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官爭功》

標籤: 暫無標籤

50

更新時間: 2013-12-11

廣告

《五官爭功》 是群口相聲,由由馬季創作,並在1987年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上與劉偉、馮鞏、趙炎、王金寶表演。

《五官爭功》 -介紹

  群口相聲《五官爭功》是由馬季創作,並在1987年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上與劉偉、馮鞏、趙炎、王金寶表演的。拋開表演時的火爆熱烈、觀眾笑如湧泉不談,單就《五官爭功》的藝術構思、結構安排、包袱設計與文學品位的高新而談,的確是群口相聲中的一篇佳作。
《五官爭功》群口相聲《五官爭功》

  在三百多段傳統相聲中,「群口相聲」大致不足四分之一,且大多數為三人相聲,如《扒馬褂》、《訓徒》、《拆字》、《金剛腿》、《牛頭轎》、《大審誆供》等等。四個人表演的「群活」很少。解放以後,大多數群口相聲多是通過文字遊戲來表達作品主題的,如《帝國主義紙老虎》諷刺了戰爭狂人,《新詩風》採用了對詩、繞口令的形式歌頌了新人新事。儘管60年代出現過一批化裝的群口相聲、70年代有過小型的相聲劇、80年代的中型或大型相聲劇,但都因沒有過硬的作品而未給人們留下深刻的印象,而馬季創作的群口相聲《五官爭功》在中央電視台春節晚會上播出后,產生了極強的藝術效果,這是因為:
  一、內容與形式的完美結合
  相聲《五官爭功》採用的是寓言體的表現形式,用四個演員分別扮作甲的嘴、眼、耳、鼻,並通過它們與甲的爭論及它們四方的相互爭辯來構成包袱產生笑料,進而表達主題的,所以顯得生動自然又妙趣橫生,在新穎的比擬中給人以新的思考。表達這樣一個主題,如果用甲、乙二人來演述只會事倍功半,而採用演員模擬進入人物,則貼切自然,生動有趣。
  二、語言與包袱的簡潔巧妙
  早在1961年3月,人民藝術家老舍在《人民日報》上發表《健康的笑聲》一文,指出「侯寶林先生對相聲藝術有所創新,自成一家。……他的語言已是一種新的語言,不但力避粗野,而且善於用新時代的語言引起新的諧趣。馬季繼承這一流派,會對相聲的發展與提高起些作用。」二十多年以後,馬季以他精湛的表演及豐厚的創作,驗證了當時老舍先生的「慧眼識珠」。在相聲創作與表演上,馬季的語言精練風趣又生動俏皮,體現在相聲《五官爭功》上,則表現為語言簡短有力,幽默自然。
  在節目的開頭墊話部分,簡潔自然地引出第一個人物,「眼睛」,用「三番四抖」的手法抖響開門包袱,以後「鼻子、耳朵、嘴」用同樣的藝術手法出場共產生笑料,「重複」這種構成包袱的手法在這裡運用得很自然,毫無硬山擱檁之感。接著點出四個人物為榮譽而來,這裡先暗示了主題,然後在他們各自爭功的過程中,每一位都安排了貼切自然又脆爆的笑料進行揭穿,這就已經顯示出他們爭功的無理與過錯,而馬季的高妙又在於安排了口、耳、眼、鼻為了榮譽相互爭論的一筆,最後那「我的位置往上調」、「我得站最高峰」、「長你腦瓜頂上」等,使作品所要表達的寓意及暗示的社會生活中的人和事清晰可見,那種見利不讓、寸功必爭的心態暴露無遺,而最後的結尾「你們幾位全走了,我腦袋成鴨蛋啦」,更是寓意深長,表明個人與集體的利害關係。
  三、寓意與品位的高度統一
  群口相聲《五官爭功》的創作年代是八十年代後期,當時社會上的空氣中普遍存在著資產階級自由化的成分,那種脫離集體,排斥他人之風大有蔓延之勢,社會上看不慣他人先進或致富的言行、舉止也常常溢於一些人的言表之中。相聲《五官爭功》所以能在笑聲中產生讓人幡然醒悟的作用,就是它及時、準確地剖析、展示了某些「紅眼病」者的病態心理。作品以寓言體出現又給人以無限的遐想空間;人物的語言簡潔自然又生動有趣、相互間配合默契使整段作品無論從文字腳本上還是表演上都達到了一個盡乎完美的藝術高度,從而達到了寓教於樂的社會功效。
  這段相聲演出后,《人民文學》在1987年第3期上予以發表,可見其藝術性與文學性是達到了雅俗共賞、寓意深刻、耐人尋味這一審美高度的。
  2009年馬東(馬季的兒子)等將《五官爭功》改編后在2009年春晚上表演。(更名為《五官新說》)
《五官爭功》 -台詞
  馬季 哎,我來跟大家說個事兒啊,我昨晚作了個夢,我這夢啊!特別奇怪,我夢見我這五官啊,從……
  眼睛 喲!腦袋。
  馬季 哎。
  眼睛 哈哈!哈哈!
  馬季 你好,你好!
  眼睛 您還認識我嗎?
  馬季 我可不敢認啦!請問您貴姓啊?
  眼睛 我姓眼。
  馬季 姓……姓什麼?
  眼睛 姓眼。
  馬季 百家姓有你這姓嗎?
  眼睛 頭一個就是啊。
  馬季 哪句呀?
  眼睛 趙錢孫「眼」。
  馬季 沒聽說過!趙錢孫「眼」?趙錢孫李!
  眼睛 啊,周吳鄭「眼」!
  馬季 周吳鄭王。
  眼睛 馮陳褚「眼」。
  馬季 你別「杵」啦!你不怕「杵」瞎啦?
  眼睛 不,我……
  馬季 你叫什麼名字吧?
  眼睛 我叫眼睛。
  馬季 眼睛?
  眼睛 哎,對對!
  馬季 哎呀,您說這人有叫眼睛的嗎?啊?
  眼睛 那你這部分叫什麼?
  馬季 別摸!
  眼睛 不,我就問問。
  馬季 摸壞了,哪兒配這零件兒去呀?
  眼睛 你這叫什麼?
  馬季 我這是眼睛。
  眼睛 我就是您的眼睛。
  馬季 您就是我的眼睛?
  眼睛 對對對。
  馬季 我這眼睛長的跟帶魚似的?你上這兒幹嗎來啦?
  眼睛 多日不見,怪想您的,我來看看您。
  馬季 哎喲!謝謝您,您找個地方坐下看。
  眼睛 啊,坐下看。
  馬季 我接著說我這夢啊。
  鼻子 喲嗬!您在這兒呢?
  馬季 怎麼又來一位?您好!您好!
  鼻子 您好!您還認識我嗎?
  馬季 你也問我這句呀?不敢認啦。
  鼻子 哎喲,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一家人啦!
  馬季 請問您貴姓呀?
  鼻子 我姓鼻。
  馬季 啊,姓……怎麼這姓都這麼彆扭啊?姓鼻,百家姓有您這姓嗎?
  鼻子 有。
  馬季 哪句呀?
  鼻子 趙錢孫「鼻」。
  馬季 去!沒聽說過!趙錢孫「眼」!咳!「孫眼」他說的!你叫什麼名字吧?
  鼻子 我呀,叫鼻子。
  馬季 鼻子。
  鼻子 啊,我就是您這鼻子。
  馬季 壞啦!我這鼻子也下來啦!你上這兒幹嗎來啦?
  鼻子 多日不見,怪想您的,我來呀,聞聞您。
  馬季 聞我!去去!甭聞啦!坐那兒,坐那兒。
  鼻子 哎,哈哈。
  馬季 我這夢啊!
  耳朵 喲嗬!
  馬季 怎麼又來一位?你好,你好!
  耳朵 您在這兒呢?您還認識我嗎?
  馬季 怎麼全問我這句呀?我不敢認啦!
  耳朵 您真是房頂上開窗戶——六親不認啦!
  馬季 請問您是誰?
  耳朵 我是您的耳朵呀!
  馬季 我耳朵也來了。
  耳朵 下來啦!
  馬季 哎約,您上這兒幹嗎來啦?
  耳朵 多日不見,怪想您的,我到這兒來聽聽您。
  馬季 聽我?您坐那兒聽!坐那兒聽!
  耳朵 好,呵呵。
  馬季 我這個夢啊,
  嘴 喲嗬!您在這兒呢?
  馬季 啊。
  馬季、嘴 您還認識我嗎?
  嘴 哎!這位怎麼這麼大勁兒啊?
  馬季 我認識您,您不是趙炎嘛。
  嘴 啊!不……我哪兒趙炎哪?
  馬季 你不是趙炎嗎?
  嘴 再好好看看。
  馬季 怎麼看……我看不出來了。
  嘴 您的眼睛怎麼啦?
  馬季 我眼睛在那兒歇著呢!
  嘴 我呀,姓嘴。
  馬季 姓嘴?叫什麼呀?
  嘴 叫嘴呀!
  馬季 你叫嘴嘴?
  嘴 沒聽說過!
  馬季 嘴嘴……
  嘴 不像話!我姓嘴、叫嘴,全名還是嘴,我就是您這張嘴。
  馬季 哦!你就是我這張嘴?
  嘴 不錯。
  馬季 我這嘴可夠富態的。
  嘴 嘴大吃八方嘛!
  馬季 您上這兒幹嗎來啦?
  嘴 這不多日不見,怪想您的,我來啃啃你呀。
  馬季 哎……你拿我當豬頭肉啦?
  嘴 親熱親熱嘛!
  馬季 有這麼親熱的嗎?你們這五官全上這兒幹嗎來了!
  嘴 這不給您道喜來啦!
  鼻子 給您哪,祝賀來啦!
  耳朵 祝賀您,取得成績呀!
  眼睛 祝賀您獲得了榮譽。
  馬季 我有什麼榮譽?你們這麼祝賀我呀?
  鼻子 哎?這您還不明白嗎?
  馬季 怎麼回事兒?
  鼻子 不久之前,您被評為笑星之首。
  馬季 啊,有這事兒。
  合 哎!
  耳朵 我可聽說啦!
  馬季 聽說什麼?
  耳朵 您還領了這麼大一獎狀。
  馬季 您瞧我這耳朵真夠靈的。
  眼睛 還拿了不少獎金。
  馬季 你看見啦?
  眼睛 夜裡三點半,您不是還數了一回?
  馬季 誰數啦?
  嘴 不,關鍵是您有了榮譽,我們想問問:您這榮譽呀,是怎麼得來的?
  合 哎。
  馬季 還是我這嘴會說話。榮譽怎麼得來的?
  合 啊。
  馬季 上級正確的領導,同行們的支持,觀眾們熱情的幫助,加上我個人一點努力。所以……
  眼睛 我呢?
  鼻子 我呢?
  耳朵 我呢?
  嘴 我呢?
  馬季 壞啦!就這點榮譽不夠他們四個分的。
  合 啊?
  馬季 礙著你們什麼事啦!
  合 哎?
  鼻子 忘恩負義。
  耳朵 過河拆橋!
  眼睛 念完經打和尚。
  嘴 吃飽了就罵廚子。
  馬季 哪那麼多廢話?
  鼻子 我可告訴您,腦袋!你所以取得這麼大的榮譽,跟我們五官這哥幾個發揮功能可有很大的關係。
  馬季 五官各有各的作用啊。
  鼻子 那您說說,誰的作用最大?
  耳朵 誰是五官之首?
  眼睛 誰該立頭功?
  嘴 這頭份獎金……嘿嘿,歸誰?
  馬季 你說這問題我怎麼解答?這五官全長我腦袋上,這是有機整體呀!還誰頭功,誰二功?誰拿頭份獎金?我分不清楚啦!
  鼻子 胡說!
  耳朵 放肆!
  眼睛 無理!
  嘴 撐著!
  馬季 什麼叫撐著?
  鼻子 我可告訴你,你所以當上頭號笑星,那全仗著我這鼻子給你挺著呢。
  馬季 跟你這鼻子有什麼關係?
  鼻子 太有關係啦!
  馬季 你說說!
  鼻子 你想啊,我這鼻子是你腦袋上唯一的一個呼吸器官哪。
  馬季 是啊。
  鼻子 一天一呼一吸達萬次以上,我有一天不幹活兒,您就受不了。
  馬季 是啊!你這鼻子就管出氣的,你憑什麼不幹活呀?
  鼻子 白天咱就不說了,到晚上也一樣啊。
  馬季 晚上怎麼啦?
  鼻子 您老人家躺在床上睡著了。
  馬季 休息呀!
  鼻子 眼睛閉上啦!嘴也合上啦!耳朵也歇著啦!
  馬季 對。
  鼻子 噢,就讓我鼻子一個人值夜班啊?人家工廠都講三班倒!你哪怕讓我休息個十分八分的?
  馬季 你休息一會兒,我就休克了。能休息嗎?
  鼻子 再者說了,你從小長這麼大,你哪時哪刻離開我鼻子啦?
  馬季 這倒是,打一生出來就有這玩藝兒,這玩藝兒還原裝的。
  鼻子 再者說,我這鼻子還是你腦袋上的嗅覺器官。
  馬季 怎麼叫嗅覺器官?
  鼻子 哎,有我這鼻子,你才能聞出來什麼叫香,哪叫臭不是。
  馬季 得靠我這鼻子來聞味兒。
  鼻子 哎。要沒我這鼻子?
  馬季 啊?
  鼻子 不客氣說:
  馬季 怎樣?
  鼻子 您—餓了!
  馬季 啊。
  鼻子 您就上廁所啦!
  馬季 回來吧!回來吧!我上那兒幹嗎去?
  鼻子 您聞不出味兒來呀?
  馬季 行行,行行,您這鼻子很重要就是啦!
  鼻子 重要。那我得問問你了:既然我這鼻子這麼重要,那為什麼在那笑星領獎大會上,你發言的時候,對我這鼻子的功勞,你隻字不提呀?
  馬季 那我怎麼提呀?我上來就這麼講:同志們!評我為笑星,主要得歸功我鼻子。錦旗你不要給我,您就掛我這鼻子上……這玩意兒掛得上嗎?
  鼻子 反正我鼻子的待遇,您得給我重新考慮。
  馬季 你鼻子很重要。我離不開你……
  眼睛 胡說!
  馬季 哎,你怎麼啦!
  眼睛 怎麼啦?他鼻子重要,我眼睛就不重要嗎?
  馬季 我沒那意思。
  眼睛 我眼睛比鼻子重要。
  馬季 怎麼呢?
  眼睛 你的聰明,你的才智,全在我身上才能體現出來。
  馬季 哎,對啦!人們都這麼說嘛,說這馬季聰明,所以聰明就聰明在那雙水汪汪的……小眼睛上啦。
  眼睛 你用我跟觀眾交流感情,用我表達喜怒哀樂。請問,沒我眼睛,你能學文化、學知識嗎?嗯?沒我眼睛,你能表達喜怒哀樂嗎?嗯?沒我眼睛,你能看到這大千世界嗎?嗯?沒我眼睛……嗯!
  馬季 什麼毛病?
  眼睛 就這樣,我還得為你的婚事操心。
  馬季 哈!眼睛為我的婚事操心?怎麼啦?
  眼睛 怎麼啦?你們倆第一次見面兒,不是我眉來眼去,把她勾住的嗎?忘啦?腦袋!我還告訴你,你們倆從戀愛到結婚乾的那點事兒我可全看見了。
  馬季 你瞧我這缺德眼睛。
  眼睛 你要不對我好點,我全都給你說出去。同志們,今天我先說第一回吧。
  馬季 別!你眼睛很重要,我離不開你。
  眼睛 對啦,你每天下班是誰為您認路的?
  馬季 對對,真離不開這眼睛。
  眼睛 就是啊!
  鼻子 沒關係,沒關係!離開眼睛您照樣能回家。
  馬季 不行,沒有眼睛我拿什麼認路啊?
  鼻子 哎,用我這鼻子聞著咱們就回去啦!
  馬季 我長個狗鼻子?像話嗎?
  眼睛 不行了,不是!你甭……您就對我好點兒,您肯定我就報答您。
  馬季 怎麼報答我?
  眼睛 以後您再辦壞事,我睜一眼,閉一眼……
  馬季 我辦過壞事嗎?
  眼睛 我這眼睛很重要。
  馬季 是是!
  耳朵 胡說!
  馬季 你怎麼啦又?
  耳朵 剛才說什麼啦,我可全聽見啦!
  馬季 是,你這賊耳朵什麼聽不見呢?
  耳朵 說什麼,眼睛重要,我這耳朵可有可無嗎?
  馬季 我沒那麼說啊。
  耳朵 我這耳朵是您腦袋上的信息機構。
  馬季 信息機構?
  耳朵 靠我這耳朵給你傳遞信息。
  馬季 對對對!
  耳朵 沒有我這耳朵?你能聽出來什麼是音樂?
  馬季 沒耳朵我就聽不出音樂了。
  耳朵 什麼是唱歌?
  馬季 聽不出來。
  耳朵 什麼是唱戲?
  馬季 不懂!
  耳朵「汪!汪!汪!」這是什麼?
  馬季 這個聽出來啦!這是狗叫喚啊。
  耳朵 對呀,要是沒我這耳朵,你以為你三舅唱戲呢。
  馬季 停!你怎麼說話呢?
  耳朵 你從小長到大,聽報告、聽講課、聽說話、聽音樂、聽什麼離開過我這耳朵?
  馬季 嘿嘿!對對!耳朵挺重要。
  耳朵 還甭說這個啦,就連你談戀愛也沒離過我這個耳朵。
  馬季 您怎麼也提這事啊?
  耳朵 那當然!
  馬季 跟你耳朵有什麼關係啊?
  耳朵 你們倆熱戀的時候,總是親親熱熱,互相吐露愛慕之情,靠什麼呀?
  馬季 靠什麼?就靠那嘴來表達。
  耳朵 靠嘴說?……說什麼呢?
  馬季 沒聽出來。
  耳朵 就是呀!要有我這靈敏的耳朵,你就會聽得一清二楚。
  馬季 說的什麼意思?
  耳朵 她說呀!你小心點兒,我愛人在後邊兒吶!
  馬季 哎……像話嗎?我第三者插足啊?像話嗎?
  耳朵 反正我對你是俯首貼耳啊。
  馬季 耳朵對我不錯。
  耳朵 可是你呢?
  馬季 可是……嗯?
  耳朵 你對我們三六九等!
  馬季 我啊?
  耳朵 你對他們什麼樣?
  馬季 對他們一視同仁呀!
  耳朵 一視同仁?你喜歡眼睛,給他戴上變色鏡,讓他臭美去!
  馬季 那是臭美嗎?戴眼鏡保護點視力。
  耳朵 你給鼻子、嘴戴上口罩。
  馬季 是啊,講衛生啊。
  耳朵 給你脖子圍上圍巾。
  馬季 啊,愛護點兒嗓子。
  耳朵 給你腦袋戴上帽子。
  馬季 戴帽子顯得精神。
  耳朵 你給我耳朵買過什麼呀?
  馬季 耳?我還真沒給這耳朵買過什麼?
  耳朵 不買沒關係,可是你不該把口罩帶、眼鏡腿兒,全勒我耳朵上。
  馬季 你說,就這麼點事兒他還抱委屈呢。
  耳朵 抱委屈!有件事兒你還最對不起我。
  馬季 什麼事兒對不起你?
  耳朵 我們耳朵本來是親親密密是一對兒,你非得一邊一個讓我們長期分居啊!
  馬季 那……倆耳朵擱一邊兒,那不成燒賣啦!
  耳朵 你甭管,你說清楚,你今天一定得給我說……
  馬季 行了行了……
  鼻子 別哭啦!沒完沒了,哭什麼呀?
  馬季 他委屈,他礙著你什麼呀?
  鼻子 他委屈我不管哪?你讓大夥瞧瞧,這麼會兒把我鼻子全都揪紅啦!
  馬季 別揪啦!人家不樂意啦!
  耳朵 你說我耳朵重要不重要?
  馬季 耳朵重要!我離不開你。
  耳朵 哎,你要是……
  嘴 胡說!
  馬季 怎麼回事兒?
  嘴 我沒說你,我說他們!
  馬季 說他們呢?
  嘴 他們剛才說什麼,我也聽見啦。
  馬季 您聽見啦。
  嘴 不像話!
  馬季 就是。
  嘴 他們這叫見榮譽就上。不明白道理,咱們是個整體。
  馬季 對。
  嘴 您這腦袋有了榮譽,大夥都有份兒。
  馬季 您瞧我這嘴說的多好!
  嘴 哪有為自己爭功的?
  馬季 就是嘛!
  嘴 人家真正有功的從來不爭功。
  馬季 有功人就不爭功啦!
  嘴 你看我什麼時候爭過?
  馬季 你現在就爭上啦?
  嘴 哈哈,我還用爭嗎?
  馬季 你這不爭呢嗎?
  嘴 我是什麼呀?
  馬季 你是嘴呀!
  嘴 我這嘴對你來講最重要。
  馬季 有什麼重要的?
  嘴 沒有我這嘴,你說段相聲我聽聽,說!
  馬季 我拿哪兒說呀?
  嘴 還是的!靠我這嘴?
  馬季 對對。靠嘴!
  嘴 你抽根兒煙,還得靠我這嘴。
  馬季 是啊,拿耳朵抽,嘬得進去嗎?
  嘴 你喝點酒,還得靠我這嘴。
  馬季 對對對。
  嘴 你吃點飯,也得靠我這嘴。
  馬季 全靠嘴!
  嘴 你說個瞎話,也靠……
  馬季 我說過瞎話嗎?你怎麼了?
  嘴 反正我這嘴重要。
  馬季 嘴確實重要。
  嘴 笑星評比會上,評委說得清楚。
  馬季 怎麼說的?
  嘴 說您口齒伶俐,那就是誇我這嘴。
  馬季 對對對。
  嘴 說您吐字清楚,也是誇我這嘴呢。
  馬季 也是這嘴。
  嘴 說您嘴皮子利索,也是誇你這嘴呢。
  馬季 對對對。
  嘴 甭說這個,就是你和您愛人搞對象,也沒離開我這嘴。
  馬季 你怎麼也提這個事兒?
  嘴 多新鮮哪?你跟你愛人花言巧語,不得用我這嘴嗎?
  馬季 對,對。
  嘴 你跟你愛人說點悄悄話,不得用我這嘴嗎?
  馬季 對,是用嘴!
  嘴 你跟你愛人表示衷心,不得用我這嘴嗎?
  馬季 用嘴!
  嘴 你跟你愛人親熱接吻……
  馬季 別……別說啦!你怎麼什麼都往外說啊?
  嘴 我這嘴就是有什麼說什麼……
  馬季 行行行,你嘴下留情吧。
  嘴 我這嘴怎麼樣?
  馬季 好,不錯,我離不開您這嘴。
  嘴 重要吧……
  鼻子 我呀,不幹啦!
  耳朵 我呀,請探親假!
  眼睛 我呀,調離我!
  馬季 怎麼啦?又怎麼啦?你們三兒?
  鼻子 您說我這鼻子辛辛苦苦的我落什麼好啦?啊?你這腦袋偏心眼兒。
  馬季 我?
  鼻子 你就向著那嘴。
  馬季 我怎麼向著他啦?
  鼻子 嘿!弄點好吃的、好喝的,什麼雞鴨魚肉、山珍海味、桔子汽水兒、奶油冰棍兒,你全塞那嘴裡頭啦!啊?
  馬季 我塞你鼻子裡頭,你消化得了嗎,你呀?
  嘴 行啦!鼻子。他再好吃的東西,我嘴沒沾著邊兒呢,這味兒先讓你聞跑啦!你還不知足哪?
  鼻子 哎?我先聞味兒,幹嗎你那兒流哈喇子啊?
  嘴 廢話!你要傷風,要感冒,這喘氣兒,我還得替你頂著呢。
  眼睛 你們別說啦!你們倆吃香的、聞辣的,我眼巴巴的看著沒我什麼事兒啊?
  耳朵 對呀!我看還看不見呢?
  馬季 行啦,行啦!沒你們倆什麼事兒,這裡頭。
  鼻子 這點好事兒,全落在嘴上啦!
  嘴 行啦!你們光瞧見我吃香的、喝辣的啦!你們誰生個災,鬧個病,喝點苦水、吃個藥片,不全塞我嘴裡頭啦?我說什麼啦?
  耳朵 對啦,這耳釘還扎我耳朵上呢!
  嘴 是啊!把你耳朵扎疼啦,我這嘴還得咧著呢。
  眼睛 是啊,你一咧嘴,我還得擠眼淚哪。
  鼻子 那我鼻子直犯酸,我招誰惹誰啦?
  嘴 受著吧,受著吧!
  鼻子 我再問問你。
  馬季 問什麼?
  鼻子 你抽煙的時候,你幹嗎那煙打我鼻子裡頭走?
  眼睛 說得好!
  嘴 廢話!你過了煙癮,我還沒找你收煙錢呢。
  鼻子 我收煙錢?
  嘴 啊。
  鼻子 我還沒要你養路費呢?
  眼睛 對對對,我告訴你……
  嘴 行啦,眼睛,你不錯啦!他們家二十吋彩電就給你買的,我們誰看得見哪?
  耳朵 說得好!說得好,嘴說的太有道理了……
  嘴 還有你耳朵,他們家那幾千塊錢買的音響,那就是你的,我們誰聽得著啊?
  馬季 對,對。
  鼻子 瞧瞧,他們全有好處不是?
  嘴 最可氣的就是你鼻子。
  鼻子 我怎麼啦?
  嘴 你不錯啦!你在最中間,我們全在邊上圍著你轉?你還不知足,今兒傷風、明兒感冒、后兒鬧個鼻竇炎什麼的,也搭著他手懶點兒,流點清鼻涕全流到我嘴裡啦,你拿我這兒當痰盂啊你?真是的。
  鼻子 我再問問你!
  馬季 還問什麼?
  鼻子 病從口入、禍從口出,是不是嘴的責任?
  馬季 是你的毛病。
  嘴 那你這鼻子麻木不仁、不聞不問怎麼說呢?
  馬季 對。
  耳朵 口若懸河、信口雌黃,就是你這嘴。
  嘴 行啦!耳朵!你偏聽偏信,耳邊風,那就是你的毛病。
  眼睛 那雲山霧罩、造謠生事,說的是誰呀!
  嘴 你這眼睛也可以啦!那社會上的紅眼病就是你傳染的。
  馬季 得!各位,就這麼點榮譽他們自己就打起來啦。
  嘴 腦袋!
  馬季 啊?
  嘴 我對你有意見。
  馬季 對我有意見?
  嘴 嘿嘿。
  馬季 怎麼啦?
  嘴 你憑什麼把我這嘴放在最下邊?
  馬季 是啊,當初它就那麼設計來著。
  嘴 你得把我的位置往上調。
  馬季 怎麼調法?
  嘴 我這嘴,得長你腦瓜頂上去。
  馬季 這嘴長到這兒來?
  嘴 嘿嘿,趕上下雨你不怕存水呀?
  嘴 我得最高啊!
  鼻子 腦袋!我對您有意見。
  馬季 你有什麼意見?
  鼻子 我不能跟他們在一塊兒,我得站最高峰。
  馬季 !他也長到這地方來?
  眼睛 腦袋!我高瞻遠矚,我請求上調。
  馬季 你也上來啦!好嘛!
  耳朵 腦袋!我耳朵也得必須長你腦瓜頂上。
  馬季 耳朵也長……我成兔爺啦!
  合 就這樣吧,好,上面見吧!
  馬季 停!幹嗎呢你們?五官全長我腦袋上頭,都得聽我的!五官分工不一樣,得互相支持,互相幫助,團結起來才能幹出點事兒來呀?照你們這樣,自己強調自己重要,不要
  你們啦!走!走!走!走!
  馬季 回來,回來!
  眾 怎麼又回來啦?
  馬季 我琢磨過來啦。
  眾 啊。
  馬季 你們幾位全走啦?
  眾 啊?
  馬季 我這腦袋成鴨蛋啦!
  眾 哈哈!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