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雲中君》

標籤: 暫無標籤

15

更新時間: 2013-08-27

廣告

《九歌雲中君》 -簡介

九歌雲中君 年代:先秦  作者:屈原   浴蘭湯兮沐芳,華采衣兮若英[1];靈連蜷兮既留,爛昭昭兮未央;謇將憺[2]兮壽宮,與日月兮齊光;龍駕兮帝服,聊翱遊兮周章;靈皇皇兮既降[3],猋[4]遠舉兮雲中;覽冀洲兮有餘,橫四海兮焉窮;思夫[5]君兮太息,極勞心兮忡忡。

《九歌雲中君》 -簡析

本篇是一首祭雲神的詩歌,雲中之神為一男性,號「雲中君」,在神話中雲神名叫豐隆,又名屏翳。------------------------------------------------用蘭湯沐浴帶上一身芳香,讓衣服鮮艷多彩像花朵一樣。靈子盤旋起舞神靈仍然附身,他身上不斷地放出閃閃神光。我將在壽宮逗留安樂宴享,與太陽和月亮一樣放射光芒。乘駕龍車上插五方之帝的旌旗,姑且在人間遨遊觀覽四方。輝煌的雲神已經降臨,突然間像旋風一樣升向雲中。俯覽中原我目光及於九州之外,橫行四海我的蹤跡無盡無窮。思念你雲神啊我只有嘆息,無比的愁思真讓人憂心忡忡!①蘭湯:蘭草浸入其中而帶有香味的熱水。此下四句為祭巫所唱。②華:使之華麗。英:花朵。③靈:靈子,有神靈附身的巫覡。連蜷(quan2權):屈曲,此處指舞蹈時身體婀娜擺動的姿態。既留:已經留下來。④爛:分散的光。昭昭:小光(聞一多《九歌解詁》)。央:盡。⑤蹇(jian3剪):梗阻,停留。憺(dan4旦):安。壽宮:供神之處。此下四句扮雲中君的巫所唱。⑥服:章服,指車駕上所樹旌旗。⑦周章:周遊。⑧靈:此處指雲中君。此下二句祭巫所唱。⑨猋(biao1標):龍捲風,此處用為形容詞。舉:起。⑩覽:看。冀州:古九州之一,此處代指中原大地,中國。此下二句雲中君所唱。⑾橫:橫布或橫行。⑿太息:嘆息。此下二句祭巫所唱。⒀勞心:憂心,傷心。忡忡:憂愁的樣子。

《九歌雲中君》 -賞析

《雲中君》是祭祀雲神的歌舞辭。王逸《楚辭章句》題解說:「雲中君,雲神豐隆也。一曰屏翳。」江陵天星觀一號墓出土戰國祭祀竹簡有「雲君」,顯然是「雲中君」的簡稱,可證雲中君就是雲神。或以為月神、雷神、雲夢澤之神、雲中郡神、高禖女神等,俱不可從。《雲中君》這篇詩是以主祭的巫同扮雲神的巫(靈子)對唱的形式,來頌揚雲神,表現對雲神的思慕之情。憑什麼肯定是對唱的形式呢?首先,詩中說:「靈皇皇兮既降」,「靈」指神。又說:「靈連蜷兮既留。」《楚辭考異》曰:「一本靈下有子字。」王逸注:「楚人名巫為靈子。」《廣雅·釋詁三》之說同。則此「靈子」或「靈」指雲神或雲神附身的巫。那麼,詩中兩處說到「靈」的部分,一處稱說「君」的句子,都是祭巫所唱。而詩中「蹇將憺兮壽宮」以下四句和「覽冀州兮有餘」二句非祭巫所應言,則又是雲中君的唱詞無疑。其次,《九歌》中另外四篇祭天神之詩,除《東皇太一》兼有迎神的作用,另當別論外,其餘《東君》、《大司命》、《少司命》也都是對唱的形式。《九歌》的祭祀歌舞是在夜間藉助於篝火或竹明、松明、燈光進行的,所以表現出一種神秘和恍惚迷離的氣氛。《雲中君》一篇按韻可分為兩章,每一章都是對唱。開頭四句先是祭巫唱,說她用香湯洗浴了身子,穿上花團錦簇的衣服來迎神。靈子翩翩起舞,神靈尚未離去,身上隱隱放出神光。這是表現祭祀的虔誠和祭祀場面的。「蹇將憺兮壽宮」以下四句為雲中君(充作雲中君的靈子)所唱,表現出神的尊貴、排場與威嚴。由於群巫迎神、禮神、頌神,神乃安樂暢意、精神煥發、神采飛揚。「與日月兮齊光」六字,準確地道出了雲的特徵;就天空中而言,能同日月並列的唯有星和雲,但星是在晴朗而沒有日光時方能看見,如同時也沒有月亮,則更見其明亮。惟雲,是借日光而生輝,雲團映日,放出銀光,早晚霞光,散而成綺,所以說「與日月兮齊光」。這兩句,上句是說明「神」的身份,下一句更表明「雲神」的身份。「龍駕兮帝服」,是說出行至人間受享。「聊翱遊兮周章」則表示不負人們祈禱祭祀之意,願為了解下情。古人以為雨是雲下的,雲師有下雨的職責。故《周禮·大宗伯》有雨師而無雲師,《九歌》有雲師而無雨師。屏翳或以為雲師,或以為雨師,也是這個原因。「屏」是遮蔽的意思。「翳」,《離騷》王逸注:「蔽也。」《廣雅·釋詁二》:「障也。」則「屏翳」之名實表示了同「覽冀州兮有餘,橫四海兮焉窮」一樣的意思。周宣王祈雨之詩名曰《雲漢》,賈誼憫旱之賦題曰《旱雲》,俱可以看出古人對雲和雲神的看法。祭巫唱「靈皇皇兮既降,猋遠舉兮雲中」,乃是說祭享結束之後雲中君遠離而去。「皇皇」是神附在巫身上的標誌。神靈降臨結束之後,則如狂飆一般上升而去。這裡是表現雲神的威嚴與不凡。「覽冀州兮有餘,橫四海兮焉窮」,則是雲神升到高空后因眼底所見而言,表現了雲高覆九州、廣被四海的特徵。末尾二句,是祭巫表示對神靈離去的惆悵與思念,表現出對雲神的依賴情緒。祭雲神是為了下雨,希望雲行雨施,風調雨順。所以雲神一離去,人們便悵然若失。《旱雲賦》寫雲開始之時積聚給沓,互相連接,「若飛揚之縱橫」,「正帷布而雷動」,結果卻「終風解而霰散兮,陵遲而堵潰。或深潛而閉藏兮,爭離而並逝。廓蕩蕩其若滌兮,日照照而無穢」。風吹雲散,希望完全落空。賦的末尾說:「思念白雲,腸如結兮。……白云何怨,奈何人兮!」表現了同《雲中君》極相近的情感。由此可以看出,《雲中君》對神的思念,只是表現人對雲、對雨的乞盼之情。此篇無論人的唱詞、神的唱詞,都從不同角度表現出雲神的特徵,表現出人對雲神的乞盼、思念,與神對人禮敬的報答。一往深情,溢於言表。

《九歌雲中君》 -參考資料
1:在線詩詞http://www.uname.cn/html/poem/poemresult.asp?id=276958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