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人間》

標籤: 暫無標籤

8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來到人間》是極具寫實感,很有震撼力的殘疾人家庭的悲劇記述。其對殘疾兒童的心理和情態刻劃極為真切,父母對殘疾孩子的熱愛、怨尤、期望等複雜心理及行為層次,更表現得細膩哀婉動人。

《來到人間》 -內容簡介
人不能沒有愛,尤其不能沒有所愛。不能被有固然可怕,但如果你愛的本能無以寄託就更可怕。假如不能被愛是一條黑暗的小路,燃著愛的心還可以照耀著你前行,但倘若全無所愛,便如那綿綿秋雨,把你的生活打得僵冷。

《來到人間》 -編輯推薦

本書為當代著名作家史鐵生中短篇小說結集之一。無疑《禮拜日》是作家思考人是慾望這一命題的探索之作,作者用力之點是男女相慕相傾以及相歡原始慾望的挖掘,並藉秋天鹿群的景象及為部族生存所作的努力及犧牲,謳歌著母性的崇高品性及父性的偉大犧牲精神,人類的遞傳及發展正賴於此,所以由此一點誘發寫作《務虛筆記》再作升化。《奶奶的星星》,無疑是作者童年史的側筆寫作,溫罄及哀婉相溶,摧人淚下。

廣告

《來到人間》 -內容介紹

史鐵生以個人沉思的筆觸講訴了對生命的堅守,以及對生命意義本身的思考,並且他的思考有形而上的意味,從個人上升到對整個人類苦難命運的思考。

《來到人間》中的小女孩是個侏儒症患者,父母對她的生理殘缺有兩種態度:逃避與直視。母親盡量用話語掩飾缺陷,逃避現實。理由是孩子太小,她的心靈是脆弱的。除了長得丑,長不高,女兒和其他孩子是一樣的,愛玩具,愛笑,天真活潑。雖然小女孩也有點覺察自己的異樣,但只要母親說她漂亮美麗,她還是相信的,還是快樂的。與其告訴她殘酷的真實,過早地剝奪屬於她的快樂,還不如讓她生活在謊言中,愉快地生活。殘缺的擁有者如果未意識到其殘缺,就不會感到悲哀,而生活在虛假的歡樂中,不會自知。

她的父親認為應該讓她明白事實。他回憶起年少時自己對侏儒症患者的嘲弄,對女兒的境遇更加擔憂。女兒出生時,醫生明確地告之,她將是侏儒症患者,並且暗示捨棄嬰兒的生命。但母愛的強烈使夫妻倆最終決定撫養孩子,且帶著僥倖心理,希望女兒可以長高一些,但事實畢竟是殘酷的。父親堅持要告訴孩子真相,認為不要等她長大了,自己明白:你不美,你很醜,以前你一直生活在謊言中。那時堅固而虛假的觀念已形成,並把它當成真實的存在時,卻在清醒中見其破碎,心靈的創傷更難癒合。父親代表現實的一面,顯得殘酷,且不留餘地,以致女兒在父親面前哭鬧、踢打。 

廣告

不管是現實派的父親,還是逃避派的母親,他們不管選擇哪種做法對她帶來的傷害都是註定的。面對現實的痛苦,逃避現實仍然是痛苦。最終「孩子站在廚房門前的過道里,看見爸爸摟著媽媽,外面是萬家燈火,還有深藍色的天空和閃閃的星星……」。爸爸、媽媽是現實與精神的契合,「萬家燈火」是人間的溫暖、和藹。深藍色的天空是深邃的,如同生命。閃閃的星星如同生命一路行來的點點希望。肢體的殘疾,鑄就了靈魂的堅強。

從深度來說人都是帶著殘缺出世的,他或她可能缺少智慧、美貌,或者出生貧寒。「因為人生來殘缺,人生艱難、充滿困境,當人面臨困境沒有盡頭的時候,會變得焦躁而脆弱,這時候需要一種對生命的理解。」

《來到人間》 -與《命若琴弦》的比較

《來到人間》、《命若琴弦》兩篇小說,從篇名上就存在著承繼的關係。個人都是帶著殘缺「來到人間」。面對殘缺,得「命若琴弦」,如老瞎子,「他一路走,便懷戀起過去的日子,才知道以往那些奔奔忙忙興緻勃勃的翻山、趕路、彈琴,乃至心焦憂慮都是多麼歡樂!那時有個東西把心弦扯緊,雖然那東西原是虛設。」虛設的東西就是信仰,它推助生命前行。

廣告

《來到人間》和《命若琴弦》對於謊言的態度,史鐵生作了不同的處理,因為二者明顯的不同,前者是現實問題,後者是信仰問題。對於小女孩的謊言是堅決地戳破。母親善良的謊言不能伴隨她一生。謊言不能永久,那麼就揭穿它,直面現實。雖是打擊,但也是幸運。 「難道我們不該對靈魂有了殘疾的人,比對肢體有了殘疾的人,給予更多的同情和愛嗎?」因此肢體的殘疾不重要,可悲的是精神的殘疾。老瞎子的謊言是生命的支柱,就如同希望。希望存在於未來,而未來是無法超前顯示在人們面前,希望是否真實存在是不可能嚴證的。它僅存於人的思想中,不能用事實證明。老瞎子的謊言是希望的作用,所以這個希望雖然已經證明是虛無,也要保證其存在,不能讓其破碎。從更深層次說那就是信仰,藥單就是生命的信仰。為把虛無的信仰作為小瞎子的生命支柱,老瞎子增加了琴弦的數量,斷言小瞎子彈不到那個數,信仰有時就是謊言。真理與謊言的選擇,史鐵生選擇了具有生命驅動力的謊言,選擇了信仰。因為生命的意義在過程。「過程!對,生命的意義就在於你能創造這過程的美好與精彩,生命的價值就在於你能夠鎮靜而又激動地欣賞這過程的美麗與悲壯。」 

生命雖是現實的,本身也是一個過程。在現實中戰勝不了缺陷,那麼在精神領域內,必須要有一個信仰超越。因此史鐵生在他的作品中賦予他的主人公以堅強的精神境界,成為靈魂的強者。肢體可以有永恆的殘缺,但精神沒有,靈魂沒有,它是可以完善的。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