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春日行》

標籤: 暫無標籤

38

更新時間: 2013-08-30

廣告

《代春日行》是由南北朝詩人鮑照創作的一首詩詞。

《代春日行》 -作者

南北朝 鮑照

《代春日行》 -詩詞正文

獻歲發。
吾將行。
春山茂。
春日明。
園中鳥。
多嘉聲。
梅始發。
桃始榮。
泛舟艫。
齊棹驚。
奏采菱。
歌鹿鳴。
風微起。
波微生。
弦亦發。
酒亦傾。
入蓮池。
折桂枝。
芳袖動。
芬葉披。
兩相思。
兩不知。

《代春日行》 -作品鑒賞

 
  《春日行》屬古樂府《雜曲歌辭》。「代」猶擬,仿作。這首詩描寫在明媚的春光中男女青年郊遊嬉戲的歡樂情景。
  前八句寫陸遊之樂。「獻歲」即歲首,一年之始。《楚辭·招魂》:「獻歲發春兮,汩吾南征。」「吾將行」,是借用《楚辭·涉江》:「忽乎吾將行兮」中的成句,在此謂我將出發春遊。往下即寫郊外所見的明媚春光:百草綠縟爭茂,萬木欣榮葳蕤,千山萬嶺都披上了青春的綠裝。光明燦爛的春暉,灑滿綠色大地,煥然成彩,暖氣融融。園林中到處鶯聲燕語,鳴聲清脆,彷彿一曲曲悅耳動聽的春歌。紅梅在春風中第一個競先怒放,向人間報告春的信息。含煙惹霧的楊柳枝條,已紛紛插出嫩芽,漸漸由黃轉青。春天給人們帶來的一切,都那樣新鮮明麗,生意盎然。
  接下去的八句再寫水游之樂:春遊的人們來到煙波浩渺的水上,盪起了龍舟畫舫;他們整齊地舉起槳片(棹),使勁地划呀划呀;船兒飛快地在水上滑行,水鳥被驚得撲翅飛向兩岸。人們不禁心曠神怡,逸興遄飛,在船上奏起了江南的《采菱曲》,音調流轉柔婉;時而又唱起古老的《鹿鳴》歌(《詩經·小雅》中一篇,是宴客的詩),情韻和雅古樸。和煦的春風吹皺了一池春水,泛起層層漣漪;大家在弦歌聲中頻頻舉杯祝酒,盡情痛飲。
  「入蓮」四句則側重寫女子的水游之樂:她們盪開雙槳,時而沒入一片荷葉田田的池中,時而又傍岸攀折那尚未開花的桂枝。隨著她們透著香氣的羅袖頻頻揮動,船兒便輕快地前進,那些芬芳的水草葉子紛紛地向兩邊倒伏讓路。
  最後兩句寫春遊中的青年男女彼此產生了愛慕相思之情,這是一種隱秘微妙的心理狀態:兩方都鍾情於對方,又都不知道對方同時也在相思之中。當然,雙方情根既已萌發,早晚必將破土而出;兩顆內在熾熱而外表封閉的心,早晚也將互相撞擊、彼此交流:或明媒提親,或幽期密約,或大膽私奔……這些往後的行動和結果,給讀者留下了豐富的懸念和想象的餘地,所謂「含不盡之意見於言外。」(歐陽修《六一詩話》)此詩結尾的妙處,即在於此。故沈德潛評曰:「聲情駘蕩。末六字比『心悅君兮君不知』更深。」(《古詩源》卷十一)
  此詩通篇三言句法,這最早源於民間謠諺。如《述異記》載吳夫差時童謠:「吳宮秋,吳王愁。」《史記·淮陰侯列傳》中韓信引古諺:「狡兔死,良狗烹;飛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然魏晉以來,文人詩中三言者殊為罕見,因而此詩彌顯別具一格,足見鮑照善於學習民歌形式並加以提高。這種通首三言,隔句押韻的歌行,具有句短拍促,節奏明快,聲情駘宕的特點;與春遊行進的步伐,輕舟盪槳的節奏,男女歡娛的氣氛,以及整篇歡樂明快的詩情,恰好十分和諧,達到了聲情與詞情的完美統一。
  意境優美,脈絡錯綜,也是此詩的一個顯著特點。前八句寫陸遊春景,移步換形,重在聲色渲染,突出明媚璀燦的良辰美景,是景中含情;遊人雖在活動,然景物則處於靜態。「泛舟」以下十二句寫水游之樂,一句一個動作,搖曳多姿,重在突出弦歌樽酒的賞心樂事,是情中有景;船動,人動,景動,則全然動態描寫。至結尾二句,重下兩個「兩」字,則將男女、水陸總挽作結,余意優遊不竭。全詩洋溢著濃郁的詩情畫意,顯出俊逸的風格。
  最後順便提一下,清人張玉觳《古詩賞析》云:「入蓮四句……卻即夏、秋寫景。」實未必然。因為雖然荷花夏季開,桂花秋季開,但並不妨礙它們春季叫「蓮池」和「桂枝」。否則,題目叫《代春日行》,而又去寫夏秋之景,那就是文不對題了。鮑參軍恐不致如此荒謬吧。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