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疑盜嫂》

標籤: 暫無標籤

7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不疑盜嫂 內容簡介
《不疑盜嫂》是葉兆言的最新隨筆集,它不是那種給人的心靈巨大震撼的文本,它的意義是在平淡中反覆玩味。在全書一百多篇隨筆里,葉兆言細緻入微的觀察隨處可見。關於橋、流水、種草植樹、廁所文明、足球……這些城市生活中的風景無不構起了作家的綺思遐想和浪漫情懷。如果你喝慣了可口可樂和咖啡,有一天突然啜飲到一杯久違的白開水,那種平易的感覺也是美妙而讓人回味的!
不疑盜嫂 文章節選
    作協機關打雜的胖老頭,相貌十分像某位將軍。「文革」後期,好友正和將軍的千金戀愛,我沾光一起去拜謁,將軍住一個不小的院子,沒半點架子,紅光滿面接見我們,一邊哈哈大笑,一邊連聲喊警衛從冰箱里取冰棍招待。那年頭冰箱是稀罕之物,冰棍只是幾分錢一根的,我年齡尚未到找女友階段,當時就想,日後討老婆,便找將軍的千金。
    因為長得太像,後來見機關打雜的胖老頭,便忍不住會聯想到當年的將軍,年齡差不多,都六十多歲。當然不能和威武的將軍相比,胖老頭只是個打雜的,是臨時工,機關里什麼雜事都做,看大門,打掃男女廁所,清洗走廊樓道台階,挨個往領導的房間里送熱水。印象中,他手上不是掃帚,就是拖把,永遠紅光滿面,看上去很健康。換了領導幹部,這把年紀這種體形,一定懷疑高血壓冠心病,得有人攙著扶著,胖老頭卻很有勁,機關老同志家裡換煤氣,是那種大號的煤氣罐,要爬好多層樓,仍然是他親自出馬。
    完全可以找更年輕的人來干這事,胖老頭想掙這錢,只好另當別論。沒有退休工資,沒有勞保,他以後會怎麼樣,沒辦法設想。有時想想真不容易,吃苦耐勞干力氣活,還要沒完沒了為領導陪笑臉。或許是覺得長得像將軍的緣故,我實在忍受不了他的低聲下氣。指望他能有將軍派頭的想法很可笑,但是完全沒必要過分討好,僅僅憑年紀,他就應該獲得一份尊敬。機關里有一大堆領導,他察顏觀色,看菜吃飯,賠笑臉的當然是固定的幾位,有時候看著心裡都難受,一把年紀的,奴性十足地向年輕許多的頂頭上司痴笑,作媚態,何苦。
    我想他內心深處並不是真樂意。笑臉留給了領導,對群眾就有些難說話。一次,去機關里取信,是快下班的時候,他正在拖地,問他要收發室的鑰匙,板著臉讓我等一會。等一會就等一會,畢竟沒什麼大事催著,一大串鑰匙掛在他腰上叮叮噹噹地響,等慢騰騰拖好了地,還是不肯給鑰匙,轉身上樓去了。我追在後面喊,他不冷不熱地還是叫我等。這一等,好半天不來,我無奈之下,狼狽而去。回家想想有些生氣,無緣無故沒招沒惹,憑什麼搭這麼大的架子,憑什麼故意刁難。換了領導幹部,就算借個膽子給他,也不敢這樣。
    事後終於明白自己的生氣毫無道理。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胖老頭在生活中得不到應有的敬重,他惟一的樂趣,就是看人使臉色。人總是想方設法獲得心理平衡,既然在領導那裡沒有任何尊嚴,對於一般群眾,搭點小架子,把失去的人格討回來,一點也不奇怪。生活就這麼一個怪圈,將心比心,換了自己,身處這樣的陷阱,可能也是一樣德性。從對胖老頭的態度上,可以看出自己的修養功夫,仍然遠遠不夠。狗眼看人低,不是別人,恰恰是自己,不是胖老頭看低了我,而是自己看低了他。所以會生氣,說穿了,不過是覺得不應該被這樣對待,可是再往深處想,還是抬高了自己,太把自己當回事,太把自己當人物。你以為你是誰。求人要看人臉色,本來很正常,他人即陷阱,有能耐別求人。古人說過:「無德於人,而求用於人,罪也。」
    人不能靠外表活著,胖老頭長得再像將軍,也只是勤雜工。看人不妨往骨子裡看,說到底還是人,都得吃喝拉撒睡,都會生老病死,既有優良品質,也有各種缺點。人是一本最好的書,最好的書註定和人分不開,人就是書,書就是人。現實生活中,人未必非要看書,書卻必須有人看才行。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會看到這本小書,作者如果遭到冷淡,很自然也很經常,然而有一點不容置疑,讀者不喜歡,問題還是因為書的內容。
二○○一年五月四日河西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