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處金屋可藏嬌》

標籤: 暫無標籤

16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現代女子陳嬌,因故穿越到了漢武帝皇后陳嬌的身體里,而等待著她的居然是隨即被打入冷宮的命運!不甘屈服於命運的陳嬌,設法逃出長門宮,巧遇阿嬌的親哥哥,漢武帝金屋藏嬌,看似光榮,卻實在是古代女子的悲哀。而思想比較自由與古人格格不入的現代女性卻要欲尋金屋暫藏,更反諷的是欲尋一金屋而不可的。

《何處金屋可藏嬌》 -編輯推薦

她,不如衛子夫,集十年專寵於一身;不如李夫人,有漢武帝留下的思念之辭;不如趙婕妤,有一個繼承皇位的兒子。她,只在人世間留下了一個讓人浮想聯翩的成語,只在史書上留下了一個善妒的罵名,只在文人中留下了一首《長門賦》。一個現代奇女子以廢後身份翻雲覆雨大漢後宮的傳奇故事。

2007最優質穿越文、最人氣後宮文。千金縱買相如賦,脈脈此情誰訴。不輸給言情小說的哀婉柔膩,不輸給歷史小說的恢宏大氣。浩如河沙的穿越世界,只有這一部不容你錯過。

《何處金屋可藏嬌》 -內容簡介

現代女子陳嬌,因故穿越到了漢武帝皇后陳嬌的身體里,而等待著她的居然是隨即被打入冷宮的命運!不甘屈服於命運的陳嬌,設法逃出長門宮,巧遇阿嬌的親哥哥。之後他們攜手收留難民、建遼東城,並設法擊退匈奴侵襲。幾經周折回到中原之後,陳嬌又結識了司馬相如、衛青、霍去病等一系列人物,並最終入宮,與漢武帝再次對峙……

廣告

阿嬌身邊形形色色的人物的命運,因為阿嬌的影響,而各自向不同的方向轉動,而陳嬌面對恢復的阿嬌的記憶,面對皇帝的重新寵幸,面對圍繞自己的政治野心與陰謀……一切的一切,她又將如何去面對?

 

《何處金屋可藏嬌》 -章節摘要

第一章 初入漢家亂紛紛

  
「哼……」一種昏昏沉沉的感覺縈繞在腦中,持久不散。陳嬌萬分艱難的搖晃著腦袋,努力想讓自己清醒一點,費力的睜開眼睛之後,入目的是一隻栩栩如生的硃紅色鳳凰,仔細一看才發現那是雕刻在她頭頂上方,一棵樑柱上的圖案。非常古典的結構,古典得有些讓她心慌,平日她只有在去佛寺時,才能看到這種天花板。雖然知道這並不能叫做天花板,可是在她有限的知識範疇內,找不出其他辭彙來稱呼它了。過度的視覺衝擊,使得她保持著醒來的姿勢一動不動地躺著。
  
發生了什麼事?她在心裡想著,她記得她是在自己家裡玩電腦的。對了,是玩電腦。
 
然後是……
  
天氣不太好,她沒有出去,在家裡玩俄羅斯方塊。因為快要過年了,所以爸媽都為了年底廠里結賬的事情在外面奔波,她就一個人在家裡自娛自樂。後來,靜靜叫她陪著出去買衣服,打了個電話過來,然後她靠在窗口接電話,接電話的時候她伸手想關掉開著的電腦。那個時候,打雷了,雷似乎打中了她。
  
打中了我!回憶到這裡陳嬌立馬坐了起來。天啊,我被雷打中了!左左右右的查看了下自己的手腳身體,嗯,沒有焦黑,摸摸臉,皮膚挺好。

廣告

幸好!

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之後,她遲鈍地發覺自己似乎有些不對勁。頭有點沉沉的,伸手一摸,怎麼是鏤空的?還有,自己的頭髮什麼時候這麼長了?身上的衣服,長袖飄飄,這個質地……
  衣服沒有紐扣,視線一直從上身蔓延到了腳部,雖然不想承認,可是眼前所看到的事物,讓她產生了一個可怕的猜想。這明顯是一件古代服飾。
  
她馬上從自己現在躺著的東西上跳下來,站在地面上,第一次仔細觀察自己現在所處的地方。高高的柱子聳立在她現在所在的大殿里,上面盤踞著氣勢宏大的金龍,方才她靠躺著的類似卧榻的器具上,也雕刻著漂亮細膩的花紋,再加上房間里隨風飄飛的輕紗,擺設錯落有致的銅製器具,這一切無不告訴她現在在一個很古典、很古典的地方。如果她願意承認,她其實是在一個華美的古代宮殿里。
  
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她顫抖著手拿起那面整個宮殿里唯一的雕花銅鏡,對著自己的臉,她看到了什麼?銅鏡不甚清晰但忠實的反映著所照射到的一切,盈盈秋水如畫,兩瓣朱唇輕啟,一雙柳眉微蹙,形狀漂亮的鼻尖因為主人急促的呼吸而輕輕閃動著,這張臉不會比任何一個現代的影視明星差勁。可是,這不是她的臉,過去20年她天天在鏡子里看到的不是這張臉。

廣告

「怎麼會這樣?」她不知所以地傻在了當場。
  
「娘娘,娘娘,不好了。」一個聲音由遠及近,把她從無措中喚醒,那是一張滿是恐慌的臉,原就不甚漂亮的五官此刻更是嚴重扭曲,她緊緊地拉住陳嬌的手,「陛下,陛下他……」
  
這個陳嬌一直沒能知道名字的宮女沒有機會說完下面的話,一陣吵雜的腳步聲隨後響起,跟著走進來一群人,他們全都穿著古代的服飾,其中一個的手上還拿著一卷褐色絹布。
  
「皇后陳氏,接旨。」一個尖銳得有些刺耳的聲音喊道,陳嬌沒來得及對這聲音的主人表示好奇,就被身旁的女子硬扯著下跪。那女子用力太猛的結果,就是讓陳嬌的膝蓋一陣刺痛。
  「……皇后失序,惑於巫祝,不可以承天命。其上璽綬,罷退居長門宮。」回過神以後陳嬌就聽到了這一句。什麼?長門宮?
  
陳嬌姓陳,叫嬌,當然對歷史上那位和自己同名同姓的陳皇后阿嬌的事迹有所了解。畢竟打從知道了阿嬌皇后的存在,她就一直因此而被身邊一群朋友打趣。
  
金屋藏嬌,一個皇帝的負心留下了一個讓後世男人浮想翩翩的成語。
  
那麼,難道我現在是那個阿嬌,長門宮的陳皇后?陳嬌明顯對這個猜測有些不能接受,她的臉立刻變得灰白。這表情和現在她的身份倒很是相符,傳旨的宦官理解地看著她死白的面容,嘆了口氣,說道:「娘娘,請隨小的到長門宮去吧。陛下說了,必不會委屈了您的。」

廣告

「我……」陳嬌傻傻的望著那個宦官,什麼都說不出來,她的思緒混亂極了。
  「來人,幫娘娘收拾東西。還有,甘泉宮一干人等全都押到廷尉府交由張湯大人處置。」傳旨的宦官看陳嬌似乎已經完全喪失了對事件的反應能力,以為是打擊太大了,便代為指揮了。畢竟,皇帝還等著他去回話呢。

「是!」隨著宦官來的軍士齊聲應喝,孔武有力的他們毫不憐香惜玉,粗魯地把甘泉宮裡那些早已成了驚弓之鳥的宮女宦官押走,陶嚎大哭的聲音此起彼伏,也有人失去理智而反抗,但,那只是逼這些軍士在甘泉宮動粗,在多流了一些鮮血之後,該走的還是得走。

  
「不要,不要碰我。娘娘,娘娘救我。」一直抓著陳嬌的手的那個宮女做著徒勞無用的掙扎,最後軍士強行掰開她的手指,拖走,她凄厲的呼號在空曠的甘泉宮中不停回蕩。而陳嬌,除了驚恐地看著眼前這一切的混亂,不能做出任何反應。直到被送進了長門宮,她才昏睡在了長門宮那柔軟的軟榻上。

廣告

  
「她沒有任何反應?」男子低聲詢問道。他的面容在燭火的映照下,忽隱忽現,英俊的臉龐上,滿是陰鬱。

「是的。不過……娘娘似乎受到了相當大的驚嚇,一直都處於一種非常恐慌的狀態,到了長門宮之後就立即暈了過去。」方才傳旨的那個宦官小心翼翼的回答著,眼睛不動聲色地觀察著處在上位的那個男人的臉色。

「是嗎?」男子沉默了一會兒,拇指不自覺地摩挲了一下手上的珠子,說道,「這件事你做得不錯。朕記你一功。下去吧。」
  
「謝陛下。」

所有的人都退出之後,劉徹對著手上的珠子喃喃自語,「若得阿嬌為婦,當以金屋貯之……」

「廢后?真的嗎?陛下真的下旨了?」身在堂邑侯府的大長公主劉嫖不可置信地咆哮著,「不可能,嬌嬌,嬌嬌,為什麼沒有通知我?」

「皇後宮里的人全都被押到了廷尉府,所以……」報訊的宦官一邊無辜地承受著館陶的怒氣,一邊回報道。

「那也不可能什麼消息都沒有的。」館陶大長公主再也沒有了往日的風度,她氣急敗壞地在室內來回走動,衣裳的摩挲聲顯示出了她此刻的憤怒。

「陛下廢后?」在劉嫖憤怒不已的同時,同為的長公主的平陽公主,漢武帝劉徹的姐姐卻是一臉歡喜的看著報訊的宦官。
  
「確實如此。皇後娘娘已經遷居長門宮了。但是,陛下也有吩咐,說決不可以委屈了娘娘,所以長門宮的一切起居用度,都是比照椒房殿的。」
  
「修得再華美的冷宮,還是冷宮。」平陽公主對宦官追加的消息嗤之以鼻。
  
這一夜,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