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年》

標籤: 暫無標籤

6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書生王漢喜家境貧寒,大年除夕,奉母命到未來的岳父家借年去。漢喜來到岳父家院內,看到上房全家正歡度新年,深感自己處境寒酸,正自慚形穢,徘徊不前,突聞有人走來,無處可躲,慌忙中誤入未婚妻愛姐閨房迴避……最後,這一對思念已久的未婚夫妻,終於在嫂子的關懷和支持下,結成百年之好。

《借年》 -簡介
《借年》《借年》
電影名:借年
導 演:劉國權  
編 劇:李壽山  王之祥  宋傳有  鄧金祿  劉寶璽  
主 演:李岱江  劉艷芳 張玲  
上 映:1957年
地 區:中國大陸  
顏 色:黑白  
類 型:戲曲片
《借年》 -故事梗概
《借年》借年後傳

  書生王漢喜因家境貧寒,大年除夕,奉母命到未來的岳父家借年去。漢喜來到岳父家院內,看到上房全家正歡度新年,深感自己處境寒酸,正自慚形穢,徘徊不前,突聞有人走來,無處可躲,慌忙中誤入未婚妻愛姐閨房迴避。恰巧來人正是愛姐和陪她一同回到閨房安歇的嫂子。愛姐回到閨房,因思念貧困中的未婚夫,不免悶悶不樂,善良的嫂子對愛姐這種處境深表同情和關懷,她想盡辦法使愛姐愉快,並答應願意成全小姑的婚事。善於體貼人的嫂子,怕小姑大年除夕一人孤單,意欲陪同小姑入寢。此時躲避在暗處的漢喜暗暗著急,幸虧愛姐婉言拒絕嫂子的好意,才解脫了漢喜一場虛驚。愛姐送嫂子出門,漢喜本想乘機溜走,不料愛姐很快轉回房內,漢喜只好重又隱身暗處。愛姐回到屋內,面對銀燈懷念起未婚夫,無限幽怨襲上心頭。正當愛姐獨自哭訴自己的心事,卻感動了隱身暗處的漢喜,他不自覺地從暗中走出。愛姐聽到另有哭泣,大吃一驚,驚魂稍定,才認出這人正是自己所思念的未婚夫。愛姐問明漢喜來意,知道他是來借年的,便欣然把年貨和銀子贈給漢喜。漢喜得到這些東西早已心滿意足,同時天色已晚,便要告辭。但愛姐卻執意要漢喜喝辭歲酒。不想二人正喝辭歲酒互談終身大事時,嫂子在窗外早已看清室內情景。嫂子有意戲弄二人,便在窗外喊愛姐起來下餃子。屋內二人立即驚作一團,手足無措,漢喜無奈,只好藏進衣櫥內。其實善良的嫂子早已有意成全二人,她明知漢喜藏在屋內,愛姐卻故作正經死不承認,嫂子只好打開衣櫥將漢喜拉出。愛姐和漢喜在嫂子戲弄之下,窘態百出,無地自容。最後,這一對思念已久的未婚夫妻,終於在嫂子的關懷和支持下,結成百年之好。

廣告

《借年》 -《借年》-原版
《借年》借年—嫂子

 人物: 王漢喜 (簡稱王); 一小生; 愛姐(簡稱姐);一花旦; 嫂子 (簡稱嫂);一閨門旦。 

(王唱)      大雪飄飄年除夕,奉母命到俺岳父家裡借年去。未過門的親戚難開口, 哎 !為母親那顧的怕羞恥。進的門來心發虛,又只見他全家上房把酒吃,岳父哥嫂都把酒來飲, 唉?為何愛妻一旁陪著席也不喝來也不吃,面帶愁容把頭低(白)大年下(唱)她怎麼不歡喜?當著愛姐把年借,還恐怕羞著俺沒過門的妻。

(姐白)      我可待回去啦。(嫂白)    我送你去, 

(王唱)     忽聽的那旁有人聲,倒叫漢喜著了急,此處好象一房門暫且進去躲時。

(嫂白)    妹妹咱走哇!(唱)    小妹妹你別害怕我送你回房安歇去。咱爹爹怕你一人冷,捎來個皮襖你壓足,咱舉家歡天喜地把年過,妹妹你為何不歡喜?小妹妹是個老實人,有事她好悶心裡。我說妹妹呀:嫂子要有不對處,你千萬莫要記心裡 

(姐白)     你說的那裡話呀:(唱)     嫂子你一向對我好,嬸子大娘都誇你,文學繡花學織,多虧了嫂子你教的,

(嫂唱)     莫非你哥哥得罪你?

(姐唱)    哥哥待我可真不離,俺心裡沒有什麼事,嫂子你不必亂猜疑, 

(嫂唱)    非是嫂子亂猜疑,你面帶愁容有心事。

(姐白)    嫂子,俺那有什麼心事,沒有,沒有。

(嫂唱)    這不是來那不是,噢!我想起來了,你定是思想小他姑父王漢喜,我說妹妹呀,這件事情都怪我,忘記了家廟裡咱那好親戚,今天已經天色晚,到明天叫你哥哥給他娘倆送東西。

(姐唱)     嫂子說的是實話,說到愛姐心眼裡,心事對她說了吧,怕的是嫂子笑我想女婿,嫂子你別開玩笑,你再說這個俺不依,

(嫂唱)      妹妹你別假正經,你心裡明白裝的什麼痴,我說妹妹呀你別愁悶,咱給他姑父去商議,他家貧窮娶不起,過了年咱給他倒踏門子娶女婿。

(姐唱)     嫂子的話不知是真還是假?說的俺心裡如亂絲,鼓打二更天不早,還在俺繡房胡嘰機,嫂子呀嫂子呀你快走吧,快摟著俺小侄睡覺去。

(嫂白)     妹妹你慌啥!(唱)    往日里桂姐的你來作伴,今日人家過年去,我說妹妹呀、你別攆我我陪妹妹睡一宿。

(姐唱)   嫂子你快走睡覺去,別忘了五更起來下餃子,(白)     嫂子:你就走吧,你可別忘了,

(嫂白)    別忘了什麼呀? 

(姐白)   別忘了五更起來下餃子呀,

(嫂白)噢,忘不了哇。(唱)     小妹妹的心事我猜透,回頭說的他哥知。

(姐唱)面對銀燈淚悲啼,想起了我的丈夫王漢喜,想當年青梅竹馬同張大,兩家愛好成親戚。自從俺公爹下世去,這日二年窮了他姓王的,婆母在家把棉紡,俺丈夫大街一上要著吃。曾記得那一天大門外邊見一面,羞的俺面紅過耳把頭低,你面帶羞愧回家去,爹爹的皮衣還在這裡。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