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星雨》

標籤: 暫無標籤

5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七月流星雨》是由作者藍心聽魚著作完成的短篇小說,小說情節引人入勝,深受讀者的喜愛與推崇。

《七月流星雨》《七月流星雨》
《七月流星雨》是一部網路小說。

《七月流星雨》 -作品概述

作者:藍心聽魚
作品類型:短篇小說
作品狀態:已完成

書籍簡介:有個性!!

《七月流星雨》 -作品內容

(一)

天空乾淨的沒有一絲雲,陽光也大膽起來,肆無忌憚射向大地。七月的天氣就是這樣,連續幾天三十幾度的高溫讓人很難想象這個夏天會有多難熬。不過更多的煩惱還是來自不久將至的高考,為了它,同學們不得不犧牲假期,冒著暑熱把自己悶在烤箱里題海漫遊。

「哐鐺」一聲巨響,外太空UFO由於計算失誤撞到本班大門,惹得昏昏欲睡的同胞們齊刷刷扔下書本目光一致向門口投去。先聞其聲已知其人,肯定是闊少爺張海濤不假,除了他,誰還敢用這種一鳴驚人的方式出現?身為今天的代班輔導員的楚玉當然不能熟視無睹了!

廣告

「張海濤,這次你又有什麼好解釋的?」楚玉挑眉,不知這次他又要鬧出什麼笑話。

「哦!我尊敬的化學課代表大人,實在是對不起,因為最近天氣實在是太太太HOT了,為了給您老人家消暑,我特地騎車趕了50米路程才買到兩瓶純水。喏!還省了不少錢呢?您就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這一回吧!」他擺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晃了晃手中的純水。好個張海濤,真不愧是花名遠揚的蘿蔔小子,嘴上工夫好生了得。

「喂!貴公子,你還來勁了,你會在意兩毛錢?」楚玉一臉不屑,懶得搭理他。

「此言差矣,楚大小姐,須知,一分一厘附著著滴滴血汗,點點來之不易。可別小看它們,積少成多呢?」呵!他倒開始教育起別人來了!

「你……」楚玉氣的瞪著他,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沒想到這傢伙竟會這麼難纏。只見他優雅的一個轉身,輕瞄了楚玉一眼后大搖大擺向座位走去。

廣告

「哎?本少爺今天心情好,不想因你而玷污這明媚的陽光,知趣的你閃開,再幫我把今天的化學作完,我可以當作是撞見一條哈巴狗,不和你計較!」張海濤一揮手,看了看擋在他前面林楓搭起的一條腿。

誰想林楓反而「嗖」的一下站起來,冷眼盯著他。「向她道歉!」林楓不動聲色的說道。

「我的事要你管,滾開!」張海濤瞥了林楓一眼,不怎麼友好的說道。

林楓更逼近了些:「向她道歉!」他口氣加重了幾許,雖然知識只是短短几個字,卻擲地有聲,讓人聽了頓時寒慄竄升,感到絲絲冷氣。

「姓林的,我看你不爽很久了,裝什麼裝呀!是不是想英雄救美了,哼!那你也要看看是誰的地盤吧!」張海濤從未被人這麼掃過面子,有些口不擇言。

林楓還真厲害,能讓天不怕地不怕的張海濤亂了方寸。而張海濤呢?還真有點發毛,雖然是氣不過怒火中燒,額頭卻還是冷汗直冒,死要面子的他怎麼也要死撐到底,心裡不停的告戒自己,不能嘴軟,更不能手軟。

廣告

「算了班長!」還好是有驚無險,諸位也可以吁一口氣了,就在兩大家族即將火拚千鈞一髮之際,楚玉挺身而出,平息了這場紛爭。張海濤可不是省油的燈,父親是四大家族企業張氏總裁,典型的紈絝子弟,整天遊手好閒,勾結了不少的無業游民,誰得罪了他准倒霉。本校紅牌高危人物,唯一的缺憾就是長了一張迷死人不償命的臉外加一手喬丹式的籃球,女生對他可謂是頂頂頂……因為父親是校獎學金的發起人所以學校對他也是特殊政策。

不過林楓也不是好惹的,身為林氏集團的接班人,他不憑家世炫耀,虛心學習,還寫的一筆好文章,尤其喜歡望著天空發獃。沒人能猜透他心裡到底在想什麼,素有憂鬱王子之稱,本校校草他僅排石磊之後,第二名。

楚玉一臉無奈「張海濤,老師要我每天下午四點給你補兩小時化學,就從明天開始吧,記住不要遲到!」丟下這句話,她頭也不回的走出教室。

廣告

「好啊!」隱約聽到張海濤的回答楚玉差點沒有跌倒,這傢伙居然這麼痛快就答應了,第一直覺告訴她,肯定有鬼!天知道他又要耍什麼鬼把戲了?老師,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怎麼忍心讓這麼天真活潑的小楚玉受這種摧殘呢?

(二)

「喂!張海濤,你又要幹什麼?」給這樣的人補課真是要命,耐心早給他磨沒了,顧不得什麼淑女風度,楚玉氣呼呼的大喊。

「我去MANWASHROOM,馬上回來。」張海濤嬉皮笑臉的答道。

「老大,你這可是第十三次了。故意的是不是?」楚玉沒好氣的說道。

「拜託,我也不想這樣啊!要是不信的話你跟來看看好了。」他一臉無辜,看著楚玉臉上泛起兩抹醉人的紅暈心中好不得意,終於報了上次的刁難之仇了。快哉!快哉!

「算了,誰說不信你了,你快點回來就是了。」楚玉是拿他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由著他胡鬧。

廣告

燥熱的天氣本來就已經很難熬,還偏偏要給倒霉的張海濤補課,老天最不公平了!

「您老人家總算是回來了,剛才教你的元素周期表背會了嗎?」

「恩,背會了。」他故意清了清嗓子,「腦里滿是C,肺中只有N.血管最缺O,馬上要完蛋。」他得意的望著楚玉,誠心要看她笑話。

楚玉只記得當時手腳冰涼,之後伴著他的一臉壞笑頭一陣眩暈,眼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被刺眼的陽光曬的不得不睜開雙眼時,她愕然發現自己竟躺在病床上,床邊還多了兩個人。張海濤神色慌張,一個勁兒的道歉。「楚玉,我真的不知道事情會弄成這樣,誰想一句戲言就害到你住院,真的很抱歉。我向你保證,以後一定好好學習,不會再惹你生氣了。」他說的認真,看著楚玉慘白的臉,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你也不是故意的對不對?」楚玉望著他,沒有絲毫怪他的意思。

廣告

他微微頷首。

「不要再自責了,不怪你。」她有氣無力的說道,可把旁邊的石大帥哥給心疼壞了。

「傻丫頭,明知道自己有病還這樣折磨自己!」石磊憐惜的望著她。

「瞧,我這不是帶葯了嘛!」楚玉拍了拍身上的藥瓶。誰想到石磊看到藥瓶似乎更生氣了,一把奪下它丟進垃圾箱。

「你幹什麼?」張海濤驚呼。

「誰不知道你藥瓶里裝的都是糖豆豆。嗨!還是老樣子,一點都不會照顧自己。」石磊沒搭理他,腦子裡滿是楚玉,甚至連他自己都被排擠出來了。

「有你就行了啊!」楚玉嬌滴滴的說道。

石磊扯出個雲淡風輕的微笑,心卻痛的呻吟。

「你好好養身體,希望在不久我們就可以再見面,我可是很期待的哦!」他搞笑擺出一個V字型,用自己獨到的方式送給她最美的祝福。

楚玉乖笑目送二人離開,沒有人發現此時海濤神情怪異。

(三)

幾天後,楚玉又回到了她久違的教室,驚詫的是張海濤竟一躍成為班上第九名,也和那些無賴徹底的斷絕關係。作為師父的楚玉終於鬆了口氣,其實這傢伙真的很聰明,才幾天時間居然精進不少,楚玉欣然點頭,由衷感嘆;孺子可教也!除此之外他還會明天按時奉上一瓶純水來孝敬他最可愛的恩師。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對楚玉的感情正在潛移默化的改變著。

精明的石磊終於察覺出事情的異樣。他是楚玉從小到大唯一的好朋友,唯一信任的人,他有責任幫助楚玉弄清楚,誰讓她一直都把他當哥哥看呢?

這世上的事真的很無奈,雖然他很喜歡楚玉,一直都喜歡,然而她卻只把他當作DEDE,她的心,在很久以前就已經給了另一個人,他自知自己永遠無法那個人在她心中的分量,所以,他寧願把這件事變成秘密,永遠封存。

田徑中區,遠遠的,張海濤浩浩蕩蕩走來。

「你終於來了!」石磊從觀眾席跳下,走到張海濤身邊。

「為什麼不來?難道你覺得我會怕你不成,主動放棄嗎?那它將會成為你這輩子最大的失誤。石磊,我知道你家底厚,英文好,形象更勝這些,但我是不會退縮的。」張海濤一臉不屑。

「好,果然有膽!」石磊友好性的伸手欲拍他的肩膀。

「你少來這套,有話快說,本少爺可沒工夫陪你曬太陽,一會兒還要找楚玉去補課。」張海濤可不領情,輕易閃過他的手。

「你下午不用去了。」石磊坐下,怔怔的望著天空。這傢伙,什麼時候搶掉了林楓的招牌動作。

「為什麼?」他把聲音壓的很低,「是因為你嗎?」

「她爸爸來了。」石磊重重的嘆了口氣。

「我當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呢?」張海濤一揚手,也坐到地上,緊張的心終於可以好好的吸一口新鮮空氣了。

「那你知道她父親是誰嗎?」石磊轉頭望著他。

「我怎麼知道?」這還真把他給問蒙了。

「楚懷仁。」石磊回答乾脆,彷彿很不願提起這人似的。

「什麼?楚懷仁?不就是四大家族中聲望最高的董事嗎?怎麼會?他不是只有一個女兒叫楚可心的嗎?楚玉?難道?」張海濤一臉不解,但更多的則是驚詫。她有這麼好的家世卻對父母隻字不提,甚至連家長會都是小姨代開,他一頭霧水。

「哼!假的,都是假的。什麼德高望重,都是唬人的。那是因為楚玉一直不肯認這個爸爸!六年前也是個夏天,楚懷仁有了外遇,拋下在家苦苦等待的的妻女,常常夜不歸宿,一遇到什麼不順心的事情就拿楚玉媽媽來出氣。楚玉媽媽氣不過便夜信口說自己也有了外遇,誰想那楚懷仁竟信以為真,居然還懷疑楚玉是別人的私生女,強拉硬拽拖楚玉去做DNA,結果她媽媽羞憤之餘跳樓自殺。」

「那後來呢?」

「哼?後來?後來他去了那個情婦。也就是那個時候,楚玉一朝之內喪母失父,患上了心臟病。」石磊一字一頓的說著,在他面前毫不掩飾對楚玉的情感。

「怪不得她總說夏天不是屬於她的季節,竟然會是這樣?」好吃驚,張海濤如夢初醒,難怪她從不提家裡,這事就是擱在他身上也未必挺的住,更何況是這麼一個柔柔弱弱的小姑娘!無形中,他對楚玉的依戀又加重了幾許。

「你很喜歡他對吧!」石磊看了他一眼。

「對,你不也是一樣嗎?不過我不得不佩服你,你確實很了解她。」

「是啊!可她從來就沒有喜歡過我,也不會是你。你明白嗎?」石磊蔑笑,冰冷的話語字字敲在他心坎上,十足的自嘲。

「你的意思是……你要放棄她?」

「不,是我從來就沒有奢望過。對不起,我有事要先走了。」對於楚玉的事情他一沒有勇氣再談下去,隨便找了個借口敷衍。起身欲走,卻被張海濤一把拉住。

「你告訴我那人是誰?竟連你石大帥哥都下馬了?」張海濤一本正經,倒也難得。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石磊徑直向門口走去,只剩張海濤一人托腮,他也不想自討沒趣,這次並沒有追問石磊,而是靜靜的在想……一個人影躍然眼前,咦?會是他嗎?

(四)

離開學校時已是燈火通明,張海濤漫不經心走在夜市,本來就心情不好的他被角落裡所傳來的噪雜攪的更煩,探頭才發現是一群人在打群架,以他多年的經驗馬上果斷的肯定是無賴在欺負好人,本能促使他上前探個究竟。

什麼?那人,不就是……他用力揉了揉已不堪疲勞的雙眼,還是不敢肯定面前的一切,這號人,也會得罪他們嗎?遲疑片刻,毅然邁步走向他們。

「住手!」張海濤一聲大喝,招攬一行人極為不快的把目光移向自己這裡。

「呦!原來是海濤呀!真是有緣。大家都是兄弟嘛,一會兒哥哥我辦完事有沒有興趣一起喝杯咖啡?」其中一個黑黑的人見來人是張海濤忙往臉上堆笑。

「誰和你是兄弟!」張海濤瞪了他一眼。

「嗨,別這樣嘛!兄弟,聽哥哥一句,你這樣為了一個女人真不值得,還不如……再說了,他,他不是你情敵嘛?一句話,人是你的,你願意怎麼著就怎麼著。」他邊說邊把林楓拽了過來。

「真的?」

「那當然。」

張海濤看了林楓一眼后掏出他手機找到他轉屬司機的號碼后想也不想就按下播送鍵。

「你這是幹什麼?」那人傻了眼,萬沒想到他竟會這麼做。

「叫人來接他嘍!」他一臉不在乎。

「你瘋了嗎?他可是你仇人,就這麼放他走?你也知道林楓是大少爺,要想堵他很可能就沒有下次了!」

「是啊,我知道,所以順便奉勸你們今後要小心一點。」

「你……」

「你……你……你什麼你,真沒想到才幾個月的工夫你就退化成這樣,怎麼連話也說不清楚了啊?」

見他絲毫沒有讓路的意思張海濤這次可真火了,「你是不是皮癢了啊,我可沒閑工夫陪你閑扯,一句話,他是我朋友,你們給我聽好了,以後再找他麻煩就是和我張海濤過不去,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你們也應該知道,我言出必行。還不快滾!」

「好,好,算你小子狠,不過我會記住的,青山常在綠水常流,咱們日後有的是機會再見。走著瞧!」丟下這句話,一行人氣鼓鼓的離開了。

「看不出來,你小子也夠硬的。」張海濤扶起一旁站不穩的林楓。

「謝謝。」林楓吃痛從嘴裡的迸出兩個字。說真的,通過這件事他對張海濤看法到改觀了不少。沒想到,這傢伙還挺仗義的。

「他沒下手也真夠狠的!你傷的不輕,好好修養幾天吧。我可以幫你捎個假。」見林楓一身是傷,他由衷說道。

「那到不勞大駕。」他毫不領情。

「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隨便你。」

「有一點我不懂,他們怎麼會選中你下手呢?」

「其實他們盯我很久了,好不容易才逮准機會,誰想今天偏偏又遇到你,哎!真為他們感到可惜。」他沖張海濤笑了笑。

「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說風涼話。」張海濤詫異,原來林楓也有風趣的一面呀!還真沒看出來。

「你就不怕他們因為這事耿耿與懷為難你嗎?」

「放心,他們不敢對我怎麼樣。別跟那群人一般見識,都是唬人的,不過是不想讓自己輸的太難看而已。唉?對了,既然他們煩你好久怎麼都不告訴我呢?」好帥性的張海濤,連我都不得不拜倒了。

「我沒想到你會幫我。」這林楓到底是怎麼回事,得便宜還賣乖,好像他還不大樂意似的。「你不是一直都喜歡楚玉嗎?也一直介意那次我逼你向她道歉的事對嗎?」靜默數秒,他才徐徐開口。

「嘻嘻,我偽裝的不太好,都讓你們給看穿了。我承認我以前確實很討厭你,但現在……不,是以後都不會了。」他不好意思的搔搔頭。

「你和她真的很配,祝你們幸福。」林楓輕描淡寫的說道,臉上還是一副無所謂,卻早已失了品茗的興緻。

「可她喜歡的是你呀!」張海濤拉住欲走的林楓大喊,企圖喊回他的神智。

「恩?」他一臉不可置信。

「是真的。還記得上次我們險些打起來,是楚玉擋在中間,分開了我們嗎?與其說是和解,還不如說她是存心護著你,這麼明顯的偏心,難道你就一點都沒有察覺嗎?」他又怎麼會不清楚呢?只是還沒考慮好該如何面對。心裡亂糟糟的,更何況他也不確定楚玉是否願意讓他來承擔她的眼淚。還沒等到司機,他就先行離開了,路燈下,長長的影子瀰漫無盡的悵惘,無盡的向兩邊延伸、拉長,擴散到空氣中。

(五)

模考一結束,楚玉蹦蹦跳跳的趕往車場,好不容易熬到休假,真恨不得馬上就飛出校園好好玩一把。此時的楚玉絲毫不像是一個有病的孩子。由於太過興奮,一個不留神,正好裝上心事重重的石磊。

「對不起,對不起!」楚玉低頭,忙為自己的冒失道歉。

「哦,沒關係。」石磊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居然沒發現對面竟會是楚玉。

「咦?石磊哥哥,原來是你呀!怎麼了,沒考好嗎?」楚玉揚起小臉看著石磊。

「沒事,沒事。」他忙避開楚玉關心的眼神,胡亂搪塞著。

「你好像生病了耶!」看他臉色蒼白,楚玉伸出小手試圖摸他額頭。

「小玉,我想我也該讓你知道了。」石磊重重嘆了口氣,閃開楚玉的手,靠在一旁的輕型藍山地上。

「張海濤,他喜歡你。」石磊沙啞的開口,這一刻,他清清楚楚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也是在這一刻,他才有足夠的勇氣對上她的眼睛。從小到大,他從未瞞過她任何事,可卻始終未說出他喜歡她,不過他一直堅信自己是對的。

「石磊哥哥?」楚玉臉上滿是驚愕。

這時張海濤也走進車場,旁邊還挽著一個人。「嗨,你們也在呀!正好,介紹一下,這是我女朋友楊冰冰。石磊、楚玉,我同學。」

「你好。」石磊說。

「哇,好美呀!海濤,恭喜你了。」楚玉靦腆一笑,眼睛眯成一條縫,他不禁陶醉。

「你好。」楊冰冰表現的落落大方。

「你們聊,我還有事,先走了。886!」張海濤很自然牽著楊冰冰的手,相互依偎離開車場。

很遠的地方,楊冰冰停下來:「表哥,為什麼騙他?」

「因為我愛她。」張海濤語氣堅定。

「不懂?」楊冰冰眼前滿是問號。

「你還小啦!走,哥哥請你去吃KFC.

「不,我要去吃滿漢全席!」

「走啦!小鬼。」張海濤颳了刮她鼻子,二人一蹦一跳的離開。

誰都沒注意,門口一直有個人在看著,剛才發生的事情盡收眼底,更深深的烙入心裡。石磊、張海濤,他們居然都喜歡楚玉,而且一點都不小於他,該怎麼辦?這個問題他何止問過千遍萬遍,真希望有人會告訴他。可又有誰會知道?又有誰會告訴他呢?

(六)

夜闌深靜,燈火映紅了整個城市,喧囂的大街,寂寞上空只剩烏月朦朧。長夜漫漫,他們四人都沒有睡覺,各自想著相同的事情,怔怔盯著天空望了好久,似乎是想要望穿它,通過這同一片天空來傳達某種特殊的感傷。

突然黯然的天空被一抹亮光滑破,表情各異的四人幾乎是同時驚訝的抬頭。只見錯落的流行在天幕滑下一道道美麗的弧線,像極了連接過去與未來的橋。

不知是不是感悟到了什麼,各處異地的四人不禁緩緩閉上雙眼,雙手合十,許下了心中最重、最重的願望……

這一刻,已是永恆,心中的永恆。
(全文完)

《七月流星雨》 -參考資料

http://www.readnovel.com/novel/23483.html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