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官傳序》

標籤: 暫無標籤

376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是由北宋歐陽修為《新五代史 伶官傳》一文所作的序.這篇序是寫後唐庄宗的盛衰成敗的歷史點評,告誡後人「禍患常積於忽微,而智勇多困於所溺」、「有勞可以興國,逸豫可以亡身」等道理。此序曾經多年編入中學語文教材,2010年被刪除。

《伶官傳序》 -基本信息

作者:歐陽修
主要內容:

本文是《新五代史 伶官傳》一文的序.《伶官傳》記敘了後唐庄宗李存勖寵幸的伶官景進,史彥瓊,郭從謙等人亂政誤國的史實.這篇序並未直接寫這些事情,而是寫後唐庄宗的盛衰成敗,總結歷史,告誡後人。

作者簡介:

字永叔,號醉翁、六一居士,謚文忠,中國吉州廬陵(今屬江西)人,北宋政治家、文學家和詩人,為唐宋八大家之一。

《伶官傳序》 -原文

嗚呼!盛衰之理,雖曰天命,豈非人事哉!原庄宗之所以得天下,與其所以失之者,可以知人矣。

世言

《伶官傳序》《伶官傳序》
晉王之將終也,以三矢賜庄宗,而告之曰:「梁,吾仇也;燕王,吾所立;契丹,與吾約為兄弟,而皆背晉以歸梁。此三者,吾遺恨也。與爾三矢,爾其無忘乃父之志!」庄宗受而藏之於廟。其後用兵,則遣從事以一少牢告廟,請其矢,盛以綿囊,負而前驅,及凱旋而納之。

方其系燕父子以組,函梁君臣之首,入於太廟,還矢先王,而告以成功,其意氣之盛,可謂壯哉!及仇讎已滅,天下已定,一夫夜呼,亂者四應,倉皇東出,未及見賊,而士卒離散,君臣相顧,不知所歸;至於誓天斷髮,泣下沾襟,何其衰也!豈得之難而失之易歟?抑本其成敗之跡,而皆自於人歟?《書》曰:「滿招損,謙受益。」憂勞可以興國,逸豫可以亡身,自然之理也。

廣告

故方其盛也,舉天下之豪傑莫能與之爭;及其衰也,數十伶人困之,而身死國滅,為天下笑。夫禍患常積於忽微,而智勇多困於所溺,豈獨憐人也哉!作《伶官傳》。

《伶官傳序》 -譯文

唉!盛衰的道理,雖說是天命決定的,難道說不是人事造成的嗎?推究庄宗所以取得天下,與他所以失去天下的原因,就可以明白了。

世人傳說晉王臨死時,把三枝箭賜給庄宗,並告訴他說:「梁國是我的仇敵,燕王是我推立的,契丹與我約為兄弟,可是後來都背叛我去投靠了梁。這三件事是我的遺恨。交給你三枝箭,你不要忘記你父親報仇的志向。」庄宗受箭收藏在祖廟。以後宗庄出兵打仗,便派手下的隨人官員,用豬羊去祭告祖先,從宗廟裡恭敬地取出箭來,裝在漂亮

《伶官傳序》《伶官傳序》
絲織口袋裡,使人背著在軍前開路,等打了勝仗回來,仍舊把箭收進宗廟。

當他用繩子綁住燕王父子,用小木匣裝著梁國君臣的頭,走進祖廟,把箭交還到晉王的靈座前,告訴他生前報仇的志向已經完成,他那神情氣慨,是多麼威風!等到仇敵已經消滅,天下已經安定,一人在夜裡發難,作亂的人四面響應,他慌慌張張出兵東進,還沒見到亂賊,部下的兵士就紛紛逃散,君臣們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不知到哪裡去好;到了割下頭髮來對天發誓,抱頭痛哭,眼淚沾濕衣襟的可憐地步,怎麼那樣的衰敗差勁呢!難道說是因為取得天下難,而失去天下容易才象這樣的嗎?還是推究他成功失敗的原因,都是由於人事呢?《尚書》上說:「自滿會招來損害,謙虛能得到益處。」憂勞可以使國家興盛,安樂可以使自身滅亡,這是自然的道理。

廣告

因此,當他興盛時,普天下的豪傑,沒有誰能和他相爭;到他衰敗時,數十個樂官就把他困住,最後身死國滅,被天下人恥笑。禍患常常是由一點一滴極小的錯誤積累而釀成的,縱使是聰明有才能和英勇果敢的人,也多半沉溺於某種愛好之中,受其迷惑而結果陷於困窮,難道僅只是溺愛伶人有這種壞結果嗎?於是作《伶官傳》。

《伶官傳序》 -名言警句

滿招損,謙受益。   --《尚書》

憂勞可以興國,逸豫可以亡身,自然之理也。

禍患常積於忽微,而智勇多困於所溺。


《伶官傳序》 -賞析一

北宋初期,薛居正編寫《五代史》(《舊五代史》),認為王朝的更迭是由於天命所致,歐陽

《伶官傳序》《伶官傳序》
修對此不以為然。他自己動手撰寫成了七十四卷的《五代史記》(《新五代史》),以史為鑒,以期引起宋朝統治者的警惕。《新五代史》問世后,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薛史不再被世人重視。歐陽修發議論喜歡用「嗚呼」。《東皋雜誌》的作者說:「神宗問荊公(王安石)『曾看五代史否?』公對曰『臣不曾仔細看,但見每篇首必曰嗚呼,則事事皆可嘆也。』余為公真不曾仔細看;若仔細看,必以嗚呼為是。」這正說明了歐陽修編寫這部史書的用意。

這篇序文與其說是寫伶官,不如說是寫庄宗。李存勖是一位頗具勇力之人,打仗時能衝鋒陷陣。作者寫他由盛轉衰,教訓十分深刻,十分慘烈。作者先從王朝更迭的原因寫起,落筆有力,足警世人。這正是陸機在《文賦》中講的「立片言以居要」。應該說,歐陽修的歷史觀比薛居正深刻,他認識到了「人事」的重要性。然後,作者回顧歷史,概述了庄宗臨危受命的情景。這段描述,言簡意賅。隨後,作者用對比的手法描述了庄宗由盛轉衰的過程。這是文章的重點。「方其……可謂壯哉!」極言庄宗志得意滿,又為下文張本。「及仇讎已滅……何其衰也」,猶如從萬丈高空跌落下來,與先前形成強烈反差。這樣的對比給讀者的印象極為深刻。作者的目的並不在於描述景象,而是總結歷史教訓。開頭的「盛衰之理,雖曰天命,豈非人事哉!」雖然否

廣告

《伶官傳序》《伶官傳序》
定了天命之說,但還沒有建立起自己的觀點。當描述完庄宗由盛轉衰的過程后,作者開始總結歷史教訓了。他先引用古書上的話,意在告訴讀者,這個道理古人已經知道,庄宗沒有記住前賢的話。然後作者道出自己的體會:「憂勞可以興國,逸豫可以亡身。」讀者至此,會很自然地想起另一位先哲的名言:「生於憂患,死於安樂。」看來,賢明之人都有些相同的見解。

從庄宗的盛衰史中,我們還可以得出這樣的認識:敵人往往是自己生存的必要條件。有敵人是壞事,但也是好事,因為他能使你警鐘長鳴。庄宗之所以「壯哉」,就是因為敵人存在,激勵他發憤努力,完成先王未竟的事業,告慰先王在天之靈。當敵人被消滅后,天下平定,庄宗就失去了警戒之心,認為可以高枕無憂了,從此便沉溺於聲色之中,在「逸豫」中葬送了自己,也葬送了國家。像庄宗這樣的人,他的敵人被消滅,也就預示著他自己開始走下坡路。

廣告

歐陽修在文章最後寫道:「夫禍患常積於忽微,而智勇多困於所溺。」庄宗不是一朝而蹈死地的,他也有一個量變到質變的過程,他最後死在自己寵幸的伶人手裡。這個現象啟示我們,打倒自己的,往往是自己身邊的一些人和事,或者就是自己。這些因素由小積大,由少積多,最後來個總爆發。這就啟示我們,要防微杜漸,發現不良的苗頭,立即改正,如此才能保證國家長治久安。歐陽修的這句話,其實是寫給北宋最高統治者看的。北宋王朝是一個積貧積弱的政權,正是因為不能自強,所以最後也落得個「身死國滅」。歷史就是這樣無情,也是這樣驚人地相似。

沈德潛評論本文:「抑揚頓挫,得《史記》神髓,《五代史》中,第一篇文字。」此言達哉!

 

《伶官傳序》 -賞析二

本文是《新五代史 伶官傳》一文的序.《伶官傳》記敘了後唐庄宗李存勖寵幸的伶官景進,史彥瓊,郭從謙等人亂政誤國的史實.這篇序並未直接寫這些事情,而是寫後唐庄宗的盛衰成敗.

廣告

這篇史論觀點明確,論題突出,說理有力,條理分明.前段敘事,後段議論.通篇圍繞"盛衰"二字下筆.文章開頭,開門見山提出論點.連用兩個感嘆句表明作者對"盛衰之理"的重視,對"豈非人事"的強調.用一個"原"字推尋原因,點出庄宗得失之事,引出文章的主要論據,確定全文論證的內容."雖曰……豈非……"是反請語氣的轉折複句,意在強

《伶官傳序》《伶官傳序》
調後者.

在論述過程中文章緊扣庄宗"得與失""盛與衰",說明立論的歷史根據.全文的論據,主要是敘述庄宗接受父命,報仇雪恥,後來由勝而敗,由盛而衰的史實.在敘事中融入作者的議論,表達了作者的觀點.引史評史,就史論事,在真實記述史實的基礎上加以客觀分析,評論,從中歸結出發人深思的道理,告誡人們汲取歷史教訓,這是史論文章的目的和特點.本文在"寫史"方面,文字精當.先寫晉王臨終遺囑,庄宗恪守父命,出兵報仇,終於凱旋——有"系燕父子以組,函梁君臣之首"的"壯舉".證明"成則由人"的道理.次寫庄宗報仇雪恥后,以為大功告成,不思強盛,寵信伶官,由盛而衰,最後落個倉皇出逃,土卒離散,君臣相顧,不知所歸的"慘狀".也證明了"敗亦由人"的道理.文章用對比手法和情感強烈的句式,寫出盛衰,成敗兩個方面."方其……可謂壯哉!""及……何其衰也!"兩句末的兩個感嘆句,用詞不同,卻飽含著強烈的感情色彩."可謂壯哉"在讚歎中含有輕蔑;"何其衰也",在惋惜中蘊含譴責,都表達了作者對這件歷史事實的鮮明的觀點.接著又用"豈……歟 ""抑……歟 "反誥語氣的選擇複句強調後者,說明成敗之事"皆自於人"的道理,得出"憂勞可以興國,逸豫可以亡身"的結論,印證了開頭的論點.為了加強文章的說理性,在最後一段中進一步推論,仍用"方其……""及其……"的對比句式,推出"禍患常積於忽微,而智勇多困於所溺"的道理,擴展了論點,照應了題意,加強了文章的思想性.

《伶官傳序》 -參考資料

http://www.paiai.com/Article/oyx/wz/200702/3414.html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