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特·康》

標籤: 暫無標籤

10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伊斯特·康是一部由法國著名導演阿諾·德斯普里欽執導的講述猶太移民在尋求生存的過程中追求夢想的電影,由英法兩國聯合製作,並參展了2000年的戛納國際電影節。

《伊斯特·康》《伊斯特·康》
伊斯特·康是英國著名的猶太裔戲劇演員,本片主要描繪她如何從一個內向膽怯的小姑娘,一步步走向戲劇舞台,並通過殘酷現實生活的歷練,最終成長為一個舞台明星。伊斯特出身在倫敦一個貧困的猶太移民家庭,她自幼內向沉鬱,卻頗有戲劇天份,在老演員納森的引導下,她加深了對表演的認識,並決心擺脫自我封閉,去體驗愛情與性。她通過朋友認識並委身於劇作家海加德,她的表演生涯得到海加德的指引和幫助,而她也真正地愛上了他。後來她得到了排演女主角的機會,但海加德卻背叛了她的愛情,這讓她幾近崩潰,她在舞台上痛苦地超越了自我,從而成為一名優秀的女演員。

《伊斯特·康》 -影片概述
《伊斯特·康》《伊斯特·康》
中文片名:《伊斯特·康》
外文片名:Esther Kahn
導    演:阿諾·德斯普里欽 (Arnaud Desplechin)
主    演:SummerPhoenix
               伊安·霍姆FabriceDesplechin
類    型:劇情
首映日期:2000-01-01

所屬分類:歐美  劇情  
《伊斯特·康》 -影片簡介

在十九世紀晚期,伊斯特·康和她的父母一起住在倫敦。她的父母是猶太移民,在一家家庭式的血汗作坊里賣命。伊斯特生性遲鈍而又木訥,對任何事情都從來沒有過自己的想法,也從來沒有對任何人,任何事物產生過感情。她,就象一塊石頭。然而她卻有那麼一種力量帶領著我們去探求那些看來只有哲學家們才會去傷腦筋的問題:如果我們可以做夢,那麼我又怎麼能夠確定這個世界是確實存在的?如果我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一種模仿,那麼真正的生命又是什麼樣子的呢?那裡才有真正的生活呢?

廣告

在她艱難地模仿別人去生活的過程中,她認識到,這樣的努力並不能幫她變成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但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伊斯特終於醒覺,從石頭般的生活中復甦了:原來在觀看戲劇時,她不象別人一樣僅僅旁觀一切,而是實實在在地活在那戲劇里。於是,伊斯特決心當一個演員。她從新開始學習如何表演,也學習如何生活。也正是因為這些課程,在一天夜裡,在舞台上,就在那麼一瞬間,她終於釋放出了20年來壓抑著的生命……

《伊斯特·康》 -精彩海報

《伊斯特·康》《伊斯特·康》《伊斯特·康》

《伊斯特·康》 -幕後製作

這種人物的生平傳奇片強調角色的痴迷和執著精神,沒有過多的煽情鏡頭,始終用一種疏離的方式來保持生平敘述,在敘述過程中夾雜著導演的評論和意見。其中角色魅力起了很大的作用,特別是在表現她因為失敗的愛情而使自己的藝術表演水平得到飛躍的情節,極富神采。

廣告

《伊斯特·康》 -劇本選段

42.內景。排練室。日
在排練室,納森對伊斯特的指導結束了。伊斯特一個人站在舞台上。
過了一會兒。
伊斯特站在舞台中央,在想著什麼,顯得有些遲疑。她看了看左右兩邊,又看著正前方。
她走下舞台,走到觀眾席里的一排座椅的正中位置,坐了下來,看著舞台。
然後她伸長胳膊,用姆指和食指量著想像中的站在舞台上的演員的身高。

43.內景。電報局。日
貝基是電報局的話務員。伊斯特來電報局找她。
牆壁上貼著聲援婦女參政運動的海報。
貝基坐在一張桌子前,正在發電報。辦公室負責人走到她身邊。他打著手勢告訴她有人找她。她可以離開幾分鐘,但是最好儘早回來。
話務室聲音很響。我們聽不見他們在說什麼。
貝基出來。她和伊斯特來到安靜的一角。伊斯特看起來有點不對勁。
貝基:你來這兒幹什麼?只是路過?
伊斯特:是的。
貝基(笑了):好。想不想喝一杯茶?好。我自己要喝一杯。坐吧。
伊斯特:我在街上走,不由自主地就到你這兒來了。
貝基:好啊。
伊斯特: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我的。
貝基:!……我沒有想什麼。我覺得你不太喜歡我。不過我能理解。
伊斯特:不對。我是你妹妹。
貝基:哎呀!你看起來不太好。
伊斯特:貝基,我演的戲你看了不少,告訴我實話,我演的好嗎?你是不是覺得我應該做別的工作?
貝基(鬆了口氣):你看,我不知道你演的是好還是不好,可是除了想演戲,你從來都對別的事情沒有興趣。那好:就是這個讓你成了個演員。這很好。
伊斯特:不。我不這樣想。我演不了戲。
貝基:你在說什麼啊?我們總是聽到你說,這很容易,你什麼都知道。那麼……
伊斯特(好像要贖罪一般):我說謊了。我是說過怎麼做一個演員,可是我做不了。這不是真的。
貝基:「知道怎麼演,不知道怎麼演」……你能不能果斷一點兒?如果你不再想當一個演員了,那就做別的事情好了。我們可以去問問麥克。(她指了指畫面外的一個人)如果你決定了,你就用不著再問自己這些是好是壞的問題了。誰知道呢?
伊斯特:現在我向所有的人都說了謊!你知道,事實是:我的身高……(貝基有點不明白)問題是,我太矮了。人們根本就覺得我不好。這真蠢,可是我一上舞台,他們就會說「看!那是真相。那才是真的。」因為我太小矮了,又瘦小,所以他們什麼也沒有看見。
在遠處,負責人在向貝基打手勢,讓她早點回去工作。
貝基:也許還不是那麼糟。也許你努力一下就好了。好不好?
伊斯特:噢,不。我已經努力過了,你知道。
貝基:你有沒有把這件事告訴你的朋友,他叫什麼,納森?
伊斯特:我害怕讓他失望。
貝基:去看看他,伊斯特。和他談一談。
  
44.內景。咖啡館。日
納森和伊斯特坐在他們上一次來過的咖啡館里。他們面對面地坐著,每人面前放著一杯酸奶。納森一邊聽伊斯特說話,一邊啜著酸奶。伊斯特沒有碰自己那份。
納森:你個子矮小,或是肥胖,或是愚蠢,這些都不是什麼問題。這都是胡扯。
伊斯特:……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在我們之間沒什麼共同點?
納森:因為你知道。
伊斯特:我知道什麼?
納森:什麼也沒有。我們已經結束了。你是一個演員。這是你真心嚮往的,對不對?
伊斯特(搖頭):我不算好。我還在漏掉一些東西。
納森:藥方在你自己手裡。伊斯特,你不能夠再這樣封閉自己了。你自己從來也不曾經歷過的感情,你怎麼能把它演出來呢?
伊斯特(沒有聽懂):我並沒有封閉自己。
納森:好吧。讓我換個說法。你還是個處女呢。
伊斯特:什麼?
納森:你和男孩子上過床嗎?
伊斯特:沒有。
納森:那和女孩子呢?
伊斯特:沒有!
納森:那你還怎麼能說你了解生活!我親愛的伊斯特,我一定得找個情人。我覺得你一定要戀愛。沒有別的辦法。你自以為你會演戲,可是除了割破手指,你根本沒有經歷過更糟糕的事情。這是可笑的。
伊斯特:你是說要是演一具屍體,一個演員就真的得死掉。這真蠢!這根本就沒有什麼用處。聽起來你跟我父親似的,告訴我應該多找機會出去,去夜總會。
納森:我說的不是這個。我只是說,就目前來看,你是個死人。
伊斯特(停了一刻):這不是真的,但是我作不出解釋。
納森:狗屎,你又冷又硬,像塊石頭!遲早有一天,你真應該……我也不知道。
伊斯特(勇敢地):你認為我應該和什麼人上床。
納森(聳了一下肩):你在那齣戲里演的那個姑娘,你以為她們回家以後幹什麼?杜絲在她的遊艇上會幹什麼?或者是莎拉.貝爾娜特?你以為她們會幹什麼?編織?寫詩?對不起,不過她們確實會和人上床……
伊斯特(退縮):呣。這有什麼不同嗎?
納森:你怎麼能知道?等你明白了那唯一值得明白的事情再說吧。找個情人,談一次戀愛。那時你就懂得穿短上衣和小短裙了。我覺得我給了你一個好建議。我只想讓你變成你想成為的那種人。
伊斯特(勇敢地):我知道了。謝謝你,納森。我需要聽一聽別人的建議。再見。

45.內景。房間。夜
伊斯特坐在地板上。屋子還是像原來一樣空空的。伊斯特在一張紙上寫下她認識的所有男人的名字。她的字寫得歪歪扭扭,像一個孩子的筆跡。
-喬
-助手
-經常在茶鋪里見到的一個男人
-海加德……
鏡頭推近最後一個名字,「海加德」,直到它充滿畫面。
伊斯特彎著腰,眼睛睜得很大,在想著什麼。
在這個場景的結束和下一個場景的開始,我們聽到:
敘述者(畫外音):「伊斯特審視著四周,並沒有覺得自己是在做什麼不正常的事情,也不覺得它不會成功。她仔細回想著她所認識的所有男人的名字……」
  
46.內景。更衣室和舞台。夜
伊斯特站在更衣室的門口。
克里斯蒂,一個金髮碧眼的漂亮女孩,正坐在梳妝鏡前。她穿了件薄薄的衣服,顯出她肩膀。她認真地化妝,無意識地傻笑著。
伊斯特站在門口,有點不在自。最後,她輕輕咳嗽了一聲。
伊斯特:我能問你點事情嗎?
克里斯蒂抬起頭,有些意外,但顯得很友好。
克里斯蒂:噢,伊斯特!
稍後……
兩個女孩在舞台上。舞台上沒有別人。幕布垂落。穿過它,傳來觀眾落座時喧嘩聲。
伊斯特和克里斯蒂背朝我們站在幕布前,透過不同的窺視孔看著觀眾席。
伊斯特(全神貫注地看著觀眾席,沒有看克里斯蒂):托茲?
克里斯蒂(同樣如此,笑了一聲):托茲?!
伊斯特(有點尷尬):是啊……
克里斯蒂:他很有趣。有點老。他原先開過一家劇院。現在他在做生意。他很會對女人獻殷勤,但是她很好色。
伊斯特(指著另一個男人):那個人是誰?那個?
克里斯蒂:在哪兒?
伊斯特(用手指著,她的眼睛還是沒有離開窺視孔):那兒。他在托茲身後坐下了。
克里斯蒂:穿黑色衣服的那個?是哈爾維。他是一個演員:馬丁.哈爾維。他在里謝姆演戲。
伊斯特:你認識他?
克里斯蒂:認識。上帝!他太蠢了。和一個男演員出去嗎,親愛的?不。謝謝。噢,多米尼克在那邊。
伊斯特(又回到窺視孔):是那個高個子嗎?
克里斯蒂:是的,他真招人喜歡。
伊斯特:你和他一起出去過嗎?
克里斯蒂(生氣):沒有。他旁邊坐的那個是位藝術家,克雷格。對他我不想作評價。在後面那位是斯坦通……(仰慕地)他更墮落!
伊斯特(她笑了,天真地):菲利普.海加德怎麼樣?
克里斯蒂(驚訝地,繼續窺視):海加德?他在哪兒?
伊斯特:他沒來。
她眼睛繼續在那裡窺視,以掩飾自己的尷尬。克里斯蒂轉臉看著她,皺起眉頭……
克里斯蒂:他要是來了可就怪了!他從來不看首演的。
伊斯特:噢。
克里斯蒂(繼續看著幕布前的伊斯特):他才受不了這種場面呢。我敢說他連一件相樣的晚禮服都沒有!(她們兩個人都笑了。)
伊斯特:你認識他?
克里斯蒂(不太熱心):呣。我覺得他讓人有點害怕。斯坦恩。
伊斯特:沒什麼。對我來說沒什麼。
克里斯蒂:那請便吧……我很高興。
伊斯特:他有女人嗎?
克里斯蒂:沒有女人……他有很多女人。

47.內景。書店。日
劇院附近的一家大書店。通過書店的一面窗戶,我們看見伊斯特羞怯地向一位銷售助理走過去。他拿起一本書。
伊斯特:這不是一本戲劇集吧?
售書員:不,不。是一本隨筆集。
伊斯特(什麼也沒說。她不知道什麼是「隨筆」。)你有沒有別的?我還以為他是寫戲劇的呢。
售書員:我不知道。我們可以預約訂貨。
伊斯特:不用了。沒關係。

48.內╱外景。劇院。夜
演出結束后。
我們看見伊斯特和克里斯蒂從劇院的樓梯下來。樓梯現在已經空了。他們穿著便裝,外面罩著大衣。
克里斯蒂:你知道,我還沒有遇到不為我回頭的男人呢。
她們走過大廳。克里斯蒂向小隔間里的售票打招呼。
伊斯特(急切地想了解):那你是怎麼做到的?要是你打定主意……一個適合你的男人……你怎麼告訴他?
克里斯蒂:噢,我會上他家,然後問他「怎麼樣?」
伊斯特(驚訝):什麼時候去呢?早上?
克里斯蒂:不,不。通常在晚上。
伊斯特:八點左右?
克里斯蒂:噢,不!半夜去!我會敲他的門,然後說「是我。」
「噢。」克里斯蒂停下來,為惑不解地看著伊斯特。
克里斯蒂:天哪,伊斯特。我是開玩笑的。你可不能像那樣走到一個男人家裡,然後掀起你的裙子!這不體面!你應該知道呀!
伊斯特:那我應該怎麼做呢?
克里斯蒂:我也不知道。你能指望我說什麼呢!什麼事情都會自然發生,就是這樣。你們會遇上,會一起說說話,然後,該發生就會發生。就他媽這樣一點兒一點兒地!
伊斯特既驚愕又沮喪。克里斯蒂忍不住抱了她一下。
隨後她有了個想法。她把伊斯特拉回到劇院。
「來吧。」
她急急忙忙地跑到售票員的小隔間前。伊斯特跟在她身後,非常好奇。
克里斯蒂(對售票員):請你把登記冊給我好嗎?讓我看看……(查閱那本冊子)海加德,菲利普。他預訂了12號的演出。

49.內景。劇院。夜
大廳里響起鈴聲。克里斯蒂站在高處,在觀眾人群里找著什麼人。突然她好像有所收穫。
我們看見她跑過走廊,在第二層找到正在一扇小門前等待的伊斯特。伊斯特在戲服上套了件大衣。
克里斯蒂:21包廂,213號座位!
「謝謝」。伊斯特向另一個方向跑去。
她經過一個吧台。她馬上停下來。「一杯威士忌。」
她喝了酒,繼續往前走。
她衝下樓梯,數著包間的門牌號。在21號,她走了進去。
菲利普.海加德正四下張望。他35歲,並不怎麼優雅,甚至看起來有點沉悶。他有些吃驚。
伊斯特:你好。我想你知道我們在戲演完了能不能一起喝一杯。
菲利普(向後退了一下):如果你願意……
伊斯特:好。
她關上門,離開了。

50.外╱內景。酒巴(1)。夜
戲結束了。伊斯特穿著平時的衣服。他和菲利普一起走到街上。他們朝一間酒巴走去……
菲利普(幾乎不看她):我不是一個真正的作家。我只是寫過一些文章,一些零零碎碎的東西。我以前就見過你,但我還是不知道怎麼來恭維你。你演這齣戲的時間並不長。對不起。我也一樣,我寫的東西也不算多。(微笑著為她打開酒巴的門)你現在一定在想,這是你生命里最糟糕的一個晚上,是不是?
伊斯特:不。這樣挺好的。
菲利普(咧嘴笑了):其實,我非常仰慕你。
他們進去了。在他們坐下時,一個穿著大衣的年輕女子正好要出門。她朝菲利普微笑著,並且走過來。
年輕女子:晚上好,菲利普。看來你從你的老窩裡出來了,是不是?
菲利普(他們以一種情人之間的親密神態握了握手):你都看見了……你們認識嗎?
年輕女子(伸手向伊斯特):小心點。他太機靈了。比他那些戲還要機靈。
菲利普沒有提伊斯特的名字。「回頭見。」她回到自己的桌前。
菲利普:對不起,我不知道怎麼介紹你。我有點記不得她的名字了。
伊斯特:我的名字是……
菲利普(打斷她):請別說了。我知道……
稍後……
菲利普和伊斯特悶聲不響地坐著。她比他顯得還要從容自在些。她很平靜。由於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她沒有把他們之間缺乏熱情理解為一種失敗。

酒巴里的顧客們開始點最後一道酒。菲利普看著吧台。他眼睛直盯盯地看著吧台,用一種毫無感情的語調說:

菲利普:真讓人不爽。這家酒巴快關門了。所以我提議,我們去另一個地方再喝上一杯。那樣的話,就讓我們看看……(看了看手錶)三四家酒巴一家又一家都關門。到沒什麼地方可去的時候,我會建議你到我家裡去睡。
(最後,他才看了看伊斯特,聳了聳肩)我們看看吧。你能陪我去各家酒巴轉轉,也是一種讓人放鬆的想法。

51.內景。酒吧(2)晚上
此時伊斯特和菲利普在另外一個下層人士光顧的酒吧,他們站在人群當中。人聲鼎沸。
菲利普(愣了一下,然後笑了):對不起,你是如何發現我的?
伊斯特(陰鬱地):我正在和克里斯蒂聊天……
菲利普:克里斯蒂?
伊斯特:她和我一起演出。(菲利普想不起來)你知道的:(模仿克里斯蒂)「噢,噢,噢!」
她就這樣。
一會兒她停止了模仿,疑惑地望著菲利普。
菲利普(他馬上回憶起來並笑了)

《伊斯特·康》 -相關詞條
《復活》  《恐色症》
《伊斯特·康》 -參考資料
http://www.tianya.cn/techforum/Content/384/110.shtml
http://www.mtime.com/movie/12433/posters_and_images/#menu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