現了美秀的名字……

  第16集

  已經被東宇明確拒絕的虹華看到東宇接了寶藍,尾隨在東宇車后。突然,東宇聽到一聲巨響,車身劇烈晃動,原來虹華故意開車向東宇撞去,東宇憤怒地打開車門質問虹華,虹華歇斯底里地反問東宇為什麼不接她的電話,為什麼利用她,東宇道歉,上車而去。然而處於瘋狂狀態的虹華再一次去撞東宇的車,忍無可忍的東宇伸手打了虹華一耳光,虹華卻當街跪在了東宇面前,求東宇與她和好。這時,東宇看到路邊的盼淑,在眾人的目光中丟下虹華向盼淑跑去。

  在妹妹的操辦下,盼淑和東宇的婚禮盛大而隆重。盼淑抓著宗赫的手一步步向東宇走去,與東宇相識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現。此時,汪北聽說了東宇是多彬案件的嫌疑人,瘋狂地要強行闖入阻止婚禮,幾次都被保安趕了出去。婚禮之後,二人帶著寶藍開始新婚旅行……
第17集

  盼淑醒來發現東宇不見了,也不見了多彬的照片,擔心起來,這時東宇抱著照片出現,原來東宇帶從未旅行過的多彬去吹吹海風,盼淑聽了很感動。

  次長請宗赫理解自己,尊重美秀取消婚約的意願,宗赫表示不知道理由他絕不放棄。

  晚上,盼淑和東宇傾訴著幸福的感覺,但當天夜裡她夢到了多彬在哭泣,從夢中驚醒。新婚旅行歸來,警察英哲讓盼淑背著東宇確認寶藍的吊墜,盼淑不解。

  聽虹華說東宇是多彬事故嫌疑人,盼淑去警察局追問英哲寶藍吊墜與多彬案件的關係,英哲在宗赫的壓力下對盼淑隱瞞了真相,但宗赫和英哲後來的對話被又返回來的盼淑聽到……

  第18集

  盼淑情緒激動地跑開。東宇也聽說警察鎖定他為逃逸事件的嫌疑人,不敢相信,終日神色恍惚。

  美秀對宗赫坦白自己之前有同居的人,而且已有孩子,宗赫並不在乎美秀之前怎麼樣,他要美秀找到孩子,一起養大,美秀心情複雜。宗赫和英哲一起去找東宇以前的鄰居調查,進一步確認了東宇是多彬案件的肇事者,而且宗赫意外發現,美秀原來是寶藍的生母!

  東宇飽受著內心的折磨,汪北找到他,暴打了他一頓。美秀來找東宇,她要帶走寶藍,她告訴東宇:東宇就是多彬案件的肇事者,她當天親眼目睹了那幕慘劇的發生,當時她向路人求助,之後因為太害怕而跑掉了。這些話被躲在一邊

《八月下的雪》《八月下的雪》
的宗赫全部聽到。東宇抓狂地離開,美秀回頭看到了顫抖著的宗赫。此時,盼淑因為剛剛聽說美秀是寶藍的生母,急急地找宗赫確認。見宗赫已知情,盼淑直接約出美秀,太過緊張的美秀沒有搞清楚狀況,一個勁地就多彬案件向盼淑道歉,盼淑聽得目瞪口呆。再也壓抑不住對撞死多彬的人的痛恨,盼淑狠踩油門朝失魂落魄地正要回家的東宇衝過去,東宇看清是盼淑,閉上了眼睛……
第19集
就在四年前的事故地點,盼淑開車朝東宇衝過來,然而最後撞向了路邊的大樹。盼淑急切地要聽到東宇親口說出他不是肇事者,但東宇卻跪在地上哭出聲來。與東宇相見、相知、結婚……痛失多彬,一幕幕在盼淑眼前掠過,盼淑放聲痛哭,之後失魂落魄地來到多彬的靈堂。
汪北則氣勢洶洶地到東宇家大鬧了一通。吊墜上的指紋檢測結果出來,宗赫看到之後心裡更加鬱悶,那些指紋中有美秀的指紋。宗赫把檢查結果拿給美秀看,美秀吃驚地抓住宗赫的手,但宗赫警告她,不要輕率地讓東宇自首。而此時東宇正在幼兒園裡看著在舞台上準備表演的寶藍,臉上掛著笑容,眼裡卻滿含著淚水。這時,警察找到了東宇……

第20集(大結局)法庭上,律師請東宇確認事故當天的情況:當時東宇因為兒子生病急需去醫院,慌慌張張地發動了汽車。東宇否認,法庭上一片嘩然。律師提出東宇因為負罪感而隱瞞事實,這時宗赫站起來指出,辯護律師沒有證據憑空推斷當時情況。次長來到東宇家,看到孤孤零零的外孫寶藍,允許美秀把寶藍帶回家撫養,但不準美秀為東宇出庭作證。法庭再次開庭,美秀在法庭上承認自己是東宇兒子的母親,證明當天東宇在慌亂中釀成大禍。宗赫當庭提出從輕量刑。宇被判三年徒刑。美秀告訴宗赫她要帶寶藍去加拿大,感謝並會記住宗赫。然而寶藍卻不肯和她離開。東宇留下了給盼淑的信,提出盼淑如果認為寶藍可以取代多彬的話,他願意把寶藍送給盼淑,一輩子不見兒子……一年時間轉瞬即逝。沿著開滿櫻花的林蔭路,盼淑拉著寶藍的手向東宇的教導所走去,花瓣紛飛彷彿飄落的雪花,望著漫天的花雪,盼淑露出喜悅之色,耳畔迴響起東宇的聲音:「我愛你,如同我生命里唯一的奇迹……」

廣告

5 《八月下的雪》 -精彩劇照

《八月下的雪》 《八月下的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