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戲子的自白》

標籤: 暫無標籤

6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廣告

《一個戲子的自白》屬短篇小說,由作者金秀哲創作,第一次登選在小說閱讀網內,2007年完成。

1 《一個戲子的自白》 -作者介紹

作者:金秀哲
曾寫過短篇小說 《凄情塚》 。

2 《一個戲子的自白》 -文章簡介

初登:小說閱讀網,本文於2007年完結屬於短篇小說。

3 《一個戲子的自白》 -原文節選

一個戲子的自白
      我叫孔吉,生活在據現在很多年前的古代朝鮮。我的家就在一個非常偏僻的小鄉村裡。我的媽媽是個全城都有名的藝妓。受到全城首富的鄉紳的寵愛,被豢養在他的府邸里,在得知她懷了兒子的時候,鄉紳更是對她寵愛有加。可是,好景不長。當媽媽生下了我,隨著年華老去,人老珠黃之後,我那所謂的「父親」就拋棄了我們。我們在府里過著豬狗不如的生活。吃不飽睡不好,只能在柴房裡勉強度日。府里的夥計們因為我們出身卑賤,總是欺負我們,我們整日忍受著他們的欺凌和侮辱。唯一值得我們欣慰的只有同情我們的廚娘大嬸和你——她的兒子長生。你們待我們象自己的親人一樣,讓我們感到了一絲家的溫暖。因為媽媽體弱多病,又加得飽受摧殘,沒過多久就離我而去,你們一家更加疼愛我,就象你們家的親人一樣。特別是你,對我更是非常的照顧,我們就此結下了深厚的友誼。我繼承了母親的容貌,長的如花似玉,非常秀氣。給人一種柔弱可憐的感覺。你就象護花使者一樣保護著我。漸漸地,我們感到互相都離不開對方,就這樣我們形影不離的生活了七年。在這七年裡,因為我的特殊身份,常常遭到諷刺和欺辱,但是你一直保護著我,想盡辦法來撫慰我受傷的心。從那時起,我就暗暗的有了自己的想法: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我們一起生,一起死;誰也別想甩掉誰;我們永遠都不會分開的!!
  就這樣,我和你安安心心地過著雖然充滿傷痛,但是卻非常幸福的生活。直到那件打破我們平靜生活的事情發生:有一天,我按照慣例去大堂給老爺和夫人獻茶,在路過夫人的房間時,無意間發現了一個小盒子,裡面裝滿了夫人的金銀首飾。我天真的認為有了一兩件金首飾之後我和你還有廚娘大嬸就可以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就鼓足勇氣走進了房間,趁人不備,拿走了裡面的一個金戒指。這使我一整天都神情惶恐。後來,金戒指失竊還是被夫人發現。暴怒的老爺和夫人便召集所有的家人,嚴加盤問,卻沒有一個人承認。我的膽子非常小,緊緊的貼在大嬸的身後,一動也不敢動。那是一個大雪紛飛,寒風刺骨的嚴冬。我小小的身體很快被凍僵了。在我眼看就要被凍死的時候,你為了讓我能免受冷凍之苦,突然承認說:「夫人,戒指是我偷的。」當時的我完全呆住了。傻愣愣的看著神情淡定的你。夫人惡言惡語地接著問:「我的首飾去哪裡了?」你仍然淡定的說:「我給吃了!」我簡直不敢相信一向誠實的你會為了我去說謊!長生啊!你這個傻瓜!為什麼?為了我認下從沒有犯過的錯值得嗎?為了我承擔根本不屬於你的罪責值得嗎?夫人狂怒的舉起棍子揮向你的臉,我害怕的閉上了雙眼。當我再次睜開眼睛時,人群已經散去,只留下了受刑之後的你。你的嘴角在流血,一道永遠無法癒合的傷痕就這樣永遠的留在了你的臉上。為了讓我免受牽連,當天晚上,你辭別了母親帶著我離開了鄉紳的府邸,開始了我們顛沛流離的生活。我們在身上綁上草繩,希望能有好心人買下我們,給我們一口飯吃。為了使我不再受到傷害,你就象父兄一樣悉心的照顧著我,保護著我。直到一個戲班班主看中了我們,使我們走上了做戲子的道路。
  雖然每天都有特別辛苦的練習,但是能過上有飯吃有衣穿的安定日子,我們的心裡都很滿足。因為我們都處於愛玩的少年時期,所以經常因為貪玩被班主責打鞭笞。你就撲在我的身上,用身體擋住鞭笞,獨自忍受著雙重的責打。每天夜深人靜,回到住處的時候,我都會給你上藥。看著你滿身的傷痕,我感到非常後悔,我真的好想哭,可是我知道自己不能哭,我怕眼淚滴在你的傷口上你會很疼。就這樣,我們一天天長大,終於到了可以登台演出的年齡。在我們初次登台之前,你突然摟住我的肩膀,溫柔地說:「我的孔吉啊,你就是我永遠的女角了!」一般的男人聽到這樣的話,一定會很生氣。但是我卻非常開心,因為我早已把自己當成了你永遠的女角,永遠的戀人,永遠的妻子……
  那次演出非常成功,我們一下變成了戲子里的明星。可是我屈辱的生活也隨之開始了。那天夜裡,我突然被送到一個大財主的房裡,說老爺要我單獨做表演。我也是頭一次這樣表演,不知道該怎麼做,只能儘力的表現自己所有的本事。可是老爺突然撲過來,摟住我的雙肩,我嚇壞了,一邊掙扎,一邊哀求,希望他能放過我。我是男人,不是妓女,他不能這樣做!可是他滿眼充滿了色情,繼續著他所做的事情。我掙扎到全身無力,最終放棄了反抗。任他擺布我的身體。直到後半夜,我才拖著虛弱的身體,跌跌撞撞的回到了住處。一進院子就看到了你擔心,焦急的臉。我原本是想忍住的,可是眼淚卻完全不聽我的控制,屈辱的淚水一下翻滿了我的臉。你似乎從我的臉上看出了什麼,抓起一把柴刀沖向門口。我已經沒有力氣再做阻止,只能雙手扣住你的腰,用委屈的帶著哭音的聲音哀求著:「求求你,不要!我沒事,什麼也沒有,我沒事!!!」我不敢抬頭看你,突然我聽到柴刀掉在地上的聲音。我再也沒有任何力氣來拖住你,身心俱疲的我倒在地上,狠狠地捶著自己的胸口放聲痛哭。我為自己這麼沒用,連自己的身體都保護不了。突然,我感到有一隻手輕柔的搭上我的肩,是你!你輕柔地給我披上外衣,充滿疼愛地抱我進屋。那天,我睡在你的懷裡,眼角還掛著傷心的淚水。師兄啊,你還可以接受你已經變地不幹凈的師弟嗎?
  漸漸地,我們在城裡越來越有名;那種事情也越來越多;我也越來越麻木了,可是你卻越來越擔心我。有一天,我們又去一個鄉紳家中去唱堂會。表演的是全城有名的妓女梅香戲弄鄉紳的故事。我表演的很投入,完全沒有注意到鄉紳那充滿慾望的眼睛。可是這一切都沒能逃過你的眼睛。為了表示你對這一切的反抗,你故意失手從繩上摔下來。我嚇的魂不附體,趕緊跑去查看你是否受傷,可你一使勁從地上爬起來,拍了拍土就走。只剩下我一個人愣在那裡。
  到了晚上,預想中的事情終於發生。我又要被帶到鄉紳那裡供他玩弄。當班主沖我使了眼色,我只是非常順從地打算站起來。可是你抓住我的手,示意我不要去。這時的班主已經非常生氣,我只能拿開你的手自顧自的站起來,可是再次被你拉住。班主已經不耐煩了,衝上去對你又踢又打。我緊閉雙目,掩飾著自己痛苦的表情。聽著班主狠毒地叫罵和踢打,我甚至害怕你會被打死。這時,不知我哪兒來的勇氣,一句「別打了!」衝口而出。可是喊完這句話,我還是要去做那骯髒的皮肉交易。於是我緊閉雙目,強忍著屈辱的淚水轉身向大門走去。可是我突然感到有人抱住了我的腿。我知道是你,只有你不想讓你心愛的師弟承受痛苦。但是,班主又一次打倒了你。我自知在劫難逃,只得繼續邁向大門。就在我將要走出大門時,你再次喊著:「不許去!」擋在我的面前。為什麼?為什麼你這麼傻?為了我,你可以犧牲一切。可是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疼嗎?就在我站在原地愣著不動的時候,狠毒的班主又衝過來,舉起一面銅鑼打暈了你,將我強行推出門外。我又將面對冷冰冰的世界,任那冷冰冰的手在自己身上肆虐。師兄啊,你會來救你可憐的師弟嗎?
  夜深人靜,鄉紳的卧房中閃著熒熒燭光,這個噁心的男人就那樣懶洋洋地躺在床上。命我在一旁給他按摩腿腳。突然他一副慾火焚身,急不可耐的樣子。抓住我的雙手將我拖到床中間坐下,給我帶上了「梅香」的面具。接著他脫掉了我的衣服。我閉上雙眼,忍著劇烈的噁心,心裡想:「孔吉,忍一下就好了。師兄啊,師兄!你快來救我啊!」
  突然,門開了。我的感覺告訴我:是師兄!他來了!他來救我了!我真想衝過去撲進你的懷裡,讓你帶我離開這裡啊!你對鄉紳大吼一聲:「滾出來!」就闖進房裡,揭開我的面具。我閉著眼睛,痛苦之色躍然臉上。你拽住我的衣服,說:「我們走!」我看到你真的很想和你遠走高飛。可是,如果被抓回來,我們倆都會被打死的!我不想連累你,不想讓你為了我再受傷害。於是我扯過我的衣服,冷冰冰的說:「別碰我!」可是你卻好象不明白我的心,與我並肩坐在一起,還說著:「那我們一起等死吧!」這時,我突然覺得自己找到了真正的依靠。一個可以永遠保護我,照顧我的人。一種甜蜜由心底緩緩地升起。我無限委屈地看了你一眼,拉起你的手,決定和你一起去走我們自己的路。
  剛剛跑出大門,我們就被鄉紳的家人包圍了。他們拿著柴刀,火棍,追打著我們。你把我護在身後,自己努力地反抗著家人們的圍攻。好不容易擺脫了家人們的追擊,我們翻過了好多道牆才逃出大門。可是剛出門才發現班主帶著隨從守在門外。我們愣住了。你上前求情卻被毒打,最後被打倒在地。班主惡狠狠地說:「我要讓你再也不能唱戲!」說著,就要打斷你的腿。天啊!沒有腿我們怎麼演戲;怎麼生活啊!不要!不要!我的腦子一片空白,順手操起一把柴刀直刺班主的背。一片殷紅從班主的背上噴出來。我呆住了,我殺了他!你看到我木木地站在那裡,便一把攬住我,帶著我逃進了樹林。
  我們跑啊,跑啊!來到一條小河邊,在小橋上,我無力地摔倒了。你輕柔地拉我到水邊的一塊石頭上坐下。讓我沖洗身上的血跡。可是我真得無法忘記那殷紅的血漿噴射出來的恐怖場面,木木地充滿恐懼地盯著自己的手。你撕下自己的衣角浸好水,輕柔地幫我擦拭手和面頰。我仍然不能相信自己殺死了班主,用滿是淚水的眼睛凝視著你,哽咽地說:「他死了嗎?」你卻說:「他死了也活該!」你充滿疼惜地看著我,可是我的心就象壓了一塊巨石一樣。我是多麼想告訴你,讓你離開我。讓我自己來迎接將要到來的厄運。我真的不想連累你。可是你卻一直陪著我,甘願陪我一起承受根本不屬於你的痛苦,你這個傻瓜!為什麼要這樣?這一定是老天註定的!也許我們是前世註定的姻緣吧!既然是天定姻緣,就讓我們一起走過這風風雨雨,讓我們一起面對人世的風刀霜劍吧!
  我們漫無目的的走著,不知不覺地走到了一片花田邊。花田裡長滿了無比嬌艷的黃花。可是我的心卻憑添了一絲傷感。多嬌艷的花朵也逃不過被欺凌摧殘,最後凋零的結局。你看我仍然沒有走出陰影,就隨地撿了段枝條,扮起了他所擅長的瞎子。我看著你那可愛又認真的樣子,終於露出了久違的微笑。也許我真的只能在戲中尋找快樂吧。我情不自禁地找來樹枝,配合著你的表演。當我們經過數次擦肩而過,終於擁抱在一起的時候,我從心底里感激上天。感激上天仍然眷顧我這可憐的人,把你賜給了我。你說要帶我去漢陽,漢陽是哪兒呢?什麼樣子呢?會不會像我們的小村莊一樣呢?我還在想著,你已經竄進了花田。我顧不得多想,緊緊跟隨著你。我們跑著;笑著,整個世界彷彿只剩下你和我。真希望這樣的日子能一直延續下去,直到永遠……
  我們經過長途跋涉,終於到了漢陽。高大的城樓讓我們吃了一驚。進城一看,繁華的街道讓我們的眼睛應接不暇。各色各樣的小商品,香噴噴地糕餅嚴重勾引著我們的腸胃。你看我讒的不行,隨手偷了一把藏了起來。我根本沒有發現。你還在大街上學貴婦走路,逗的我前仰後合。突然,遠遠地傳來了鑼鼓聲,我們憑著知覺斷定是戲班。邊徑直向聲音傳來的方向跑去。果然有戲班演出!只是技術實在太差。你就上前去挑釁,想踢他們的場。我們以一個驚人的二重翻表演贏得了大家的掌聲和銅板。其實,我對這個表演非常沒有信心。只因為看到了你的精神表現,為自己有這樣有本事的師兄而感到自豪。通過你柔和的眼神,使我得到了無窮的力量和信心,才能那麼身輕如燕的完成那高難度的表演。就這樣,我們認識了六甲,七德,八福三位大哥。並和他們組成了戲班。編出了諷刺王和愛妾綠水的新戲碼,獲得了巨大的成功。我們都很高興,就在首場演出成功那天,滴酒不沾的我喝醉了。你問我怎麼這麼高興,我回答就是好,什麼都好。其實我心裡想: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就會天天快樂開心了。
  可是,好景不長。我們的戲上演不久,就被宮廷里的官員盯上了。終於有一天,官府派人包圍了我們的戲場,當場把我們全部抓進了義禁府。在義禁府里,你一直堅持反駁著官員的質問,可是我們還是沒有逃過嚴刑拷打。我咬著牙,默默的承受著,板子打在身上,好疼好疼!可是我始終沒有出聲。有你在我身邊,我什麼都不怕。可是鑽心的痛苦使我漸漸支撐不住了。你看我快要不行了,竟然提出要為皇上獻藝。我們都不敢相信,這簡直就是找死,可是只要你願意,我就會義無返顧地跟隨你,就算是死,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這天,銀安殿上歌舞昇平。我們給王表演的日子終於到了。六七八三位大哥還沒開演就慌了手腳,悲觀地認為我們死定了。我的心裡也有些忐忑不安。可是看到你那麼鎮定地做著準備,也放心了很多。上場之前,你用力地抱抱我的肩,對我說:「別緊張,象平時那樣演!」我的心完全定了下來,對逗笑大王充滿了信心。
  但是,開演之後,大家表現的十分混亂。即使我們使盡渾身解數也沒能使大王露出一絲笑意。漸漸地,你也慌了神。從六甲大哥的肚子上抽出人偶,抱著就沖向龍座。不想此時,鐺的一聲,殿前武士的刀舉了起來。我的背上立刻冒出了一層冷汗,刀劍無眼,師兄啊!你要小心啊!你向大王投去詢問的眼神,大王抬了抬手,放你衝到他的身前。你做了一番表演后,唱起了高腔。在六七八三位大哥耳朵里就象喪曲一般,我也快要絕望了。可是就在這時,我的腦中突然靈光一閃,順嘴流出一句:「你以為那是你的種?」為你打開了戲路,我們你來我往對起了詞。最後,我倒立起來,雙腿在空中一劈。就在這時,我突然聽到了一陣陣瘋狂地笑聲!是王的笑聲,大王笑了!我狠狠出了一口氣,可是這時,我的面具掉了下來,露出了那張惹是生非的臉。我看到王從寶座上衝下來,就趕緊翻身跪下,低頭不語。王走到我的身邊,低頭看著我。我剛抬起臉,又低下頭。王笑了笑,宣布把我們留在宮中,我們就這樣稀里糊塗地開始了我們的宮廷生活。
  宮廷生活真是富足,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綾羅綢緞。可是,大臣們卻要趕我們走。你去找那位老大人評理,他卻讓我們去排取樂大臣的戲文。於是我們做了精心的準備之後,排演了一出大戲。我們配合的天衣無縫,大王看的非常開心。在中途,大王去給眾大臣們倒酒,突然發現大臣們臉變顏色,就命我們停下來並對大臣們嚴加審問。最後竟然發現了一位賣官鬻爵的大人。大王盛怒之下,下令砍了那位大人的手指。他就在一聲聲慘呼中被帶了下去。我已然被嚇的面色慘白,大王這時卻走過來問我的姓名。我戰戰兢兢地回答了大王。令我不敢想象的是,大王竟然命我晚上單獨面聖。我的心裡不由得升起了一絲寒意。
  夜幕降臨了,我換上了光鮮亮麗的宮衣,在老大人解釋過該注意的事情后,獨自走進了大王的寢宮。三重門在我的背後猛然關上,我的心突然感到非常無助。只能按照大王的旨意做著該做的事情。原來大王在白天被破壞了興緻,讓我來只是為了看戲。我這才放下心,用你送我的小人偶表演著人偶戲。大王看的很開心。他賜我酒喝,象一個大哥哥一樣對待我。我在表演燈影蝶戀花的時候一時忘情,綻出了一個燦爛的微笑。然而就是那個笑,成為了我苦難的開始。此後,大王幾乎天天都單獨召見我。我開始不安的發現:大王已經喜歡上了我!天啊!難道身為男人的我就要這樣淪為所謂的禍水嗎?難道就這樣讓我背叛我的師兄嗎?師兄,我到底該怎麼辦啊?
  那天,大王突然怒氣沖沖地闖進我們的住所,對著一面鼓發泄著滿腹的怒氣。後來,大王在屏風後面發現了我。一把扯住我的手就往外拽,一路上幾乎要抱著我走。把我拽進寢宮,扔在龍榻上,給我表演他想念母親的燈影。我看的雙眼含淚,對大王產生了深深的同情。那晚,大王喝醉了。我用蒼白的手指擦去他不經意流出的淚水才默默地離開了寢宮。
  夜近三更,我才回到了我們的住處。發現你坐在高繩上喝著悶酒,手裡還抱著一個畫冊。滿面愁容,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隔了很久,你才發現了我,從繩子上跳下來,把畫冊遞給我,慢慢地說:「看看吧,楚善給我的。也許我們該走了,也許我們根本不該來的。我們是任人擺布的木偶嗎?」我接過畫冊,慢慢的翻看,發現這和大王的悲慘的童年極其相似。又聽你說要走,就淡淡地回答:「好吧,要走我們一起走。不過,要先演完這個,我特別想演這個,不在這裡,就不能演這個了。」於是,我們決定做好我們在宮中最後的演出。
  第二天晚上,我們在後花園搭好戲台,準備著最後的演出。大王,太后和後宮的娘娘們,還有各級官員都來看演出。開演之前,你摟著我的肩說:「記得,演完我們就走!」我用堅定的眼神看著你,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戲終於開演了,我在台上盡心儘力的演著,完全融入了戲里,好像自己就是那個含冤而死的娘娘。當最後我喝下毒藥倒在台上的時候,大王突然衝過來,抱住我的身子,大聲地喊道:「母親!」他竟然把我當成了他的母親。突然他轉身沖回龍座,把兩位前朝的娘娘從座位上拽起來,扔在地上,抽出一把劍,惡狠狠地撲向她們。我的心涼了一半,他又要殺人,又是因為戲,又是因為我,這到底是怎麼了啊?就在這時太后衝出來阻止他的行為,可是他已經完全瘋了,甩開了太後娘娘,徑直衝向兩位娘娘,很殘忍的殺死了她們。老太后也因為舊病複發當場而亡。我嚇的全身發軟,被夥伴們攙會了住處。
  不一會兒,你衝進屋裡,頭也不抬就說:「收拾行李,我們要走了。」六甲大哥很驚奇地盯著你,不敢相信你的話。我竭力要求去向大王辭行,你拗不過我,就同意了,你把我送到大王寢宮的門口,站在外面等我。我緩緩走進寢宮,拜見大王,說:「大王,小子要走了。」大王仍然像大哥一樣,拿起一件官服,說:「好啊,這比起你給我的太微薄了。你穿上吧!」說著硬把官服披在我的身上。就在這時,綠水娘娘進來了,對我冷嘲熱諷,最後說讓我證明一下我是男人,讓我脫衣服,我害羞地低著頭,一動不動地站著。可是娘娘不依不饒,衝上來撕扯我的衣服。我是戲子,她是娘娘,我怎麼可以反抗她的舉動。只能蜷縮著身子以遮擋因為衣服破裂而裸露的身子。隨後,娘娘竟然伸手扯我的腰帶,腰間的紅色蝴蝶搖搖欲墜。我含著眼淚祈求:「娘娘,不要這樣。」可她還是不放手,大王看不下去了,衝出來拉走了娘娘。我俯在地上,傷心的哭著,還不忘了向大王祈求:「求求您,放了我吧!」我五內俱焚,心裡卻冷的像冰,披著嶄新的官服流著淚離開了。
  走出了寢宮,你惡狠狠地看著我說:「你根本沒想走是嗎?你覺得把身子賣給大王更實惠是嗎?」我身子一震,冰冷的心上好像又被插上了一把刀。你竟然這麼對我,一向對我無微不至的你,竟然這樣對我。上天為什麼要這樣呢,為什麼這麼殘忍的對待我這個可憐人。一時氣撞上來,甩開你的手,大聲地說:「你不要侮辱人!」可是你卻冷冷瞪了我一眼,頭也不回地走了。
  第二天,大王宣布要封我從四品的官職,還要擺宴慶祝。大臣解釋說現在是國喪期間,不宜擺宴,要求改成打獵。大王批准了,於是馬上準備在後花園和扮成動物的戲子們打獵。但是其中卻蘊藏著濃濃地殺機。打獵開始了,我穿著一身綠衫,騎著一匹高頭馬,在大王的身邊奔跑著。可是始終沒有看到你的身影,我急切地搜尋著你的身影。突然聽到六甲大哥的聲音:「孔吉啊,過來!」我帶馬過去,大哥問我看沒看到你,我搖了搖頭,就在這時,一支真正的箭射了過來,我們嚇了一跳,我騎馬快跑,希望可以躲開,可是有兩位大人卻緊追不放。終於我從馬上摔了下來,兩位大人已經用箭瞄準了我。我嚇的冷汗直流。以為自己快要死了。這時,六甲大哥沖了出來,幫我擋了一箭,自己卻受了重傷。當他們還要射我時,你沖了出來,打倒了一位大人,另一位大人則被隨後趕來的大王所殺。我得救了,但是六甲大哥卻因我而死去了。
  送走了六甲大哥,我流著淚回到了大王的寢宮,心情無比沉痛。大王看我不高興,以為我被今天的事情嚇壞了,便拿著一支弓箭表演著,教我射箭。最後你把箭交到我的手上,告訴我向他射箭,就在這時,有一個宮女來給大王上茶,大王一把摟過她,告訴我向她射箭。我一下蒙了,朋友剛剛因我而死,大王卻又逼我殺人,世界上真的只是充滿了殺戮嗎?我這是怎麼了?這個世界怎麼了?我的心已經徹底死了,恍惚地拿起弓箭,射向了旁邊的柱子。然後暈倒在床上。迷迷糊糊地覺得大王抱住了我,在我的唇上印上了冰冷的一吻。我已經完全絕望了。但是我依然沒有忘記,我永遠是長生的孔吉。
  然而這時,綠水娘娘為了報失寵之仇,正在想辦法陷害我。她把城裡張貼的誹謗書配上我的字體寫了一份,偷偷交給了大王。不知怎麼,誹謗書的事情竟然傳到夥伴們的耳朵里。他們害怕會連累自己,便收拾行李準備離開,而你卻仍不死心,拿著行李等待我的出現,希望我能和你一起走。可是我實在太同情大王了,不想讓他回到以前孤獨的生活,又不願意就這麼離開你,所以竭力的阻止你離開,甚至於用刀來威脅你。但是我已經在你的眼中看到了憤怒,你搶下了我的刀,在院子里亂劈亂砍。最後,你舉刀來砍我們表演用的高繩。我心中一驚,繩子是我們的連心繩,是我們感情的寄託。難道你要和我一刀兩斷嗎?如果你要砍就先砍死我好了。我衝過去,拉住你,哭著求你不要這樣。就在這時,大王和綠水娘娘跑來向我興師問罪。在我馬上就要被抓走的時候,你替我擔下了所有罪名,還寫了一份誹謗書做證。大王盛怒之下判了你的死罪。就這樣被押走了。我震驚了,難道我就這樣失去你了嗎?你說過要和我永遠在一起,可是為什麼要這樣?難道真的要活活逼死我嗎?
  當天晚上,我跪在大王的面前,流著淚為你求情。可是大王沒有饒恕你的意思。只是一個勁的喝著酒。哭著哭著,我的意識已經模糊了,只是機械性的說著求情的話。孰不知這時,你已經被楚善大人救出了牢房。楚善大人讓你放棄我快走,可是你卻始終沒有放棄我。清晨時分,你在宮廷上方搭上高繩,在高繩上唱起了戲文。你越說越生氣,最後你用最最尖刻的語言諷刺我,挖苦我,侮辱我。我的心裡真的很生氣,可是我卻氣不起來。因為那個人是你,不管你做什麼我都不生氣,即使死在你手上我也心甘情願。大王已經忍受不了,拿著一把的箭衝出去,把箭扔在地上,一支一支的向你射去。我很擔心你,拉住大王希望能阻止大王。可是一支箭射在繩子上,你把持不穩,摔了下來。大王舉劍衝過去,劍尖直指你的喉嚨,可是你好像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了,對著劍尖扮著鬼臉。我已經顧不得太多了,迎著劍尖衝過去,跪在大王面前,求大王賜我一死,也許是大王感念我對他的情意,沒有殺你,但是要把你的眼睛弄瞎。我仍然在請求大王寬恕,可是他沒有再理我,不顧我的苦苦哀求,燙瞎了你的眼睛。你的眼睛就是你的命,沒有了眼睛還不如殺了你。看著你被拖走的影子,我的淚水止不住的流下來。沒有你,我怎麼辦啊?
  晚上,我去牢房看你,聽到你在給牢頭講我們以前的故事。我聽著聽著,回想起以前我們的日子,又不知不覺的流下淚來。同時,我也下定決心,以死隨你而去。回到大王的寢宮,我主動說要給大王演戲,在戲到中間的時候,我用你送給我的銀妝刀割破了自己的手腕。血汩汩地流出來,我卻笑了,我終於解脫了,終於要離開這個殘酷的世界了,終於可以還清我所欠你的一切了。我慢慢地倒下來,失去了意識。
  等我再次醒來,發現自己仍然活著。後來,我聽說大王已經放棄了我,回到了綠水娘娘的身邊,楚善大人也已經上吊自殺了。文武百官已經做好推翻大王的準備,明天大王要讓你做最後的表演。我照照鏡子,看了看自己蒼白的臉,決定就這樣去見你最後一面。
  第二天,你被拖到大殿之前,扔在繩子旁。你摸了摸繩子,走了上去。你說你一開始就是瞎子,你被戲子的面容,觀客的銅板和我蒙蔽了雙眼。還說你看到了不該看的,卻看不到我的心被大王偷走。我心潮澎湃,衝出去大喊:「你這混蛋,眼睛瞎了還敢走繩,快點下來。」可是你卻說我不懂規矩,還自詡是大王。我實在不能忍受這種心痛的感覺,走到了高繩的另一端,大聲的向你高喊:「是啊,」邊喊邊用腳狠狠地踩了一下繩子,讓你知道我在對面。
  「我一直想看看王長的什麼樣子,現在看到了,我就明白了。」
  「小丫頭,你看本王樣貌如何?」
  「你雙目失明,難怪天下讓你搞的這麼糟糕。」
  這時,文武百官率領叛軍沖入宮廷。我們就在這個時候許下了永久的誓言:
  「如果可以轉世投胎,你想當什麼?想當官老爺嗎?」
  「不想!沒意思!」
  「那想當王嗎?」
  「也不想,我還要當戲子!」
  「笨蛋,戲子之名已害了你的姓名,你還要當戲子。」
  「小丫頭,那你想當什麼?」
  「我也要當戲子!」
  這時,叛軍已經攻到了大殿。我們就這樣在高繩上相視而笑,在繩子上做了最後的雙飛表演。我們的身體飛了起來,又重重地落了下去。但是我們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我感到我的身體高高的飄了起來。向著無憂無慮的極樂世界飛去。再也不用擔驚受怕,再也不用挨餓受凍。可以和我心愛的你在一起了。百年輪迴之後,我們還要一起演戲,做一對快樂的戲子。
(完)

4 《一個戲子的自白》 -參考資料

[1]小說閱讀網

廣告