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從心開始》

標籤: 暫無標籤

11

更新時間: 2013-09-24

廣告

本片是由傑瑞·扎克斯導演,梅麗爾·斯特里普、黛安·基頓等人主演的一部講述姐妹感情的美國劇情片。

《一切從心開始》 -基本資料
《一切從心開始》海報

中年婦女貝西的大半生都用來照顧兩位年老的親人:患中風的父親馬文和脾氣古怪的姑媽魯思。現在,貝西自己也患上了血癌,唯一生存的希望是近親中有人提供骨髓。 

《一切從心開始》 -劇情介紹
《一切從心開始》《一切從心開始》

中年婦女貝西的大半生都用來照顧兩位年老的親人:患中風的父親馬文和脾氣古怪的姑媽魯思。現在,貝西自己也患上了血癌,唯一生存的希望是近親中有人提供骨髓。無奈的貝西只好與20年來沒有聯繫的姐姐李聯絡。李是有兩個兒子的單身母親,她並不想與貝西見面,但想到能藉此暫時撇開大兒子漢克在家裡縱火引起的煩惱,還是帶著兒子回到佛羅里達的老家。姐妹剛見面時情緒還不錯,但時間一久,過去的種種不快又開始作祟。而且住過精神病院的漢克不願做骨髓化驗,傷了貝西的心。後來,漢克與貝西的關係奇迹般地好了起來,並且使兩姐妹之間的親情得以恢復……

廣告

《一切從心開始》 -獲獎經歷

金球獎(Golden Globe)  1997最佳女主角(劇情類) (提名) 梅麗爾·斯特里普
演員工會獎(Actor)  1997
 Outstanding Performance by a Female Actor in a Supporting Role (提名) 格溫·沃頓
Outstanding Performance by a Female Actor in a Leading Role (提名) 黛安·基頓
Outstanding Performance by a Cast (提名) 丹·哈達亞
Outstanding Performance by a Cast (提名) Hal Scardino
Outstanding Performance by a Cast (提名) 格溫·沃頓
Outstanding Performance by a Cast (提名) 休姆·克羅寧
Outstanding Performance by a Cast (提名) 羅伯特·德尼羅
Outstanding Performance by a Cast (提名) 黛安·基頓
Outstanding Performance by a Cast (提名) 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
Outstanding Performance by a Cast (提名) 梅麗爾·斯特里普

廣告

奧斯卡(美國電影學院獎)  1997  最佳女主角 (提名) 黛安·基頓
Moscow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1997  Golden St. George 傑瑞·扎克斯
Molodist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1997Best Full-Length Fiction Film (提名) 傑瑞·扎克斯
Christopher Awards(Christopher Award)  1997Motion Pictures Lori Steinberg
Christopher Awards  1997
 Motion Pictures Tod Scott Brody
Motion Pictures 簡·羅森塔爾
Motion Pictures 斯科特·魯丁
Motion Pictures 傑瑞·扎克斯
Motion Pictures 羅伯特·德尼羅
Motion Pictures Scott McPherson
Chlotrudis Awards(Chlotrudis Award)  1997Best Movie (提名) 
Chlotrudis Awards  1997
 最佳男配角 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
最佳導演 (提名) 傑瑞·扎克斯
最佳女配角 (提名) 梅麗爾·斯特里普
Camerimage  1997  Golden Frog (提名) Piotr Sobocinski

《一切從心開始》 -演員介紹

梅麗爾·斯特里普是美國女演員,12歲開始學歌劇,中學時初展演戲天分,借著獎學金拿到耶魯戲劇學院碩士學位,其後在耶魯劇場演了三年戲。遷居紐約后開始參加百老匯舞台劇演出,曾獲得托尼獎提名。她在1977年的電影處女作《茱莉亞》已令人眼前一亮,其後自《獵鹿人》獲奧斯卡女配角提名開始,她便和奧斯卡結下不解之緣,至今已創造獲提名最多的記錄。以演技高超著稱,受到表演愛好者們的膜拜。

《一切從心開始》 -影片評價

影片的精華是兩姐妹之間的對手戲。由於改編自話劇,因此對白顯得特別多。兩位實力派巨匠配合默契,使得原本略嫌冗長的台詞精彩紛呈。影片的主題:姐姐為了父親而放棄自己的生活,值得嗎?把這個故事理解成好姐姐、壞妹妹實屬簡單化,因為妹妹的做法合乎社會的常規,只是姐姐的行為超越了道德的恆溫,進入神聖的超我境界。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